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网 CEO 张良伦:社群,母婴电商的下一战

Mother_Kissing_Baby

过去几年,母婴行业竞争激烈,在经过 2015 年的烧钱大战、2016 年的资本寒冬以及“全面二孩”和跨境电商政策的影响后,该行业格局已经初步确定。目前,D 轮后的玩家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包括贝贝网、宝宝树、蜜芽宝贝等。

其中的贝贝网于 2014 年成立于杭州,它以母婴用品特卖起家,进入母婴电商领域,“每天以 1-7 折销售母婴产品”。在 2015 年的母婴电商大战中,贝贝成为胜出者,并从 2016 年 10 月起 实现持续盈利 。尽管在这期间,贝贝获得了 IDG 资本、高榕资本及魔量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泽民等的资本支持,还有去年 6 月来自新天域、北极光、高榕资本、今日资本等投资机构的 1 亿美金 D 轮融资 ,但如何在母婴之路上继续前行,依然是摆在面前的问题。

在中国互联网大会的间隙,贝贝 CEO 张良伦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他给出的方向是母婴平台。“经过半年的调整,我们认为贝贝现在更多是一家母婴公司,而不是电商公司。贝贝将持续在其他版块发力,像育儿、早教这样的千亿级市场,未来贝贝是必须要拿下的,我们将会以行业第一为目标,打造产品。”

正如刚刚提到的,贝贝去年后半年开始持续盈利,张良伦表示能够在烧钱的母婴电商市场实现盈利是因为他们从母婴服饰等等非标品做起,利润更高;相比竞品电商平台而言,贝贝上国际品牌奶粉、纸尿裤的比例更低,一个事实是进口母婴用品价格透明,平台的议价能力更弱。

根据艾瑞的 数据 显示,到 2018 年,全部母婴用品的交易规模将超过 3 万亿元,而其中线上母婴用品交易规模会达到 7670 亿元。张良伦表示,除了母婴用品,其他还有母婴的生活服务、教育、医疗,“母婴产业的核心板块我们都会去做。”

此外, 猎豹全球智库Trustdata 的母婴 App 榜单表明,社区类“宝宝树”App 在用户渗透方面领先于“贝贝”。贝贝要继续争取更多的用户,社区是条艰难但必须要走的道路,在这条路上它的竞争对手会很多,除了成立于 2007 年的“宝宝树”,还有百度旗下两大劲敌,问答社区“百度宝宝知道”App 和相册社区 “亲宝宝 ”App。

而在变现方面,目前除电商佣金之外,贝贝还有付费会员。贝贝已经提供价格 169 元和 199 元的购物折扣会员卡,张良伦告诉动点科技付费会员上线不到半年,已经拥有几十万量级的用户。“未来贝贝的盈利方式是多元的,我们不想单纯依靠电商的佣金。”

张良伦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演讲。

图为张良伦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演讲

“电商增长的瓶颈也确实存在,我们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就是社群,”张良伦说。这家公司最近的布局也显示了它不止于电商的野心。

去年 6 月,贝贝网旗下育儿图片社交 App“育儿宝”上线。从社交视角看,它包括几个部分:一是家庭内社交,记录小朋友成长;另一个是小视频社区,家庭与家庭之间,从小孩出发的社交。从用户角度看,这款 App 包括成长相册、视频录制、辣妈社区、儿歌食谱等功能。

“ 育儿宝” 的开发运营方式与果壳旗下“分答”App 很像,从母团队抽调一个小团队来做这件事,同时用贝贝网为它导流。

育儿宝App截图

育儿宝 App 截图

“贝贝”App 在母婴商品交易功能外,也有两个很明显的非电商属性入口:具有消费指南功能的“生活帮”,你可以认为是母婴市场的大众点评;另一个是承担母婴问答以及社区功能的“育儿圈”。

需要补充的是,贝贝的推荐未来将更多基于地理位置和关系进行,并且将实现“全方位的社群化”。张良伦在辞职创业前是阿里的高级产品经理,他表示“育儿宝”的特点在于,进入育儿社交这个领域,并以视频功能在做。

关于从母婴电商扩展到专注母婴这个人群的所有业务,张良伦告诉动点科技,“我们的使命是让孩子的生活更美好。我们认为应该抓住人群,而不是某一个业务品类。而人群升级后就是社群,因为人是社会化的人。”

据介绍,贝贝网的社群功能布局目前可以分成育儿和电商两部分。在育儿方面有贝贝 App 的“育儿圈功能”和育儿宝 App,电商类有“买啥”、“问大家”这类有社交属性的功能。张良伦还透露,下一个改版会更彻底,“用户会认为它是一个电商 App,但是更多会认为它是一个母婴 App,或者是母婴社群 App。”

不仅如此,接下来 3 年贝贝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们希望在自己关注的几个核心业务领域拿到第一名,”张良伦说。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