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Pokémon GO 大放异彩的背后,为什么中国市场总不受任天堂待见?

super_mario_nintendo_1280x960

7 月 11 日,让全世界宅男走出家门的 Pokémon GO 在中国经历了短暂的解锁后,Niantic 亚洲统筹市场经理须贺健人在个人社交账号发表了一个半官方声明,他称 Niantic 已经紧急修复了《Pokémon GO》的一个 BUG,中国玩家将不再能访问该游戏。

2015 年末,须贺健人所在的 Niantic 从精灵宝可梦公司(Pokémon Company Group)、任天堂和谷歌那里 完成了 20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  。在当时,Niantic 正在和任天堂合作开发一款“AR 冒险& 养成游戏”,也就是 Pokémon GO。

目前,Pokémon GO 仅仅登陆了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游戏发行商任天堂此前曾表示 Pokémon GO 很快将进入加拿大、欧洲和南美市场。显然,中国市场并不在任天堂的计划之内——在去年底,任天堂曾在中国区 App Store 短暂上线了一款自己开发的手机游戏《口袋妖怪方块》,当时,这个 3DS 上《口袋妖怪方块:捕获达人》的 IOS 移植版本曾引发了市场关于任天堂进入中国市场的猜测,毕竟在几个月前,索尼和微软都在中国大陆发售了其家用主机产品,但最终这些猜测并没有成为事实。

作为世界三大主机厂商之一,创造了马里奥、塞尔达和口袋妖怪这些原创 IP 的任天堂是目前唯一一家还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家用机巨头。在本世纪初,任天堂曾满怀自信的进入了这片所有海外公司眼中的巨大市场,在之后的三年里,他们仅仅发售了 15 款平庸的中文版游戏便败走。而 在更早之前,任天堂在全世界刮起的“二极管狂欢”同样席卷过中国,不过荒诞的是,累计销售超过 6000 万台的 FC 红白机(我们更习惯称它为“小霸王”),没有 1 台在中国真正发售过。

140820_26_1

陪伴很多人童年时光的“小霸王”其实是任天堂的产品

“尽管中国潜力巨大,但目前游戏主机业务还只能在经济特区内开展,所以并不能说商业上的种种障碍已经被彻底清除了。另外我们也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去年,任天堂的前任 CEO 岩田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在当时,被称为“游戏机禁令”的 《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 已经被废止,但主机游戏在中国市场的发行依然面临种种难题,比如严格的审查制度。索尼在中国开展主机游戏业务后,曾表示这里的审查制度有点“莫名其妙”,大部分游戏因为血液、暴力等问题没能在中国发售。在这种情况下,玩家们只能购买本在其他地区发售的水货主机和游戏,不过在他们看来,政策并不是主要原因。

“我觉得任天堂缺乏诚意,索尼和微软都有中文游戏,Steam 也有面向中国的低价区,但是任天堂这么多年一直不肯给游戏做中文版本。”一位任天堂玩家告诉动点科技,“现在又不是以前,大家都愿意买正版游戏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将任天堂一直不肯制作游戏的中文版本是为其忽视中国市场的证据,尤其是在一些游戏甚至包含俄语和土耳其语的情况下。

在多年之前,中国曾是世界游戏业公认的恶劣市场,各种各样的山寨机、破解游戏软件、水货商店与模拟器在这里横行,本世纪初任天堂在中国的失败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2003 年 9 月,从山内溥手上接过社长之任的岩田聪在京都宣布,任天堂将正式进军大陆市场,与大陆企业神游公司合作开发一款专门面向大陆的游戏机,取名“神游”。

神游是一款只面向中国大陆发行的游戏主机,它的零售价为 498 元,远低于当时水货市场动辄一两千元的 PS2、Xbox 和 NGC,甚至低于水货 GBA 的价格。另外,数字版游戏省去了实体卡带的生产、包装、运输和库存等成本,每款游戏的写入费用 48 元,也远低于当时国内正版主机游戏的价格。这些策略取决于岩田聪对中国市场的判断——物流水平低、盗版泛滥,另外,他觉得当时中国人还是太穷了。不过他依然对中国市场抱有期待,当时,岩田聪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只要神游在中国大陆取得成功,就会将它推广至其它收入水平较低的国家和地区。

但尽管为中国煞费苦心,神游还是遭遇了惨败。

彼时电视游戏依然被视为“精神鸦片”, 一个标志性的现象是,当时全国各地都相继开展了诸如“告别游戏机签名活动”这样的仪式,除了影响学习、结交损友这些原因,抵制游戏机的原因甚至包含了“游戏手柄上有数不清的细菌”。 另一方面,网络游戏的兴起也改变了中国游戏市场的格局,这种能够完美规避盗版的模式成为了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吸金产业,当时,第九城市凭借《魔兽世界》一款游戏即创收 10 亿,盛大、网易、巨人的营业额均在 15 亿以上。。

另一方面,尽管推出了 DS、DSL 和小神游等新机种,但配套游戏的发行速度却越来越慢。神游只能运行任天堂在中国市场发售的游戏,尽管有官方的中文版本,但任天堂在中国总共也就发行了《塞尔达传说:时光之笛》和《纸片马力欧》等 16 款游戏。到了 2006 年,任天堂在中国的游戏发行彻底停滞,而下一代游戏机 Wii,直到 2013 年停产,也未在中国大陆正式发售,这使得本就小众的电视游戏更加萎靡。

201606221466572798

这款“神游机”曾被任天堂寄予厚望

去年 7 月,《文化部关于允许内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生产和销售的通知》正式出台,通知中称“鼓励企业研发、生产、销售内容健康的游戏游艺设备”。这是自上海自贸区为国内游戏机市场打开一个“缺口”后,监管层首次面向全国市场放开禁令。禁令解除后,微软和索尼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杀向了中国市场,但或许是因为心有余悸,任天堂的动作平静得出奇。

一些分析指出,任天堂新一代产品 WiiU 在欧洲和北美这两大海外市场受到了 Xbox One 和 PS4 的双重压力,特别是在 2014 年,WiiU 带来的利润大幅下滑,这使得任天堂在欧洲和北美的市场生存环境越来越艰难,而北美市场一度是任天堂的摇钱树——人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这家百年企业更倾向于稳住自己的大本营,而不是冒险开拓一个新的市场。

另外,任天堂在十多年前遇到的问题如今依旧存在,比如五花八门的山寨——在 Pokémon GO 还在内测阶段时,就已经出现了一款名为《城市精灵:GO》的山寨作品。在介绍中,这款游戏称自己是“精灵养成类的手机游戏,基于地理位置打造的社交性游戏,同在现实中又在游戏中相遇,在游戏的世界中进行养成修炼,”这与 Pokémon GO 的游戏模式几乎没什么差别。

而一些 IP 侵权现象也相当常见,就在上月底,一款名叫《口袋全明星》的国产手游堂而皇之的大肆侵权,至少从宣传海报上来看,这款游戏明显抄袭自任天堂的作品《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就连《口袋全明星-ALL STAR-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的名称也完全取自原著《大乱闘スマッシュブラザーズ》。而这些侵权行为的底气居然是渠道商们觉得“任天堂不在乎”,这也许能从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个游戏巨人对中国市场的冷漠。

屏幕快照 2016-07-11 22.24.21

有意思的是,今年 2 月,任天堂在 Pokémon Direct 直播节目中宣布,将于 3DS 平台推出《口袋妖怪(Pokémon)》系列的最新作品《精灵宝可梦:太阳 / 月亮(Pokémon Sun / Moon)》,预定于 2016 年冬季上市,同时宣布将首度推出官方中文版。尽管“精灵宝可梦”这个官方译名有点蹩脚,但玩家们依然对任天堂多年之后的第一款中文版本满怀期待。

但就目前来看,任天堂似乎还并不打算在中国投入太多精力——即便是中国人更爱玩的手机游戏。今年 3 月,任天堂发布了他们和 DeNA 合作的首款手游《Miitomo》,中国并不在首发的十六个国家之内,游戏同样也没有中文版本。而当 Pokémon GO 一次又一次刷爆微信朋友圈时,任天堂的回应似乎只有合作伙伴的一个略带戏谑以为的半官方声明。


初创公司报道

非码是一家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Deric希望能够通过云服务和移动互联网,为门店提供基于收银、码券、外卖、顾客管理等相关业务的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和运营支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