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 18 款直播应用被关停,只有 1 款引起了我的注意

Untitled-1

国家网信办 昨天公布 ,有 18 款直播类应用因存在传播低俗信息的违法违规行为,而在应用商店下架并关停服务。完整列表如下:

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压寨直播、蜜桃约、默默直播、ZANK、蜜播、假装情侣吧、一起秀直播、酸果直播、嗨播、桃花直播、BlueSky、觅蜜直播、悦橙直播、乐秀直播、蜜豆直播

如果不是看到 ZANK 也在里面,我会觉得这只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新闻 ,毕竟想打擦边球赚快钱不择手段的公司什么时候都有。但 ZANK 是国内少数几个专门为同性恋等少数性取向而提供的互联网服务之一。这类“彩虹应用”,可以说少了一个,都会造成行业的重大损失。

网信办在概述上述 18 款直播应用的主要违法违规行为时说:

“被举报的直播类应用未能落实主体责任,缺乏内容安全审核机制,一些主播利用这些平台大肆传播违法违规内容。有的网络主播身着军队警察制服,佩戴军衔警衔臂章等符号;有的衣着暴露、行为极具挑逗性;有的直播时发布私人微信、QQ,诱导粉丝至社交平台进行色情交易等。”

现在让我们回头看一下 ZANK。此前, ZANK 对自己的 定性 其实并非一款直播应用 ,而是“中国最大的同志服务平台,是一款移动终端上的同志交友软件,通过持续构建一个可信的交友环境,帮助同志人群有效建立稳定的恋爱关系,同时提供咨询、生活指导等服务,帮助用户健康成长。” 直播仅仅是 ZANK 提供的多种功能之一 ,但因为这个功能的引入,ZANK 把实名身份认证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就怕出问题。

据官方更新日志,ZANK 的新版只能通过手机号注册;注册的用户唯有通过上传头像,由真人客服认证后才能解锁全部功能,未头像认证的用户只能查看到周围同样未认证的用户,且认证用户可以根据个人需求来是否对未认证用户可见。如用户还有直播需求,还需通过支付宝进行完全与个人信用绑定的身份认证。

故而,在 ZANK 身上体现出的问题,比起穿警服,衣着暴露,“直播时发布私人微信、QQ,诱导粉丝至社交平台进行色情交易”这个的可能性更大。不过问题是,ZANK 本身就是搞社交的, 对于总体人数就那么点的男同性恋群体而言,这个应用相当于微信+QQ+世纪佳缘+珍爱网+Tinder+其它 ,官方公告称“更有无数朋友通过 ZANK 找到自己的爱人或者好朋友”。它怎么可能不让人线下见面呢?

所以,如果说 ZANK 发布个人联系方式就直接等于诱导进行色情交易,就好像是在说那些针对异性恋的满大街打广告的互联网征婚平台都是拉皮条的。异性恋不会线下约一次吃饭接下来就必须开房,见光死的简直不要太多。同性恋也是一样的。

猎云网 曾经采访过男同性恋社交产品的典型用户,当中提到了一些有趣的用户心态:一位尚未“出柜”的用户觉得,

“我平时打开软件并不是为了去约或者找对象,我只是想看看附近的人,然后就会一种我有很多同伴的感觉,觉得自己不再那么渺小;另外就是会看有没有我可能认识的人,如果有的话我会悄悄关注他。我自己聊天是很少的,怕暴露自己。”

文章也说,一般“潜水”用户对此类应用的“约炮”传闻,和其他异性恋者一样都是敬而远之:

“我不会通过这些软件约炮,怕得病,也怕约到熟人。而且,我有时候有点自卑,怕见面了人家看不上我吧。虽说我不约炮,但是约炮在软件上确实很常见,会经常让我产生一种这里很乱的感觉。”

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建立在性少数群体寻找伴侣的公开渠道比社会多数的异性恋群体少得多的前提下的。这些用户宁可过着相当于我们理解中“禁欲”的生活,也不愿意真的动辄踏入所谓“私生活混乱”的深渊。

事发当天 ZANK 发布公告 ,描述了停服期间公司的反应和对用户的补救措施:

“在此期间,我们尝试联系了有过类似经历的互联网公司和有关人士,得到的回复几乎一致:没办法,无法申述(诉),只能接受。目前,我们暂不做出更多解释,也尊重有关部门的决定。”

目前市面上其他针对男同性恋群体的交友应用不完全统计还有 Jack’d、Blued、Aloha、G 友、樱桃等等。本次被查处的直播应用并非全部针对“彩虹”产品,当然我们可以说这也许是 ZANK 自身的管理问题,只是个例。但剩下那几个要是今后再遇到其他类型的执法,恐怕也是“无法申诉,只能接受”吧。

就像滴滴限制京牌车以后,原先受管理可控制的外地专车重又让位给隐蔽的黑车一样,针对性少数群体服务的产品和应用其实是将这些群体带到社会阳光下,让他们走向合法化正规化的尝试,鼓励正规渠道才能更有效地避免他们流入地下,面对更加不可控的未来。所以,只有希望剩下的所有同类产品都更谨慎规范地约束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