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车”和“珊瑚虫”

Untitled-1

2007 年夏天,北京理工大学计算中心一位名为陈寿福的教师被羁押。2008 年 3 月 20 日,陈寿福因侵犯著作权罪被深圳南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20 万元。

陈寿福老师制作了“珊瑚虫 QQ”,这款免费的外挂程序能让网民在使用腾讯 QQ 聊天时不受广告的骚扰。这一点很重要:当时腾讯最大的收入来源是 QQ 广告,而不是现在的游戏。如今在手机或电脑使用 QQ、微信的用户,完全难以想象那时候 QQ 客户端铺天盖地的广告是多烦人。

从 2001 年问世,到 2007 年遭到完全查处,珊瑚虫 QQ 始终受到大量网民的欢迎,它也在 QQ 根基不稳,以及和 MSN 争取国内即时通讯软件头把交椅的过程中,成为 QQ 免费宣传的渠道,为腾讯省下了大笔的市场推广费用。不过,一旦 QQ 站稳脚跟,它就立即开始“卸磨杀驴”,对修改版 QQ 进行维权。

在 2003 年的首次打击中,各个修改版的作者纷纷退出,包括陈寿福自己也写了不再开发的保证书。但此后没多久,为了阻击 MSN,腾讯再度默许珊瑚虫等修改版 QQ 开发,甚至在自己的下载站首要位置提供珊瑚虫 QQ 下载。

陈寿福没有修改腾讯 QQ 的任何源代码,开发出的“腾讯 QQ 珊瑚虫增强包”可以与 QQ 软件自动结合,并改变 QQ 的某些功能。同情陈寿福的人将其比喻为“就像机顶盒增强了电视机的一些功能,你能说机顶盒侵犯电视机的著作权吗?”此外,他也将腾讯下载站收录珊瑚虫视为腾讯官方的默许甚至认可。但是,判决当头,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实际上,珊瑚虫 QQ 最让腾讯不可容忍的,是它寄生于 QQ 平台,却“窃取”了 QQ 的知名度和品牌形象, 许多网友都将珊瑚虫误认为是腾讯 QQ 的一款。当珊瑚虫的规模已经大到会被用户误解为腾讯官方产品的情况下,这就对 QQ 造成了实质损害。 当年判决下来的时候,我自己就 曾经在 cnBeta 写过 ,诸如“QQ 有广告,用珊瑚虫更好”之类的信息到了初学者那里,会被解释为“珊瑚虫”是一种和 QQ 不一样的聊天软件,而且比 QQ 好。这才是真正值得腾讯重视的问题。

距离陈寿福被收押,很快就会迎来正好 10 周年的纪念日。值此关头, 一个叫做“全能车”的 App 因其对共享单车市场的“功能增强”引发人们的关注。“全能车”App 和共享单车平台之间的关系,和当年“珊瑚虫”跟 QQ 之间的关系颇有可以类比之处。

使用手机下载“全能车”App,注册后提交 299 元押金和身份信息,便可使用包括摩拜、ofo、小蓝在内的多个品牌共享单车。这款 App 自己不运营车辆,却作为一把“万能钥匙”存在,这款“外挂”解决了需要安装多个 App 的老大难“痛点”,就像珊瑚虫解决了原版 QQ 广告太多的痛点一样,而且它一样是免费的。

“全能车”App 出现后,各单车平台光速与之撇清关系并开始封杀,称其涉嫌盗用身份证信息注册共享单车账号,以此帮助用户使用多个品牌车辆。还有人说,全能车 App 未经其他共享单车平台授权,使用它们的车来经营,属于侵犯他人财产权。这其实也相当于当年说珊瑚虫是借助腾讯的服务器来“非法经营”一般。

回顾历史,我们很显然能看到,“全能车”App 最大的合法性问题,绝不是上面说的盗用身份信息,盗用车辆等问题,而是当其大到一定程度后,会模糊和混淆各大共享单车的品牌界限,让各色单车烧钱砸出的品牌认知,有被人窃取的风险。

这么长时间的对共享单车的观察,让我更加坚信自己之前的观点是正确的: 用户不论何时,对此类实体线下服务 ——包括团购、O2O、外卖、打车—— 只看价格和补贴,品牌忠诚度基本是没有的。 如果他们发现互联网+的手段比自己以前的老办法贵,一大批人会选择回到从前的日子,假装共享单车、滴滴或外卖平台不存在。

以黄橙两大品牌领衔的七彩单车大战,最终也会演化为哪个在街上有,哪个就在自己身边能用,就用哪个。ofo 竭力证明自己有包括和小黄人、innisfree 等品牌合作的潜力,摩拜也有京东、雪碧等合作案例,但他们正在竭力掩盖的,依然是用户忠诚度和品牌推广到达率极低的事实,只看免不免费有没有补贴的贪小便宜用户依然大量存在。

在省却每个单车都可能有一笔的押金后,“全能车”其实很有希望成为戳破这层“皇帝的新衣”的那个小孩子——即使用违法的手段。

拿别人家的产品加上自己的界面,让用户只记住自己的名字,这种“寄生”行为威胁到“宿主”的品牌生存。这才是“全能车”的危险之处,也是 10 年前历史的一次重演。

也许,单车品牌需要回忆一下那时候的腾讯是怎么做的。虽然南山法院能解决陈寿福一个个人,但它解决不了推出去广告插件“扣扣保镖”的 360。腾讯最终迎来了一次对商业模式彻底的反思,从那以后,QQ 或者微信再也没想过用界面广告和其它骚扰用户的方式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