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纪源资本盛雷:AR 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 投资人来了

ShengLei

「投资人来人」,是动点科技推出的投资人专访栏目。

投资人总是很忙碌,盛雷也不例外。

初次见到盛雷是在一个与创业者见面的会场,他面前排着一条长长的创业者队伍等着交流。或许是投资人的工作磨炼,和一个又一个创业者交谈后,他依旧显得内敛从容。

盛雷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曾师从于两院院士姚熹从事先进传感器的研究工作,之后又在第三方研究公司“弘亚世代”进行产业链和上市公司的投资研究工作。现如今,盛雷加入纪源资本 (GGV Capital) 已经 6 年,作为投资副总裁的他曾主导和参与投资管理的项目已达 14 个,涵盖清洁技术和智能技术两大板块。

但目前,盛雷已经将目光聚焦到时下大热的 VR、AR 领域。为什么会选择做这些领域的投资?动点科技约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个问题出现在 2013 年的下半年,那时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和投资是最大的热点。我也曾经尝试过移动电商、在线医疗、互联网金融等热门领域,后来发觉这些板块和项目虽然看上去简单,但靠有限的资金和人力砸中独角兽并非易事,这条赛道似乎并不适合自己。”盛雷告诉动点科技。

当时,盛雷及他的团队投资中持水务又挖掘了生态修复企业环美生态。他认为环保领域能继续挖到优质项目的时间节点已过,而乱抓热点也并不是唯一的机会。

经过短期的摸索和试错,盛雷在 2014 年初建议团队将目标瞄准智能化领域。他认为移动互联网之后,物联网显然是一大趋势,摩尔定律下技术更新迭代速度加快、成本不断降低,苹果、谷歌、微软等大企业也都在纷纷进入。“无论从宏观、微观还是巨头布局上,都支持智能化的投资方向。”

由于之前对传感器的研究和分析师的工作,盛雷表示这些经历带给他对于投资的思考主要有 4 个方面:行业趋势的前瞻性判断、探究项目的本质、差异化思维和投资(差异是价值创造的基础)以及如何进行价值创造。“当我接触 AR(增强现实)之后,我深刻地体会到这几点几乎全部都用得到。” 盛雷补充到。

而对于 AR、VR 快速火爆的原因,盛雷表示, 传统经济的增长方式已经遇到了瓶颈,大家开始憧憬新兴技术来创造和激发新的市场和需求。 而移动时代的爆发使得国内智能手机产业链和互联网应用两大块快速成熟,而这两块恰恰是 AR、VR 现在进入快速发展通道的基础和支撑要素。

“之前很多人都去学习数学物理计算机,这些都是 AR 的核心和基础。我们中国人在视觉领域的水平是非常高的。过去国内绝大部分 VC 对技术类的项目大多没有兴趣,赚的钱都来自于 C 端。但从过去半年尤其是今年 CES 之后,整个资本的风口明显在变,特别是少数几家上市公司的布局。”

“那您为什么选择了 AR?”当我问到这个问题时,盛雷这样回答,“我觉得 AR 是有希望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的,因为它具备更加自然的智能交互潜力。而这也意味着技术红利期长,AR 背后是计算视觉和人工智能技术,比如识别、感知、交互、机器学习等等,涉及到软硬件的关键点特别多,小公司在这方面更有优势。在技术红利期里,具有先发优势的初创企业有更多的空间与巨头抗衡,如果可以结合好国内的市场红利,现在的小公司或许可以成为新的巨头。”

自然交互,信息的获取 75%来自于图像,AR 通过“看”来外界进行信息的获取,更加自然便利;智能交互:与智能手机的触摸交互相比,AR 具备图像+语音+手势+触屏等全智能交互。

盛雷认为,AR 与 VR 纯虚拟不同,它可以连接线上和线下、虚拟和现实,潜在应用场景会更加丰富。“先发者具有沉淀价值, 如果初创企业盯住一个垂直领域做透了,巨头也拿你没招。

说到垂直领域,GGV 曾在去年领投了儿童互动智能产品公司“ 小熊尼奥 ”的 1.2 亿元融资。

而对于 AR 背后的投资逻辑,盛雷认为要以全新视角(不能照搬 2C 化的投资思维)+跨界思维+产业协同来看待 AR 项目。

“如果说智能硬件的成功要素是铁人三项的话,那么 AR 的成功或许需要十项全能。”盛雷这样说到。他认为当大家面对有很好市场前景的 AR 领域的时候,可以从技术(3D 摄像头+光学微投影/镜片结构,识别+感知+交互)、工具(3D 模型)、内容(可视化或虚拟化内容)以及服务(如行业解决方案)等方面切入。

在这一点上,GGV 在去年同时领投了专注智能图像识别与视觉交互技术的 亮风台数千万的 A+轮融资

“在早期变现的时机点上,行业应用存在较为明确的变现机会,比如 2B、2C 的游戏、旅游、培训,还有 2B 的医疗、设计、物流、汽车等领域。而平台生态型+垂直闭环型可作为爆款标的。”

不光是 AR,盛雷之前看了很多 VR 的项目却迟迟没有下手。“我对 VR 带来的沉浸感是认可的,也认为 VR 在视频、游戏以及未来的电影会有作为。但无论是硬件还是内容平台, 在 VR 这一波浪潮中,国内的初创团队冲杀出来是非常难的。 反而,我觉得有资源协同的上市公司可能更有机会。”

在谈及现在的 VR 内容匮乏的问题上,盛雷表示内容并不是 AR 发展的瓶颈。

“AR 更多是和现实的交互,只要场景和需求明确,其实基于 3D 引擎做数字内容就可以完成。分场景来说,比如 2B 端的培训、物流、汽车等通常是解决操作培训的某个问题,这个需求很明确,内容可以定制,需要的话定期更新就可以;2B2C 端的比如旅游,一般会结合具体某一个景区,内容可以采用 PGC(可由景区提供)+UGC(通过 AR 眼镜录制生成,AR 可以产生内容)的方式来提供;2C 端(比如早教、对战等卡牌)内容可以由品牌商定义提供(如小熊尼奥的卡片和绘本)。”

盛雷属于比较典型的白羊座,在家人眼里他是个比较有主见、爱冒险、不盲从的人,而在同事的眼中他又非常勤奋务实。

“可能我外表比较内敛,是不是有点像金牛啊?这或许和我生日在白羊座的尾部有关系吧。”盛雷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