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北极光创投姜皓天:会玩儿摩托的投资人不追风口 | 来片儿 VC

jianghaotian

姜皓天在上海的投资界算是个不寻常的人物,年轻、风趣,自称“与 90 后斗起图来毫无压力”。有三辆摩托车,一辆骑起来两条街外都能听到轰鸣声的哈雷,一辆更轻便更日常的小牛,和一辆曾载着他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公路上狂飙的宝马。“在新疆的沙漠公路上,目之所及看不到一个人影,我把车开到极速。”

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学士、上海财经大学投资方向硕士,毕业后通过 IDG 资本前合伙人章苏阳的面试早早进入了投资界,姜皓天在三十岁左右的年华里投过资、创过业,直到 2006 年加入北极光,促成了几桩后来为人称道的成功投资案,成为了圈儿内有份量的人物,还仍然是个年轻人。

“我很高兴你把我称作‘年轻的投资人’。”听到这样的评价,原本端坐的姜皓天身体微微后倾,哈哈笑了起来。“实际上我本人从业经历很长,而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真的是太快了。要跟上潮流很难,要走在前面尤其难。”姜皓天总结自己在这个行业里保持年轻和积极的两个关键在于:“一秒变小白”和“保持适当距离”。

所谓“一秒变小白”,姜皓天说:“在圈内待得久了容易滋生自负心态,认为自己是投资人,什么都懂,而实际上未必。”对于新事物、新领域,要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他举例二次元,称自己并不是这一类产品的目标用户,但不能枉下评论或敬而远之,更不应嫌弃年轻人鬼畜的兴趣爱好,而应“一秒变小白”,以学习的态度和用户的姿态去了解它、把握它。

而“保持适当距离”,则是听起来更加“玄妙”的一种观念了。“我投过很多游戏类的项目,大多回报不错,但我其实平常并不怎么玩游戏。”姜皓天笑着说,恰恰是他唯一真真正正玩过以后投的那家游戏公司回报最不理想。“太靠近容易被细节纠缠。”姜皓天解释说,“决定投资成败的关键因素绝对不是细节。”

WechatIMG6675

不玩游戏的姜皓天在游戏开发方面投资过艺动娱乐、骏梦游戏、逗屋网络、喜讯无限,投资过做研发和发行的蓝港互动,做平台性业务的触控科技,做游戏周边的包括 TalkingData(综合数据服务公司)、爱贝云计费 (支付和计费平台)、任玩堂 (手游媒体) 和 有妖气 (原创动漫平台),绝大多数都属于早期投资,回报率非常高。

“2007 年的时候我们投过端游(PC 游戏),后来投社交游戏,到 2012 年的时候又开始投手游。”姜皓天回忆北极光投的最后一家手游公司,2014 年投资 2015 年退出,赚了 15 倍。这两年他不再碰手游,因为“腾讯和网易基本上占到了这个市场的 80%,基本上(创业公司)就没得玩儿了。”他回忆,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 2009 年,同样是这两家巨头,同样是以垄断性的比例,在端游市场挤出了其他小竞争者。

北极光观察着游戏市场的动向,踩着点儿辗转腾挪,买入卖出,在游戏产业链中打出了几乎 100%命中率的佳绩。这两年虽未再出重拳,但姜皓天对游戏行业的信心一直未减。“先是小公司进入,然后巨头垄断,最后小公司被挤出,局势稳定,战乱结束。端游、手游的发展历程皆是如此。”姜皓天说,“但是游戏这个类目是长青的。因为娱乐是人类永恒的天性需求。”

手游之后,游戏领域的创业机会会再以怎样的形式来呈现?姜皓天投了一家名叫思熊(thinking bear)的 VR 游戏公司。作为一家 VR 游戏领域的内容提供商,该公司成立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已经推出了三款游戏,一款是《幻影计划》(Vision)和即将登陆 PSVR 的续集,另一款是已经被温哥华线下体验店 Matrix 斗阵独家代理的《幸存者》。此外,思熊还承揽了横店娱乐城的七个 VR 娱乐项目。“游戏的形势千变万化,但是它固有的逻辑会永存。”

VR 游戏会否成为游戏创业公司的下一个风口?他回答:有可能。

VR 曾经让很多“半死不活”的行业看到了回春的机会,但 2016 年骤冷骤热的 VR 形势让不少未竟的梦想一夕之间变成了笑话。VR 的大风还没把猪送到彼岸就突然停了,很多真枪实弹地投了钱的人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过是自作聪明。

姜皓天很不喜欢“风口”这个词。“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和独立判断能力的投资人,不应该去追逐风口。”不光是 VR,他看到人工智能也被投资人们一朝捧杀,一朝骂杀,在不经思考的舆论之中忽冷忽热。“投资行业中涌入了太多没有经验、缺乏思考能力、盲目跟风的乌合之众,这也是怪相频发的原因之一。”

所以 VR 到底有没有机会?姜皓天坚定地说有。VR 和 AR 谁会先发展起来?姜皓天肯定地说 VR。因为“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先发展起来。”姜皓天觉得道理很简单,AR 更复杂,因为它要在现实和虚拟之间做到融合,而 VR 只用完全地搭建虚拟世界,不用考虑现实。对于很多逆向而动的人,他奉劝说:“主观臆断是投资大忌。由着自己的想法来而违背客观规律是绝不行的。”

很多投资人在看过国内的 VR 项目后,纷纷表示与技术类项目相比,内容类项目显得更胜一筹,因为“VR 的核心技术不在中国人手里,但内容正是国人擅长。”姜皓天听罢摇头,认为这种说法恐怕过于绝对。“智能手机一开始的核心技术也不在国人手里,而现在小米、华为与苹果的差异其实并不大——技术的扩散和学习是很快的。”他相信在技术上固然有先发与后起之分,但门槛并非不可跨越,跨越门槛也并非天大的难事。另外,除了技术,VR 内容也是他眼中非常有前景的创业领域。“消费者对内容的需求是永恒的。人类精神产品的生产也是不能被机器取代的。”姜皓天评价说,内容产业是一个持续有机会的领域,只不过在不同的时间点上有不同层次的机会。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应历史潮流”。

不谈风口谈规律,不谈爆款谈潮流。这种既入世又出世的态度成为了北极光创投与姜皓天本人的投资哲学。举例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这一大类,姜皓天称自己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看作一棵大树的躯干,所谓的创业机会,不过是这棵大树上慢慢长出来的枝芽。那么哪根枝干先长,哪片树叶后发,尤其自然规律和逻辑,但一切触类旁通,发而不散,不离躯干。

大众接触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后的第一步,是安装工具,由此火了墨迹天气、美图秀秀和各类安全、加速软件;随后衍生出各种社区,因此有了 QQ 和人人;再往后是社交,微博、微信、陌陌等抓住机会快速垄断了市场。除了这些,还有姜皓天认为长青的一枝树干:娱乐。这枝树干上最先诞生了小说(北极光投了中文在线),随后长出了动漫(北极光投了有妖气)以及音乐(北极光投了酷我音乐,海洋音乐),再往后是游戏(北极光投了艺动、蓝港、骏梦等)。“再然后长出了视频,诞生了短视频、长视频、以及一大批网剧、网综、网大,而比视频更高级的,就是重度娱乐——直播和电竞。”

“当娱乐性需求得到初步满足后,另一枝粗壮的树干开始茁壮生长,它代表着实用性需求– 例如电商、金融、教育等。再往后则是深入到传统行业去改造它们的互联网+”。姜皓天向动点科技的记者描绘着这棵繁郁茂盛的互联网之树,解释说,“这就是过去二十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新事物的呈现形态也许难以预测,但由简单到复杂,由轻到重,由单一到群体的内在逻辑是不会变的。”这一套规律在国内用了一遍,蓝海变红海,北极光又瞅准了做海外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APUS,同样的规律转到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去再用一遍,又是一番蓝海畅游,云帆直挂。“掌握了规律,总能走在风口的前面,这就是北极光不追风口的原因。”姜皓天说。

不追风口,不赶潮流,不盲动,不臆断,姜皓天与北极光走得快而稳。列举他投过的成功案例,很难想像面前的这个人仅仅刚过不惑之年。虽然有关“年轻有为”的赞誉听了不少,姜皓天却早早地就开始担心起他的“中年危机”来。“六七年前我开始骑摩托就是提前为中年危机做准备。”他很坦然地笑着说,“骑着车,小风吹着,感觉自己渐渐和环境融于一体。”极速姜皓天也开过,但太快的速度带来太大的风,太大的风也带来太重的阻力。好的机车手才不追什么风口,快的也来,慢的也有,他知道时速 80-100 码是最舒服的时候。

十八年投资生涯,过热的市场也熬过,冷却的战场也扫过,中年危机到底来了没?姜皓天咧着嘴笑了,说是“自从骑了摩托车,再没觉得有什么危机感,越骑越年轻。”说着,他翻出了一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照片——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WechatIMG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