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戈壁创投徐晨:“裸条”不仅伤了姑娘们,还伤了 P2P 这个词 | 来片儿 VC

276406607321774962

纵使打了码也遮掩不住的事实,是“裸条”这场闹剧的荒诞和必然。

今年 10 月 13 日,国务院印发了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其中,P2P 被称之为尤其该被整治的那个。那时候“裸条”这个事儿还没有集中爆发,提到 P2P 的时候人们大多想到艾滋病催债队和羽泉那个令人难忘的某宝广告。

如今沦落到了人人谈之而色变的 P2P,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如果把 P2P 作为一个金融工具来看,事实上它很有效地解决了市场效率的问题,有存在的必要性。”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认为,P2P 对接了一部分流动资金和一些对资金需求比较高而同时偿还能力又很有待考究的借贷者。目前在中国,做纯 C 端的 P2P,最大的难点还是在于风控。

“从现在的风险业务程度和风控能力来看,的确是离成熟还很远,前两年之所以 P2P 那么热,主要是因为市场上流动性资金太多了,而可供普通民众选择的投资渠道又很有限。P2P 恰恰给这部分流动资金释放了一个出口。”与原先中国市场上大家购买的相对稳定的金融产品相比,一个所谓的高收益的借贷平台能让很多人暂时地忽略风险,盲目涌入,而另一些不具备偿还能力的借款人为了获得借款,铤而走险向放贷团伙借高利贷。放贷团伙与借款人私下协商好借贷利率,要求借款人“押裸照”,以一些互联网金融和社交工具为平台和幌子,完成非法高利贷放贷。大量资金在短期内快速流动,看上去非常热闹,但过了 1 到 2 年以后,套利的风险、经济流动性导致的风险就会突然间集体爆发。

今年 3 月 5 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 2016 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整顿规范金融秩序,严厉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和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底线”—— 在之前的三年里,互联网金融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但在今年,口径由“促进健康发展”变为“规范发展”,打击非法集资也首次出现。这多少是个标志性事件,在那之前,政府依然希望以 P2P 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做些银行不愿意做的事,尽管有问题发生,但人们都相信整体方向并没有错。但随后一些大型平台的风险爆发展示出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也驱动政府部门开始加大行业监管力度。之后的 4 月 14 日,国务院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一行三会也根据监管分工出台了细分行业专项整治方案,各省市亦出台地区性整治方案,接着就是贯穿全年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工作。

“裸条事件实际上给政府提了个醒。第一,在中国,金融市场能够释放出能量,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第二,在现阶段,资本助力往往会加大各种效应,来自四面八方的投资会让这种金融企业跑得更快;第三,在社会尚未完善的信用体系的前提下,很难避免有一些人去盲目投资、借贷、铤而走险,所以需要对这一类的企业严加管控。”徐晨说,然而在这个节点上突然进行严管,可能造成最大的负面影响,就是很多投资人、创业者和普通民众对 P2P 这个词产生了负面的印象。“就业务本身来说,这个事情是没有什么好坏之分的,而且市场的火爆恰恰说明了民众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徐晨说,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劣币驱逐良币,无序竞争将一些业务规范的平台从市场中挤压出去了,其实是挺可惜的一件事。

回到“裸条”事件本身来看,选择不规范的借贷渠道进行大额贷款的,大多是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从银行借出钱来的女大学生。与其一味地歌颂女权,指责受害者不自爱,不如问问闹剧为什么会产生:我们缺乏一个公正公开的个人征信系统。

2015 年 1 月,中国央行印发了《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征信有限公司等 8 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 6 个月。期间不停有消息传出牌照即将落地,但如今近两年过去,仍然没有一张个人征信牌照下发。

“我觉得要在中国做个人征信,它的难度其实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徐晨说,举例来讲,在美国,他们采取的是个人报税制度,政府对每个人的报税情况有一个完整的记录,而在中国,我们采取的是征税制度,纳税局会提前帮纳税人把税扣掉——截至 2015 年末,央行征信中心有效覆盖 8.8 亿人信息,其中 3.8 亿人有信贷记录。波士顿咨询的报告显示,央行个人征信记录覆盖率为 35%,即使考虑到中国 55%的城镇化率,城镇人口个人征信覆盖率仅 61%,远低于美国 92%的渗透率。

“在这种情况下,直接跳过了报税这个行为,政府就很难衡量一个人到底信用如何。”徐晨认为,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跳过了很多系统。“其实信用卡系统在中国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人们就跳到了移动端支付。”徐晨总结说,中国多数人的投资行为仍然集中表现为买房产和炒股票,所以也就没有别的消费和投资行为的记录,而另一方面,中国的零售产业开始了自然野蛮的生长,一些大的零售平台开始用用户的消费数据来做征信,而这个数据本身就是经不起推敲的,是高度非结构化的。“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避免类似‘裸条’的闹剧再次发生。”

“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第三方出来,把多维度的数据打通,放在一个不被污染的平台之上,成为一个有说服力的信用体系。”然而目前来看,不管是在数据的获取上,还是在算法的提供、政策的许可上,这件事都展现了一个创业公司难以跨越的门槛。“我们相信,这个基础设施的事情肯定是大公司来做。小公司,更多的机会是谋求与大公司的合作。”这种合作,徐晨认为,中小企业可以做的一是提供算法,二是提供数据筛选,在浩如烟海的大数据中,筛选、删除掉冗余信息,留下有意义的那一部分。“小公司的优势在于,其了解客户的程度,远胜于大公司。大公司要做大而全的事情,就势必放弃小而精的事情,因为这两者之间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在这一领域,戈壁创投投资了云智慧,一家应用性能管理服务商,其主要业务是基于大数据分析,为企业级用户提供端到端的应用性能管理解决方案。戈壁创投参与了云智慧的 A 轮、B 轮和 B+轮的融资。

戈壁创投是国内首家成立超过十年,并且专注于国内新兴创新领域的风险投资公司,其主要关注领域包括 IT、TMT 和数字媒体、互联网金融等多个产业。目前管理着总规模超过 3 亿美元的基金。

 

更多内容请关注 TechNode TV 微信号,精彩视频每天推送!


640.we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