【女性创始人】开篇:我们为什么要说女创始人?

_MG_0717合影水印_副本

11 月 29 日周六下午 3 点,北京歌华大厦地下一层的灰石基地,我和同事穿过挂满李冰冰、佟大为、孟广美等一众明星照片的走廊,进入 5 号影棚,准备开始我们“女性创始人”专题图片的拍摄。

工作人员拉开灰色的背景幕布,两侧各放上一块黑色吸光板,正对幕布则放了一台长方形暖光灯箱,这样可以把人的面部轮廓打得更立体。

特赞联合创始人过晓茜带着自己的毕业设计——一枚造型别致的戒指来到拍摄现场。黑色长短发,黑色针织衫加黑色高腰 A 字长裙,外加我们为整个专题选择的芭比布朗烈焰正红色唇妆,形象十分抢眼。特赞是专门对接创业公司和独立设计师的互联网平台,过晓茜作为联合创始人和哈佛设计学博士范凌一起创办了这家公司。

过晓茜喜欢身着独立设计师品牌服装,她的穿衣风格常让我想到巴黎时装周上的廓形女装,略带中性风,简约的线条,刻意隐藏腰身的设计,凸显女性的力量感和独立精神。

贺兰是这次专题的摄影师,也是接受采访的女性之一,她创办了一家航空招聘公司。贺兰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曾是专业时尚摄影师。作为此次专题特聘摄影师,她为我们确定了整个专题的图片风格,即用黑、白两色表达女创始人的 Power 和距离感。

“当花瓶对我们来说太没挑战,所以我们选择创业。”Nextbuy360 创始人刘函瑜在结束拍摄后,在朋友圈写道。

初见刘函瑜是在去年冬天,她在为第一个创业公司艺术品交易平台“艺点儿”的衍生商品拍摄广告片。“我要这件衣服,我要古典的风格。”她一面指着模特身上的旗袍,抬高声调,告诉摄影师她想要的拍摄风格,一面统筹整个拍摄现场。“创业给你掌控的感觉,公司像是木偶,你牵着线控制整个公司,这种感觉很棒。”

我们为什么要说女创始人?

前不久,TechCrunch 中国报道微软 CEO 萨特亚·纳德拉公开表示了对女性员工要求加薪的差别对待态度。在 2014 年“Grace Hopper Celebration”大会上,哈维穆德大学(HarveyMudd)校长玛丽亚·克劳维(Maria Klawe)问微软 CEO 萨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女性应该以何种方式要求加薪。纳德拉表示,不要求加薪其实是“那些不提出这种要求的女性的额外竞争力之一,因为这是一种善因缘,你的付出终将获得回报。有人会知道,这样的人,才是值得我信任的,我也愿意赋予他们更多的责任。根据长效机制,事情总会有转机。”

举足轻重的人物说出这番言论不知让广大微软女员工做何感想,但至少说明,当下女性的社会地位仍因偏见和差别对待受到威胁。

在这种情形下,互联网创业潮似乎为女性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自己做老板,给别人发工资。

然而,这样就不会有偏见和质疑了吗?

事实上,不只一位女创始人在融资时遭到过冷遇,不仅有男投资人明确表示不投女创业者,也有女投资人对此抱谨慎态度。第五大道奢侈品折扣网创始人孙亚菲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跟女性投资人谈过后,要进入下一轮谈判,相比男性投资人难得多,也许她们自己从弱势地位跳出来后,还是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男人的社会。”

女性还可能面对更多的流言和八卦,譬如,某美女创始人的公司“其实是前男友的啦”,某投资人“专投美女创业者,贵圈很乱”,“有脸蛋为什么还要努力呀”等等。

严格地说,我们本次专题的题设都或多或少带有“少数”意味——当我们报道男性创业者,不会用某公司“男创始人”这样的描述。这让我们在提及她们时不得不带有一种暗示:在报道创业故事之前,首先提示读者她们的“女性”身份。

一方面是社会的偏见,另一方面是愈发觉醒的女性独立意识。传统认知面对新意识形态的崛起,难免让人产生疑问:

女人擅长的东西,感性,灵活的右脑,坚韧和耐力,是否能在这个时代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长久以来男权社会追逐成功男士商业故事的情形,在信息时代会否有一些变化?互联网创投圈里的浮躁和陋习是否会出现在女性身上?在看似人人有机会的创业潮中,女性究竟能够获得多少机会?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如何展现女创始人出众的人格魅力?

我们集中写女创始人,不仅为了解开这些疑问,也为了尽可能向读者展现她们真实的一面,消除误解。看看专题里的年轻女性,她们在镁光灯下神采奕奕,她们在工作中有不输男人的力量和美德。她们因周遭的质疑而更加努力,是创业潮中不可忽视的推动者和行动者。

除了上面提到的过晓茜、贺兰和刘函瑜,在我们的专题里你还会看到 LavaRadio 陈曦、奢圈李华珍、凹凸租车陈韦予、Camelia 山茶花宋墨馨、造作舒韡等更多女性创始人的故事。

顺便提一下,Facebook 和苹果公司推出了为女员工报销“冷冻卵子”费用的福利,试想下,当大部分女性可以无顾虑地卸下包袱,完全依据自身能量和追求去选择事业,这个世界会不会变得更美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