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命丧传销窝点,BOSS 直聘到底是审不了还是不想审?

2a38eaf5e74b43e49ace1e39d950af8e_th

7 月 14 日,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遗体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水沟内被发现。生前曾在 BOSS 直聘 上发简历找工作的他,落入了打着招聘幌子的传销组织的骗局。

BOSS 直聘被推上风口浪尖,有人甚至将李文星比作当年因轻信百度推荐的莆田系医院而病故的魏则西。

8 月 3 日,BOSS 直聘 CEO 赵鹏发表声明称,“BOSS 直聘原有的审核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能及时更新这个策略,是我们的问题。”事实上,经过调查,笔者发现,BOSS 直聘只是被踩中了的整个庞大脆板的薄弱一角,整个产业在薄冰上履行已久,而李文星就是那只煽动了龙卷风的蝴蝶。

根据赵鹏的公开声明,事发之前 BOSS 直聘的审核机制如下(有缩略):

WechatIMG12

1. 2015 年初,为了便于招聘者上平台发布职位,策略如下。

(1)只发一个职位,公司名称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以找到、职位没有明显问题,先发布。如果不触发用户举报,就不强制审核他。而是引导他,认证的话,可以多发职位。

(2)招聘者要一个以上职位,则要强制进行审核。

2. 2016 年之后平台上的大公司很多,一般大企业都有企业邮箱,因此 BOSS 直聘对他们采取了企业邮箱认证的方式。

3. 后来(公示中并未说明具体时间)上线了专门进行审核的系统,进行“机器+人工”的审核。……系统能够在不断的学习中,对识别出的虚假 BOSS 建立多维度的模型,并持续丰富。这套安全系统会每天像杀毒软件一样对软件所有用户进行扫描,得到最新的安全系数,安全系数较低的 BOSS 将会被上报处理。但是这个时候,BOSS 直聘还是没有更新“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这个策略。

如果事实真如公示所言,可以确定,纵使在“机器+人工”双重审核的前提下,诱拐李文星的传销组织仍然成为了漏网之鱼。如果技术和人工都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只能出在策略上。BOSS 直聘的逻辑是,先注册,先招人,触发举报后再上报处理。这是典型的事后解决的逻辑,也就 相当于让最先一批用户先肉身碰枪,把对方的碉堡位置引出来后再定点爆破的做法。

然而事实上,连这样的推测似乎也过于乐观了。

前 BOSS 直聘前华东市场公关经理朱利安在事后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披露了 BOSS 平台自身业务流程及商业模式对“李文星事件”的影响。

朱利安认为,在公司成立到 2016 年上半年期间,BOSS 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并不断斩获口碑的黄金时期。但随着 2016 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的经过全面推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

朱利安 称 BOSS 直聘有三道审核关口。

第一道审核来自于企业自主的登记;

第二道审核来自于各大区的销售人员;

第三道审核来自于本地区的商务总监、城市经理。

但这三道关口事实上处于无人把关的状态。

“由于采用了传统人才招聘平台的分公司制度,使得华北,华东,华南,西南片区的各地分公司间在内部存在着竞争的关系,而这种竞争首当其冲的表现在了商务销售端团队的 KPI 上。 ”朱利安写道。

更可怕的是,有声音质疑,BOSS 直聘绝不是唯一一个“being evil”的互联网招聘平台——而只是一个不幸被率先燃爆的火药桶。如果网络招聘平台把招聘企业数量以及求职者数量看作是最重要的两个核心数据,那么其商务团队的员工就会把这两个数据作为自己 KPI 考核的重要准绳。为了数据好看,不管是网站本身还是他们的审核人员,本身并没有任何动力去狠抓自己网站上的“骗子”,因为骗子就是他们的客户。骗子越多,产品的用户数据就越好看,于是就能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多的支持。

根据去年 8 月其公布的数据,BOSS 直聘的注册求职者数量已达 1065 万,注册老板人数 181 万,每日在线职位 183 万。通过这些数据,BOSS 直聘在去年 8 月完成了由华映资本领投的 C1 轮及高榕资本主导的 C2 轮融资,C1、C2 两轮融资共计 2800 万美元。

在这样水涨船高的数据和资本力量之上,终于浮现了李文星的冤魂。

笔者联系到了曾参与 BOSS 直聘 A、B 两轮融资的投资机构——由雷军担任董事长的顺为资本。在笔者说明来意并追问“资本方如何看待招聘平台热衷于追求数据而放松审核的行为”等问题后,其公关人员缄口不言,表示不方便回复。

北极光创投曾参与过另一家互联网招聘平台——大街网的先后两轮融资。其合伙人姜皓天认为针对平台方的这种猜疑显得有些言过其实了。“我不认同这种观点。有这种想法的人心太坏了,大部分从业者不会那么坏的。”姜皓天说,“我相信还是有很多有良知的企业家的,其本意定不会如此。只不过不同模式下的监管难度会 不同罢了。”最后,姜皓天强调,合法合规性一直是资本方非常在意的考量因素之一。

“在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应届毕业生的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意外,但是归根结底导致事件发生的根源还是在‘人’身上。首先,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招聘行业到目前为止仍然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很多招聘平台虽然扮演着的是中间人的角色,但却没有能履行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就让别有用心的人有了可乘之机。”同为互联网招聘平台的“猎上网 ”相关负责人表示,“其次,作为一个求职者,李文星本人可能都不知道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是什么,他在有了简单的求职需求之后,又选择了一个没有保证的求职平台,并且把自己的信任完全交给平台。不只是李文星,现在每天都有很多求职者面临着和李文星一样的问题。”

不管是平台方还是资本方,李文星的死确实在行业内引起了震动。这也驱使着掌握游戏规则的那一方以此为戒,参与游戏的那一方提高警惕。互联网招聘这两年引发的龃龉不在少数,审核机制到底该如何把控,掌握审核权力的人是否同样该接受审核,是一个亟待多方协同解决的课题。

xChu-fyitpmh2950551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事发后的几天内,处于信誉危机之中的 BOSS 直聘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其公关人员与动点科技的记者同步最新消息如下:

WechatIMG13

8 月 3 日凌晨,BOSS 直聘完善审核策略。此前招聘者“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的机制,改为所有招聘者必须通过“机器+人工”审核才能发布职位。

8 月 4 日凌晨 3 时,BOSS 直聘逐步上线“身份证+动态人脸识别”等更为精准的审核认证措施。

8 月 5 日,BOSS 直聘在北京总部扩租 600 平米办公面积,扩建百余人规模的人工审核及安全团队。

而关于案件进展,相关负责人表示,BOSS 直聘正在全力配合警方工作,根据法律的要求,在此阶段,无法透露任何相关细节。

一个少年的逝去能否带动一个行业的改善?BOSS 直聘能否吸取教训引入更安全的审核机制?对于一个把数据视为生命线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最好的审核机制应该是什么样的?

“从准入门槛就进行严格把关,配合以完善的审核举报机制。”猎上网相关负责人表示,以猎上网为例,平台上不管是招聘方企业用户还是猎头公司用户,每一家都要签订法务合同。“这份协议主要包括审核合作公司的营业资质、财务资质、诚信状况等。且对于表现不良的用户我们有成熟的审核举报标准,根据不同情况,平台会采取公示警告、冻结账户、终止合作等等相应措施。”

猎上网提供的合同截图

猎上网提供的合同截图

避免一场悲剧真的有那么难?

很多互联网公司改造了数以亿计的人民的生活,但仍然不能被称作是伟大的公司。也许当数不清的生命成为了屏幕后疯狂跳变的数据之后,还能不让其中任何一个被导流入莆田系的医院或天津郊外的传销窝点,才是真正考验互联网公司社会责任感的时刻。


初创公司报道

这家成立于2014年3月的公司,构建了一套NR人岗匹配评测模型,该模型通过1000个维度的建模精准匹配候选人,让适合东家的人选和适合求职者的岗位从茫茫的数据海中脱颖而出,告别全选群发和批量操作造成的信息泛滥和信息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