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江科投首席科学家孔华威,创业就应该拼命烧钱

孔华威20160418

初次见到孔华威,那是在 2014 年的一个主题为“刚需在哪里”的智能硬件小型沙龙活动上。虽然他当时就有着张江科投首席科学家的标签,但中科院上海计算所所长才是其公开亮相最主要的身份。然而,在 TechCrunch 2016 上海峰会上,其已经将主要身份标签转为张江科投首席科学家,暗示其将更加专注于投资领域了。

传统科研机构与风投的结合会给投资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孔华威作为“学院派”投资人又将如何看待项目?为解答这个问题,动点科技对其进行了采访。

科研转投资,自然而然

孔华威 1987-1990 毕业于浙江大学,获得理论物理硕士学位,1987 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理论学士学位。1998 年进入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其研究方向为网格计算。先后担任曙光信息产业集团营销副总、织女星网格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以及龙芯产业化联盟副秘书长等职。2008 年来担任中科院计算所上海分所所长,2011 年开始 TMT 投资。

“我在中科院上海研究所也负责院地合作、技术转移和开发,就是将相关技术转卖给需要的企业。后面我觉得最好的技术转移其实是创业开公司,或者帮助别人开公司。而很多企业其实最缺的并不是技术,而是钱,为此我就开始做投资了。”孔华威如此解释其从事投资事业的原因。

由于长期供职于科研机构,孔华威显得对技术更加情有独钟,“我比较感兴趣的都是比较有技术的,创业团队都是以技术为核心的。”“我会找一些以技术驱动的公司,而跟商业模式相关性不大。”孔华威多次强调这一点。

孔华威认为有技术与没技术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未来用户获取成本将有巨大差异,“没技术的企业获取用户的成本曲线将是一条没有什么变化的直线,而技术型企业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不断降低用户获取成本。”“通过对技术的观察,可以轻易看出企业发展未来或将面临的瓶颈。”据了解,孔华威负责投资项目有七牛云存储、中晟光电、睿励仪器、敏狐科技、芯源科技等。

创始团队中必须要有技术大拿

众所周知,小米正在褪去科技的外衣,露出其“营销”的本质。那是不是营销已经凌驾于科技,成为创业最重要的一环?

对此,孔华威认为这种情况一定会被改变。“中国很多人认为创业要先有钱,然后拿着这些钱去挖人。但现在挖人已经越来越不好挖了,创始人中必须要有非常懂技术的,比较有号召力,才能比较容易挖到人。”孔华威认为小米之所以能够以各种卖卖卖的手段涉足这么多行业,并不仅仅只是因为钱的缘故,更因为雷军本身就具有极具号召力的技术背景。“如果要让某个有钱的电影明星来吸引或收购科技企业,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孔华威补充道。

智能硬件不是不火,而是已成标配

孔华威认为如今可穿戴不如 2014 年那般火了,而智能硬件则已经成了硬件产品某种意义上的标配。“就像如今企业不做电商就会让人觉得很奇怪一样。任何企业都应该开个天猫或者淘宝,这已经成为了行业标配。”孔华威认为诸如椅子这样的产品,未来除了设计美观之外,还必须加上监测坐姿之类的智能功能。

“标配化是极具能量的。”孔华威认为标配化将迅速改变整个社会,将原本新鲜的事物瞬间变得不再那么新鲜,“语音识别与人工智能的新鲜期也或将很短,因为他们很快将标配化。”而且,孔华威认为技术发展是程指数形态发展的,“大数据标配化可能要 5 年,而人工智能或只需要 2 年就可以标配化了,技术发展以及普及速度将越来越快。或许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技术就已经烂大街了。”孔华威补充道。

因此,孔华威对其所投资的企业不仅要看其技术“是否是主流里不可或缺的”,也很关注其运营能力,“你必须得跑的快。”

二线品牌亦能逆袭

品牌对于企业而言异常重要,比如说小米,其推出的大多数产品的销量往往都要比其他同类型同质量的竞品要好。如何面对这些一线大品牌的先天优势,对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二线品牌来说异常重要。

孔华威认为,互联网时代,想要创造一个一线品牌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传统企业或许需要很多年才能成为知名企业,成为百年老店。而小米从 10 年成立到如今也才仅仅只有 6 年多时间,便已成为知名一线品牌,papi 酱等网红或许只需要 1 年时间。”

而这也是孔华威在 2B 与 2C 的选择上,选择主要投资 2C 的原因所在,“2C 的企业一般都是有自有品牌的”。孔华威认为最好的和最能挣钱的企业都应该是 2C 的,为此,他还举了华为麒麟芯片这个例子,“如果仅仅只是卖芯片,经过买方的各种压价以及应对三星高通的竞争,其一定是亏或者挣得很少的,但华为很聪明,其没有选择 2B 市场而是主攻手机这样的 2C 市场,其挣的钱或是 2B 的几十倍。”

同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孔华威并不看好技术在外、资本在外、市场在外、只有生产在内的 OEM 厂商,“但有技术的 ODM 厂商的逆袭可能性会大一点。”

上海创业者不爱烧钱

上海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在国际上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然而,在这个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时代,上海却是默默无闻,即使是同处长三角的二线城市杭州,其创业氛围也明显比上海要好。孔华威认为上海创业公司一般都做得很苦逼,很实在,对被投资并不太感冒,“你去上海公司问他,他一般会告诉你,他创业多少多少年了,已经开始挣钱了。”

“因此,我喜欢北京那种各种烧钱的创业氛围。”孔华威认为烧钱创业可以加速项目的发展,使其呈现指数上升态势,而上海创业者的保守态度让企业发展只能是线性发展,速度较慢。

“上海人几乎没有烧钱的意识。”孔华威表示。


初创公司报道

非码是一家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Deric希望能够通过云服务和移动互联网,为门店提供基于收银、码券、外卖、顾客管理等相关业务的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和运营支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