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Bang Awards 2017:在常州,没有互联网,也是创新

cb-1024x317

3 月 17 日,2017 年的 ChinaBang 颁奖盛典 在常州武进区落下帷幕,我们有幸与数十家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一起见证代表 2016 年创新力量的奖项揭晓。与此同时,ChinaBang 也正开始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去年,ChinaBang 离开北京和上海,来到 西南重镇成都 ,除了红锅里飘来的香味、麻将桌的彻夜响声和独特又有趣的方言,我们在成都见证了“千游之城” 新的生机。一年后在常州,和那些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创业公司一样,我们又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banner

在常州,有一家名叫常州华文的公司,他们的办公室在武进区牛塘镇一个不容易发现的地方。2014 年,Adobe 与 Google 公司联手中、日、韩 3 国的字体厂商,耗时 3 年研发一个名为“思源黑体”的新字体,这个字体全面支持中、日、韩 3 国对汉字的使用。成立在 1991 年的常州华文唯一一个参与开发工作的中国公司。

这是一件让常州政府颇为扬眉吐气的事情,如今在网络上还能找到很多当时的新闻报道。在苹方出现之前,Mac 和 iPhone 也会委托常州华文负责字体开发工作。除了苹果,Adobe,谷歌和亚马逊也是这家公司的客户——他们没有多少国内客户,这和国内无药可医的版权现状脱不了干系,他们在授权字体的时候会很谨慎,所有涉及互联网行业的文字授权合作都避而远之。

“你说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创新,我觉得也是啊。常州这样的公司很多,好多公司连个网站都没有,也不需要媒体报道,但是就是能做出别人做不出的东西,这难道不是创新吗?”ChinaBang 现场的一位参会者这样说,他向我们介绍了常州华文——就算是小型的创业公司似乎也流淌着这样的血液,很多技术水平出众的公司都不为人所知,甚至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干嘛的。

wujing-tour

“看了很多常州本地的公司——怎么说呢,我们肯定不会投,但不代表他们不是好公司。”在心元资本任职的吴景阳告诉我们,“不能说全部,但很多公司表现出来的思维和模式和我们习惯的不一样,他们不会去考虑增长、布局,更愿意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去做,平稳的增长。作为 VC 我们肯定更喜欢面向整个市场,有爆发式增长的公司,虽然我们不投,但肯定也是好项目。”

在常州,我们遇到了一家从事污水处理的公司,他们能把污水处理后产生的废物重新利用起来,变成一种清洁能源。这家公司可以完成从项目规划到最终落地的整个环节,依靠这项并不多见的技术,他们在过去两年里赚了很多钱。在“十分之约”——这个动点科技的招牌活动里,我们能发现很多这样的小公司,他们有自己的技术,但需要用钱来起步。

最具代表性的创业公司是 兔几科技 ,作为去年 11 月 TechCrunch 北京创业大赛的六强公司,他们做出了第一个中国品牌的单车功率计——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向一些投资机构介绍这家公司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懂他们的产品是干什么。

对于专业的车手来说,功率计是整台车上最重要的部件,它可以根据车手的踏频和一系列的张力计来测量车手骑行的功率数值,接着通过一种类似蓝牙的无线传输方式将数值传送到码表上,而车手则可以根据实时显示的功率数值进行强度维持和控制,从而更科学的进行骑行训练。

功率计在专业的自行车比赛里是必须的配件,一些骑行发烧友也会用它来为骑行训练做指导。在这之前,能够生产功率计的只有类似 Srm、PowerTap 这样少数几家国外公司,而且他们的产品很贵,以 Srm 最新发布的一款功率计为例,碳纤维全套的售价为 2999 美元,铝合金全套为 2399 美元。其他诸如 PowerTap、Garmin 等品牌功率计的售价也在 1000 美元以上。

陈峰,兔几科技的创始人和他的团队改变了这一点,去年 10 月,他们发布了三款全新的功率计产品,三种规格的功率计的定价分别为 2999、2399 和 1799 元,这个价格比同类型的海外产品大概能便宜 5 到 10 倍。

从常州华文到兔几科技,这些公司展现着我们在常州发现的东西——这里的创业公司更愿意像他们的前辈那样老老实实研究技术,再看看怎么把它变成产品、或者直接变成钱。

pica2-1024x364

“我们说江苏,就离不开苏锡常,也就是苏州、无锡和常州这三个地方。从科技互联网产业的角度来看,常州和苏州的差距不是特别大。总结常州的产业特征的话,就是互联网人才很缺乏,但制造业非常发达,而且和临近的城市比,政府对行业的补助力度非常大。” 在 plug and play 任职的高寅告诉我们,之前他一直在负责整个江苏省的投资布局与决策,“苏州还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到常州就很少很少了,苏锡常的特色就是制造业,有很多世界 500 强公司的工厂都在这里。”

在常州,制造业是绝对的主导产业。除了苏南乡镇经济起步时带动的纺织业外,常州有国内一流的装备制造业和轨道交通业,比如隶属中车集团的戚机厂,涉足飞机制造的北京通用航空制造基地等等。在武进区,机器人和智能电动汽车公司是当地政府的扶持对象,他们在之前引进了北汽新能源与车和家等这样的智能电动汽车整车厂商。这些产业布局在一定程度上还带动了连锁零售行业的举起,像红星美凯龙和月星这样的品牌都在常州诞生。

“产业都是有集聚效应的,互联网行业的顶尖公司都在北京、上海,人才也会被机会吸引到这些城市区,让常州的互联网产品去和北京上海的竞品去竞争是不现实的。但是常州也有自己的产业基础,不能说做互联网才叫创新创业。”高寅说,“我们现在就发现一些机会,就是原来大型集团的高管,他们实际上是很好的项目源。”

在采访中,高寅谈到了年初硬盘制造商希捷宣布关闭苏州工厂的新闻,去年宣布重整并大规模裁员的硬盘生产商希捷在今年在 1 月 11 日发布一份名为《致苏州希捷所有员工》的公告,文中表示:出于持续优化运营效率的考虑,根据董事会决议,希捷不得不做出提前解散中国苏州工厂的决定。高寅相信类似的事件在今后会越来越多的发生,比如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和升级,甚至特朗普的上台都会造成工厂的关闭。

“比如特朗普说要把制造业搬回美国去,这种事情不是公司可以左右的,那么公司要回美国或者直接关闭,原先公司的高管也要转型。我们觉得这部分人实际上很适合在创业公司扮演 COO 的角色,他们有能力也有经验,很熟悉这个行业里面需要的是什么,也有足够多的社会资源,他们如果投身创业,就具备天然的优势。”高寅说,公司里 IT 部门的管理者同样是高寅眼中的合适人选,“你可以做针对 to B 市场的服务,比如说 SaaS 产品,或者供应商,大的公司都在升级转型,对创业公司来说,本身就在这个产业集群里面,有自己的技术就能活得很好。”

在常州,另一个现象是,一些互联网公司会将生产制造部门放在这里,比如小米九号平衡车的生产厂商 纳恩博小牛电动车 ——他们在常州的工厂会负责电动车的组装工作,一台电动车大概有 54%是 OEM 过来的,零部件由小牛自己设计与定制开发,另外有一部分部件是 ODM。

“政府对这样的公司都有相应的扶持政策,比如厂房的补助,或者税收的减免。”常州创业投资集团投资部的杨诚告诉我们。除了财务投资,这家国有企业还会负责政策申报的审核工作。在去年四月,常州政府发布了一份《常州高新区实施“龙城英才计划”(3.0 版)的若干配套政策》,这份文件将创业公司分为特别支持项目、重点支持项目、优先支持项目和培育支持项目,依靠这些政策,最优秀的创业公司可以拿到数百万元的资金补助和一些住房补助。

“受政策补助最多的还是那种从事生产制造的公司,像车和家、小牛电动车都拿过当地的政策。做互联网产品的很少,我的印象里这种公司本身就不多,拿到政策的更少。我的理解还是整个市场环境决定的,这些公司哪怕在这里起步,最后很多也会去北京上海,那么北京上海的一些公司要做硬件,可能就把工厂放到常州来。”杨诚说,“之前有家科技媒体想来常州布点,结果来这走了一圈说不行,根本没互联网公司。”

chinabang-2-1024x683

第一次来到常州的投资机构们有种相同的体会——这里没有什么互联网产业。在去年成都的 ChinaBang 中,我们发现那里的生活服务类项目所占比重相当大,四川盆地上的人们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而只存在于本地的市场让创业公司发现了其中的商机,这导致一些创业公司并不愿意离开成都,他们专注于耕耘当地的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中,我们在成都找到了 Camera 360 和迅游这样的行业翘楚。

在常州的 ChinaBang,我们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优秀的互联网公司,但我们找到了属于常州特有的创新力量。常州的创业公司们可能没有机会一边融资一边说“倒闭了就当做公益”,但他们依然可以用创新的力量让这里的传统制造业焕发出新的生机——当然,自己也能活得很好。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在常州,没有互联网,也是创新。


初创公司报道

这家成立于2014年3月的公司,构建了一套NR人岗匹配评测模型,该模型通过1000个维度的建模精准匹配候选人,让适合东家的人选和适合求职者的岗位从茫茫的数据海中脱颖而出,告别全选群发和批量操作造成的信息泛滥和信息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