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成都明星创业公司之极米:寻找硬件之外的盈利模式

1932018656

一款带有幻灯机功能的 极米无屏电视 在科技圈里到底有多受欢迎?

在动点科技的极地国际创新空间办公室,我们经常为这里唯一的一台极米 Z3 归谁用而争吵不休,就差大打出手。而为了能在家“装”出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氛围,我还在亚马逊给自己订购了一台极米 Z3。

极米 Z3 机器很轻,方便携带外出。可以观看系统自带的华数传媒里的电视节目,可以进入应用商店下载视频、游戏等应用,也可以外接 USB。极米可以通过机身上的触摸键控制,还可以通过外带的遥控器,或者用户自己的手机。

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说,跟其他各类电子盒子相比,它可以直接将影片投影到白色的墙上,对于一个 20 多岁生活在帝都随时都需要搬家的小青年来说,这可比买一个高清电视方便得多。

趁着 Chinabang 成都行的出差机会,我拜访了成都几家明星创业公司,极米就是其中一家。接待我的是极米 CTO 钟超,一个典型的技术男。他的堂哥也就是极米的 CEO 钟波,这几天都不在成都,而在美国参加 CES。

极米占据着成都高新区软件园一层楼的办公室,一出电梯就可以看到直接投影在墙上的视频。抬头一看,一款极米就挂在墙顶上。

jimi

钟超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我拜访过的几家创业公司 CEO 都毕业于这所学校,它的毕业生往往都是去了成都、深圳等地的华为等科技公司。

钟超与钟波两兄弟毕业后都在深圳做电视生产相关工作。工作几年后,两兄弟决定回成都创业,当时与他们一起回成都创业的还有同在深圳认识的几位朋友,组成了现在的创始人团队。

因为拥有做电视方面的经验和资源,他们想做一款既带有电视功能又带有幻灯机功能的产品。

最初,他们将极米定位为一款带有电视功能的智能幻灯机,做了第一代和第二代极米。钟超告诉我,智能幻灯机的定位在市场测试的过程中发现不太容易被人认识,市场太小。推出第三代的时候,他们迅速调整了策略,将定位改为带有幻灯机功能的智能电视。

这种定位改变对实际销量带来的变化有多大,钟超说,目前来看还不是很明显,但至少提高了认知度。

尽管在我的认识里,极米这类产品最多的用户是在都市生活的年轻人,但实际上极米的用户群从 20 多岁到 40 多岁的都有。

互联网硬件大都靠软件赚钱。在盈利模式上,极米硬件也是以成本价出售。钟超介绍说,除硬件本身的价格外,每售出一台极米,他们还要向华数传媒支付使用费。因此,极米也在寻找更多的盈利方式,包括体验店、增值服务等产品。

对于成都与其他城市的创业环境比较,钟超说,尽管没有在其他城市的创业经历,但相对来说,成都的人员流动要缓慢得多。这对于任何岗位都随时处于缺人状态的创业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