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 爆火的背后:任天堂用超级 IP“为他人做嫁衣裳”,换取与时代同步

Pokémon Go1

IP 已成“返老还童”的灵药,超级 IP 更是具有“起死回生”的神效!手游《Pokémon Go》横空出世,背靠任天堂的超级 IP《精灵宝可梦》,一夜爆红。在其爆火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除了《精灵宝可梦》,任天堂手里还握有多少类似的超级 IP?

《超级马里奥》和《塞尔达传说》自然要算上,《火焰之纹章》和《动物之森》也不能少······有用户粗略计算后称,任天堂差不多推出了超过 500 款游戏,但是总体看来,超级 IP 似乎比较有限,打造它也并非易事。

没有人知道《Pokémon Go》将会为任天堂带来多少“真金白银死忠粉”,截至昨日,其股价已经飙升近 75%,市值暴增 120 亿美元。大多数人会认为他是最大的受益者,其实不然, 任天堂可能要排到《Pokémon Go》的开发公司 Niantic Labs 和苹果(在 iPhone 上获得的收入中取得提成)之后了。

法国里昂证券的分析师杰伊•德菲鲍称,任天堂的管理层曾暗示, 他们会获得《Pokémon Go》游戏的版权费,通过游戏获得的直接利润微乎其微。另外的好处是,该系列游戏将促进其硬件产品的销售。 所以,法国里昂证券并没有将《Pokémon Go》游戏的营收直接纳入到任天堂的营收中,他们给任天堂股票的评级是“卖出”。

看完这一出反转剧,如果用诗句来描述,“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似乎颇为合适。其实情况也还没有这么糟糕,此举令其在技术层面即刻与时代同步,授权 Niantic Labs 游戏公司开发这款游戏似乎正是因为“术业有专攻”。 与之相类似的是,此前任天堂也宣布与 DeNA 合作,将基于旗下《火焰之纹章》和《动物之森》这两个经典 IP,推出两款游戏的移动版。 而除了继续维持《Pokémon Go》这款游戏之外,任天堂下一步很可能会在 IP 变现上做一些文章,这些将由他们自己来开发, 动点科技也做了相关报道。

超级 IP《精灵宝可梦》作为一款游戏,自然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但是,《Pokémon Go》爆火的原因还在于 Niantic Labs 游戏公司将其与 AR、LBS 技术成功融合,带来全新的体验,帮用户寻回一个崭新的童年。需要指出的是,《Pokémon Go》并未使用真正意义上的 AR 技术,而仅是将图像识别技术叠加到现实场景、启动虚拟影像,即用简版 AR 技术增强了线下场景的体验,并紧紧连接了线下线上。

要想达到《Pokémon GO》的游戏体验,AR、IP、LBS 这三者仍然缺一不可。这似乎也给了我们一些启示,即使是超级 IP 也仍然需要与时俱进,在和新技术、新环境的碰撞、结合中获得新生。

不止是游戏行业,对于音乐、影视等行业来说同样如此。于是,这便也能解释为什么“翻唱”、“翻拍”会“泛滥成灾”。比如说,音乐节目《我想和你唱》开启了明星、粉丝同唱一首歌的新形式;动画电影《大圣归来》也并未受制于《西游记》······《新葫芦兄弟》也已于近日正式播出,共 5 季 260 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还在筹备真人版电影、新版衍生产品、主题舞台剧等项目,旨在进一步激活“葫芦兄弟”的文化版权创意。

而我们回过头来看国内 AR 游戏的现状,总体来说发展比较滞后。据游族网络 COO 陈礼标介绍,目前,国内从事 AR 应用开发的企业有 200 多家,其中大多数有意向和已经开发过游戏类应用,包含商业广告性质的游戏。要知道,国内有数万家游戏企业,也就是说其占比不足 1%。

对于 AR 游戏的未来,广州创幻科技有限公司 CEO 陈坚认为潜力非常巨大。他还把 AR 游戏从重到轻分为三种模式,即:(1)卡牌模式,操作体验类似于桌游,是一种基于实体 AR 卡开发的游戏,典型如《MR 三国》,支持实体桌面对战和眼镜模式;(2)手游模式,运用 LBS、SLAM 技术的 AR 游戏,通过虚拟宠物可以跟现实世界的地形、物品进行互动,《Pokémon GO》便是其中代表;(3)基于 AR 眼镜模式产生的体验和玩法,如《游戏王》展示的那样,目前尚未成熟。

或许,正是因为深知 AR 游戏有着巨大潜力,任天堂才会甘愿用《精灵宝可梦》这一超级 IP“为他人做嫁衣裳”,来换取与时代同步。


初创公司报道

非码是一家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Deric希望能够通过云服务和移动互联网,为门店提供基于收银、码券、外卖、顾客管理等相关业务的互联网门店整体解决方案和运营支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