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 刘言蜚语

image

注:「刘言蜚语」是动点科技作者@刘晨的新栏目,旨在用或简单或诗意的语言讲述网事或其他。

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我想说的并不与哲学有关,而是有关于“缘”。“缘来缘去缘如水”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用“东流之水”来比喻抽象的“妙不可言的缘”,至少在一去不复返这一特点上,还挺形象。

但是在网络里呢?You’ll never know the network is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a person or a dog。这给人与人之间的“缘”创造了无限多的机会和可能。如果说在现实世界里,你和一个人因为某些原因“老死不相往来”,所谓一缘已尽,那么在网络里,你们还有可能发生二缘、三缘……

高中一年级,当他写出《千寻台》时,我还是一个不爱古诗词的俗人。高中二年级,当他写出《沧浪亭》时,我才开始循着他的作品,模仿着进行胡编乱造。后来,我们便因为某些原因彻底决裂了。时至今日,我已成了一个伪文艺青年,会花费一周的时间憋出一首七言绝句,只是无缘再欣赏他的原创大作。

那时候,我曾伪造身份接近决裂的挚友,但是后来却只能放弃。“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缘已尽,刻意为之的“二缘”毫无意义。我宁愿像大学时代的那一次,突发奇想去夜游他所就读的大学,来一次久别重逢,虽然只得几句寒暄,一句劝诫,“珍惜好现在你身边的人。”

但是,人也需要有“洗心革面”的机会,比如说,“老死不相往来”的双方反悔了怎么办?《左传》里与其母“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郑庄公,最后就在颖考叔的指点下来了个字面意义上的“黄泉相见”。我采取的办法更是傻的可笑,把挚友的名字刘晨拿来直用。不知道在同学聚会时,他获知此事,会作何感想。

回过头来再看“缘来缘去缘如水”这句话,它并非古典名句,也许是有心人受了《葬花吟》中“花谢花飞飞满天”的影响。若有心再往前朝旧代的诗作中翻阅,你会发现唐寅也就是唐伯虎的《落花诗》曾这样写道:“花落花开总属春,开时休羡落休嗔。”这也无怪于在说到葬花故事时,有人会认为《葬花吟》是从唐寅的两首诗中“脱胎”的。

就是这样,“缘,妙不可言”。

附:

《千寻台》

千寻台上千寻泪,台上千寻终不悔。
可怜容颜将憔悴,千寻千客千般媚。
客似广寒仍为客,弱水三千只一杯。
难畏天涧与冥溪,千世千寻千不悔。

《沧浪亭》

沧浪亭外,酒言为酔,莫言,莫言,莫非罪?空自悲,为心泽所困,难自退。
夜里不寐非岁,梦中初醒苦复睡。寻谁?只怨那月辰爱晓,乐思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