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明星创业公司之 Solo 桌面:创业是一种本能选择

IMG_0037

“创业是一种本能选择,最好的结果是为用户传递价值的同时,找到属于我们的 aha moment”,这句话来自赤子城创始人仓颉。仓颉本名刘春河,是个名副其实的 85 后,2013 年打造 Solo launcher,2014 年 12 月 A 轮融资,估值 1 亿美金。在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我来到了赤子城的大本营,与行事低调的仓颉聊了聊他和 Solo 桌面的故事。(aha moment 表示某个问题的解决方案突然明朗化的那个时刻,代表很特殊的、愉悦的体验)

初衷

在说到开发产品的初衷时,仓颉表示是为了做出极简的桌面体验:一是简单;二是快,希望能比同类产品快 30%-50%;三是做功能性的产品,不做优化。“紧贴 Google,高度尊重原生安卓,希望产品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有持久的用户体验。”

Solo 桌面发布于 2013 年 5 月,是一款可以支持用户做高度定制、并且免费的桌面,主要着力在海外市场。2014 年年初曾获得过 200 万美金的天使投资,投资人来自梅花天使创投的吴世春和明势资本的黄明明。

那为什么做桌面,为什么一开始就走了海外?

仓颉说,之前公司团队也是经过很多尝试后,想到了做海外市场。关于桌面,他们当时分析,互联网跟其他行业一样,分为两块,一块是渠道一块是 CP,有做东西的,有卖东西的。仓颉团队想做一个渠道,大概有两个方向可以选择,一个是浏览器,一个是 Launcher。最后发现浏览器没戏,就选择了 Launcher。

由于是行业里第一个做极简桌面的,从 2013 年 5 月第一个版本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自然流量和增速非常高。据其提供的数据,截止到目前,Solo Launcher 整个产品矩阵总用户已经超过 1 亿。仓颉称,他们几乎从来不做付费推广。他认为,产品内容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值得一提的细节是,仓颉会在 Google play 社区里,亲自回复用户评论,跟用户互动。“用户喜欢我们的产品,同时有的也在帮我们做推广。比如我们有一百多人的翻译群,覆盖全球几乎所有语言。有个乌克兰小孩帮我们做当地的内容,在元旦的时候写了封信给我说,在打仗的环境下能挣钱养家,他特别感谢我们。其实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

初心

关于 Solo 的发展,团队似乎没有做过多的规划,顺其自然。仓颉说,“我们觉得初心是很重要的,做互联网很多都讲初心,这个很重要。”

他去过乔布斯家里,去过 Facebook,看到扎克伯格就在大会议室里开会,觉得美国有个很好的传统就是自由。“而且还有一些和我们很相似的地方,就是对理想主义的追求。当时去乔布斯家里很受震撼,我感觉到很多伟大的人生命很短暂,但是他带给人类很大的影响。他一开始做事情就没有思考怎么挣钱,商业模式等等,他的追求不是这样。他希望自己做的东西能够惊艳到大家,能够改变生活。乔布斯很大的一个特点是,在电路板的背面也很注重设计,哪怕是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也要设计得井井有条。”

仓颉说,这是他们做产品的一种追求,他认为大家也应该是这样的追求。

从桌面到系统

虽然 Solo 通过桌面产品拿到了不少用户,但关于桌面产品,Solo 团队有自己的认识。大体来说,谷歌是主角,他们只是配角,他们的产品并没有把安卓手机改成单层的 iOS 风格桌面。“谷歌是这个行业的裁判,而且谷歌在哪天停掉桌面产品,也是有可能的。我们已经跳出来思考了,甚至都不是用桌面这个概念来进行融资的,”仓颉说。

那 Solo 要做的是什么?其联合创始人李平此前曾在 某公开活动上提出“桌面必死”的说法

简单说,在他们看来,以优化操作系统为主要任务的桌面产品今后一定会被操作系统本身取代。桌面产品的使命应该在于信息流,即利用本身的入口优势,将用户所需要的内容/信息经过整合之后直接提供给用户。

“桌面有个天然的优势就是可以统计、记录、检测到用户在手机上的操作行为。无论打开什么 APP 访问什么样的网页,进行什么样的设置,桌面全部能够知道。可以给用户打上各种的 Tag 标签,去帮用户整合信息,用户不用再装各种各样的 APP,直接把信息流在手机上复制下来,可以去做社交、在线游戏、新闻的浏览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并不是做内容的提供商,关键是整合,这是我们团队觉得桌面未来应该呈现的一种方式。”

为此,他们团队把 Solo 桌面也改为 Solo 系统。

对于下一步的发展,仓颉仍然强调的是优化产品,“比如目前用户发现信息还是相对繁琐,如何去让搜索和发现信息更便捷。我们必须紧紧围绕在用户的周围”,以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箭速迭代,很多跟我们合作的公司都感受到这点。我们不怕犯错误,错了就改,形成这样的一个正向循环系统。”

他还告诉动点科技:“海外市场是个大机会,30 亿部安卓设备,印度、巴西、东南亚都有非常适合的推广环境”。

做伟大的公司

关于梦想,仓颉说他们的梦想很简单,做一个伟大的公司。

“我特别希望在伟大前面加上一些定语,我们有 3 个目标:第一个定语是,我们希望做成一个十亿用户的产品;第二个是,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给十亿用户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第三个是,我们希望做成一个像谷歌苹果阿里巴巴腾讯一样值钱的公司,给用户带来价值。”

有趣的是,Solo 公司内部流行着“花名”文化。

“我们的花名是古今中外随便起,所以就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名字。我的名字叫仓颉,就是仓颉造字的那个仓颉,所以大家也能发现我其实是一个文艺青年。上大学的时候是写诗的,我当时暗恋一个女孩,还出版过一本诗集。各种各样的名字,比如孙悟空、毕加索等等。如果非得要解释这个,我们觉得我们需要一个 role model,有一个人我特别欣赏他,叫着叫着我就成为他了。”

IMG_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