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飞马资本钱倩:放下“限韩令”真假不谈,国产内容行业到底胜负几何?| 来片儿 VC

2016-11-29

先是众多或原产自韩国或有韩星出镜的综艺及网剧莫名消失,再是外交部正面辟谣说“从没听说过什么‘限韩令’,是民众自发抵制”,又有网友旋即争相表态“这个锅我们愿意背”……真真假假,不管是装糊涂还是莫须有,“限韩令”至少暗示了一个事实,日韩等“友邦”的内容产业确确实实地让国内同行们感受到了不可小觑的危机。

飞马资本合伙人钱倩在与动点科技的记者聊国内内容产业的发展趋势时,提到了“限韩令”这一热门话题,她认为这对于国产内容的兴起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国家政策正在推动和保护国产内容的发展。”钱倩说,“我非常看好我们的传统文化的潜力。我相信我们传统文化的 IP 经过不断的挖掘和深化,未来会有非常强大的市场。”

除了火了十年,从中央八台烧到乐视、爱奇艺的韩剧,另一支突起的异军就是韩国综艺。谈到近年来大火的各类仿日仿韩的综艺节目,钱倩显得不置可否:“我个人一直不太看好综艺。”钱倩解释自己产生这种看法的原因,既包括近年来政策对相关节目的管制,也包括其自身不可逾越的天花板。“综艺可能还是传统的电视台、视频平台的一个赚钱项目,但是它前期投入非常巨大,风险也很大。”钱倩对综艺的评价是“大众的麻醉剂”,而未来真正能够兴起的内容,在钱倩看来,一定是“个性化”的、“垂直类”的。“那些泛娱乐的,不加筛选的内容会逐渐被淘汰,而能够满足受众个性化要求的内容会胜出。”

谈到娱乐,谈到内容,就一定会谈到 2016 年火到泛滥的直播。伴随着花椒、映客等素人直播平台的兴起,国家政策监管的逐渐跟上,赞誉之声有之,批判之声有之,质疑之声亦有之。关于江湖上流传的几则有关“花椒、映客会否如优酷、土豆一样由 UGC 走向 PGC”的猜测,钱倩的看法是,“直播是一个符合潮流和消费的产物。用户的需求无非就是获取有效内容和打发无聊时间。”钱倩认为,UGC 模式产出了海量信息,满足了用户在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之后打发无聊时间的需求,从逻辑上来看是符合人性的。但同时钱倩建议,各大直播类平台需做长远打算,“从多个维度上去考虑用户,帮助用户在获取有效内容和打发无聊时间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要达到这一点,钱倩提出了两点建议, 一是对流量进行分层,即平台需明确巨大流量之中能真正给平台带来收益的人群;二是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和针对性推送。“海量信息、没有筛选的时代一定会过去,能让受众获得他感兴趣的、有效内容的平台才可以在未来获得黏度更大的用户。”钱倩透露,目前,飞马资本正在与一些垂直类的直播平台进行洽谈,包括音乐类、电竞类的直播等等。

关于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钱倩提出了一种有趣的思路:“我曾开玩笑说,他应该这么收费——如果我要成为一个主播,我得给你钱——因为你给了我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在钱倩看来,表达与展示本身,对于 C 端来说,就已经足具吸引力和娱乐性,就像去 KTV 唱歌一样。不同于 KTV 的是,直播平台能够发挥互联网的天然优势,实现巨量人群的同步关注,也就是给了当事人一个“被捧红”的机会。

不管是真话还是玩笑,变现一直以来都是让内容产业创业者头疼的一个问题,在资本寒冬的今天这个问题似乎显得尤为致命。一方面用户的付费能力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被证实,而另一方面又有一众内容产业面临着收支不平衡的窘境。钱倩用了“又喜又忧”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心境。“目前看来,优秀的原创内容大多数仍然出自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传统媒体,但他们却常常面临着变现能力弱的尴尬。”钱倩说,而另一边,非媒体背景出身的人,因为懂得互联网运营,摸得清受众喜好,反而可以通过较浅的内容在短期内实现流量增长和变现。“新老媒体人之间应该互相学习,实现能力上的互补。”钱倩说。

在内容产业领域,飞马资本曾投资了“一条视频”。“刚开始,‘一条’通过短视频的形式,传递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随后它在今年已经成功转型成为了一个电商平台。”钱倩说,一个做内容出身的团队能够把电商做精致,其发展战略对于很多专业的电商平台来说都有可取之处。我们特别喜欢这种思路清晰的团队——当你开始做内容的时候,你能迅速地把用户量做起来。当你准备转型成一个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电商的时候,找的切入点也非常准。我不是空在那里说情怀啊,说远方啊什么的,而是我切切实实的把代表他们生活方式的这一类东西传递给他们,带给他们。”

钱倩,资深媒体人,先后供职人民网,东方企业家,汽车杂志,分众传媒。她于 2002 年-2015 年应江南春之邀,加入分众传媒创始团队,任集团资深副总裁,2016 年加入飞马旅,任集团 CEO 及飞马资本合伙人。 飞马资本是 飞马旅 旗下的投资基金,掌握着约 3 亿左右的人民币,已投资了包括一条视频、大向科技等在内的近 40 余个项目,主要针对中早期创业企业。

更多内容请关注 TechNode TV 微信号,精彩视频每天推送!


640.we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