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大互联网服务争相推出轻便版,受益的不只是“新兴市场”

Untitled-1

Facebook 针对“新兴市场”制作的轻便版客户端 Facebook lite 今年 2 月宣布用户量已经突破了 2 亿。YouTube 宣布正在推出“新兴市场”专用的 YouTube Go,产品已经预先接受用户注册一段时间并且近日就会在 Google Play 上架。无独有偶,Twitter 宣布针对同样的“新兴市场”将会推出轻便版客户端 ,名字叫 Twitter Go。

从此,除了都不能在中国大陆正常访问之外,这三款全球最流行的互联网服务又多了一个新的共同点。

所有的这些“新兴市场”专用产品,安装包大小都非常袖珍,一般小于 1MB(作为对比,一部分国内流行软件的尺寸会达到 50M 到 100M 左右),基本上都会砍掉所有的高级功能和会员专属功能,可能仅仅在登录之后,会显示浏览过的或者收藏过的内容,而什么 3D 浏览,字幕,播放速度调节之类的统统都会去掉。

但相反,它们都会针对当地带宽有限的情况设置离线缓存消息记录以及视频的功能,供那些并没有手机数据流量套餐的人们,在无线网络下先缓存,然后在路上和其他场合观看。

所有这些应用无一例外地将它们的适应用户群体标注为 “新兴市场”。然而,就像我们可以把“不可描述的天气”翻译为“雾霾”,把“女权”翻译为“艾玛·沃特森”,实际上“新兴市场”这个词就是在比较优雅而且政治正确的来指代“印度”这个国家。 我曾经 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这个奇葩的国度 ,它拥有数以亿计的手机上网用户,然而这些用户几乎清一色是男性,还疯狂的禁止村子当中的女性使用手机,防止她们“开眼看世界”。

新兴市场还包括东南亚、拉丁美洲甚至是非洲的市场,但它们相对于印度而言可以开垦的领域和想象空间更小,基础设施完善度、银行体系建设以及人们的生活水平更差,最终所有的“轻便版本”应用还是都带着一股咖喱味。

可能印度市场跟中国目前最像的地方,就是相对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监管,这也使得中国企业针对印度市场做的应用,更像是能在那边能生存下去的样子,各种新闻客户端在印度的混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中国企业在监管比较完善的欧美市场,只能是规规矩矩的推出符合安卓和 iOS 设计规范,并且不捆绑任何插件,也不会过度打扰用户的真·纯净版。这些国际版都会引来国内用户的追捧,例如最典型的微博国际版、QQ 国际版、360 安全卫士国际版等等,这可以让国内用户在享受他们每天必须用到服务的同时,又能够避免大多数同胞所遭受到的骚扰。

各种“国际版”的使用体验在一些小圈子当中流传着。但是如果更多人都知道的时候,这就会对厂商的营收造成影响。所以一些有国际版的公司故意屏蔽了此类产品在国内的访问。即使并非国际版也是如此,例如视频网站土豆曾经针对二次元用户推出过名为土豆 Lite 的客户端,完全按照安卓的设计规范,并且速度飞快。但是近期土豆网升级换代,专供短视频之后,这款客户端停止了使用。

反其道而行之的大公司也是有的,例如腾讯在知道很多人使用繁体中文和英文的 QQ 国际版来屏蔽广告之后,就翻新了 TM 产品,做出了名叫 TIM 的办公室版 QQ,去掉了大部分对上班族用不到的功能,启动速度也变得更快。不过我始终相信,这种让利是建立在目前 QQ 的市场优势已经远远小于微信的前提之下。

由此我们就可以非常合理的判断,虽然几大巨头推广轻便版本是针对那些用着小破手机的贫苦大众,——同时这也是他们曾尝试过完全免费的互联网计划(internet.org)遭当地有关部门反对搁浅之后的一种折中方案——但是“轻便版”可能会很意外地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获得一些更加忠诚的用户。

实际上我认为,假如印度移动互联网真的是想复制一遍中国道路的话,那么对于真正新兴的市场——相对城市而言较不发达的农村地区,就恰好不应该提供这种可以在老旧的机器打开的应用,这对于农村用户来说简直是送温暖。相反,应该给农村人民提供那些狂吃硬件的,在老机器卡顿到了极点的游戏和应用,同时搭配品类丰富并且阶梯定价的手机产品线。这样,才能让目标用户强忍着等一两分钟才能进入主界面的痛苦,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情,就是什么时候可以再换一台新手机。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ui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