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阿米巴资本赵鸿:papi 酱模式难以持久 | 来片儿 VC

10

罗辑思维与 papi 酱分手 ,闹得就像当初在一起时那么热闹。网红如何变现以及变现后又如何维稳等话题再一次被炒上热门。先当网红再卖东西的网红电商逻辑还能走多久?我们与当年在天使轮看中了蘑菇街的赵鸿聊了聊。

“这个逻辑是没问题的,papi 酱做电商理论上也是可以的。”赵鸿说,网红在消费过程中的身份类似于一个“意见领袖”,但这个“意见领袖”能在多大程度以及多长时间内影响消费者的行为则还是有待考察的。“关键在于很多人关注网红,出发点并不在于买东西,大多数人是抱着娱乐的心态来的,要把这部分人的心态转变并非易事。”关于网红电商,赵鸿的预测是:“我个人觉得它不会成为一个主要的消费渠道。它可以帮助非标准类商品触达用户,也可以成为实力雄厚的大品牌在推广过程中的一个风险分摊的渠道,但它比较难成为一项长久的业务。”

关于电商,赵鸿表示,线上获取流量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创业公司的线下经营能力。“供应链、仓储、发货、售后等等问题不应该被轻视。只有这一部分工作做好了,才能提高用户的消费体验从而保证回购率。”记者了解到,阿米巴对蘑菇街的投资已以 25 倍的高回报率退出。

虽然坦言不太看好网红电商,但赵鸿对电商的关注一直未减退。今年 5 月份,赵鸿投资了 乐言科技 ——一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企业。乐言致力于利用 AI 技术,为电商等 B 端提供与 C 端对话的人机交互方案,本质上做的是企业服务。人工智能+电商+企业服务,赵鸿这一步棋也算是剑走偏锋。而关于企业服务,赵鸿的看法是“做企业服务,对于小公司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因为它轻且快。但是不可否认它赚不到什么钱。”赵鸿认为,做企业服务的创业团队要真正地活下来并实现大规模营收,一定不能图轻图快,而要深入下去做更重的模式,提供更深度的服务。

“我们不在乎它走得慢。”赵鸿说,“做重度服务,前期的投入成本是很高的,我相信它会慢慢地起来,但它不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赵鸿说,阿米巴资本的二期基金中约一半都投给了企业服务,其中包括企业服务与医疗、电商、农业等等各种各个细分领域的结合。“我们投企业服务,不是希望它能快速成长,然后被大企业并购,我们还是希望它能逐渐实现独立营收,成为一个独立的成功企业。”

在另一阿米巴关注的领域——目前正处于政策严管之下的互联网金融,赵鸿与动点科技的记者谈了谈饱受关注的区块链。区块链目前还是个传播度不那么高的新词,它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起源自比特币。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区块链一旦发展起来,将对银行、金融机构、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等产生巨大冲击。一个国家乃至全球的现金周转体系、结汇方式等等,其实区块链都可以解决。”赵鸿在形容区块链对于金融业的影响时,甚至用了“恐怖”这个词。但是面对“区块链会否给金融业带来大的震动”的问题,赵鸿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区块链技术能否发展起来,其实很大程度上依赖国家政府,甚至全球各国政府的联合推动,我相信他们最终会谋求一种平稳的过度,即在现有的金融体系内有步骤地进行创新。”同时,介于区块链对资金、IT 技术以及国家政策等的高要求,赵鸿认为,这一风口带来的机会最终可能会留给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或金融机构。

阿米巴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局很久以前就已开始。“5 年前我们投资了中智诚,一个反欺诈云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申请反欺诈、全国公民身份信息认证、个人征信评分、征信监控四项服务。”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也是 2015 年 1 月,被央行列入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机构名单的 8 家机构之一。

当时给出的准备时间是 6 个月,而如今,快两年过去了,这 8 家机构仍未拿到牌照。关于外界的纷纷猜测,赵鸿也显得有些迷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这显示出了政府的谨慎态度。因为这个口子一开,可能会引发包括借贷等在内的各种各样的敏感问题。”但是赵鸿还是对牌照的下发持乐观态度:“既然政府表示了要发,这个牌照应该就还是会发下来,只不过目前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因此时间上还不确定。”

目前,阿米巴资本掌握着一期和二期共 15 亿人民币的基金,自 2012 年成立以来已投出包括蘑菇街、快的、中智诚等在内的 90 多个项目,关注的领域主要包括电商、大数据、企业服务、互联网金融和广告技术等。

更多内容请关注 TechNode TV 微信号,精彩视频每天推送!


640.webp

 


初创公司报道

这家成立于2014年3月的公司,构建了一套NR人岗匹配评测模型,该模型通过1000个维度的建模精准匹配候选人,让适合东家的人选和适合求职者的岗位从茫茫的数据海中脱颖而出,告别全选群发和批量操作造成的信息泛滥和信息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