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三个人能做很多事,比如做一部 VR 电影,并把它送上威尼斯电影节

图书馆-水底

苏醒后的小男孩在梦幻奇境中遨游,他经过狭长的甬道,目睹巨大的鲸鱼,置身壮观的图书馆,直到抵达一片静谧旷野。画面淡出,小男孩原来是一个画中人物,画他的正是一个双腿残疾的小女孩。她坐在轮椅上,头戴 VR 设备,靠画笔和科技的力量翱翔在窗外世界。

《窗》是今年四部入围威尼斯电影节 主竞选单元名单 的华人 VR 作品之一,主要讲述了一个关于弱势族群的故事。其主创团队来自于上海魏唐影视传播有限公司,除导演邵晴外只有另外两名成员,一位负责商务合作,一位负责剧本写作,而邵晴本人包揽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工作,此外偶尔会接受一些行业内朋友的帮助。

“灵感最初来源于我看到的一幅画。”邵晴说,画中一个孩子独处于光线黯淡的室内,而窗外的世界异彩纷呈。这幅画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想要以此为主题创作一部 VR 影片。

邵晴大学主攻计算机专业,同时又有美术基础,曾是一家 VR 影视公司的成员。但经历过 2016 年由过热到寒冬的“VR 逆战”,VR 相关业务因为盈利困难等各种问题被公司主创团队剥离。但邵晴想把这个故事做出来。

他带着另外两名愿意跟他一起完成作品的朋友搬到了原公司二楼的工作室,创立了上海魏唐影视传播有限公司。

孤寂

《窗》的制作,采用了真人绿背实拍与 CG 相结合的技术,观众可以配备如 Oculus 或 HTC Vive 等 VR 头显观影。“其实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想过很多,想要做立体,想要做互动,但是因为我本身对画质、特效的要求都比较高,而在现有的这个技术水平和拍摄条件下,常用引擎可能还达不到预想的画质,而且经费资源也比较缺乏。”邵晴说,所以此次参与威尼斯电影节评选的作品还称不上立体,暂时只是一部 360 度作品,时长大约 6 分多钟,可以算是完整故事的 demo 版本。

在制作中,邵晴避开了两款大热之中不相上下的引擎——Unity 和 UE4,使用了传统的三维制作软件。他把多个软件和渲染器集合起来使用,各取所长。“我个人还是觉得,对于 VR 影片来说,既然我们已经把它说成是电影的一种了,那么它就应该更类似于电影,而不是动画片。”

邵晴选择传统的三维制作软件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 VR 设备与生俱来带有互动性,而邵晴对此抱有谨慎态度。“这也是我不选择游戏引擎的原因之一,像现在的很多 VR 游戏,走到一堵门前弹出一个对话框,让你选择进入或不进入,电影观众看到这种地方一定会一秒出戏。”邵晴说,目前的作品《窗》中没有任何互动元素,但未来考虑可能会加入少量轻互动或“被动互动”。

“被动互动这个概念是我自己造的,大概意思是说,观众与影片的互动需发生在自然而然之中,用户的动作完全是在不自觉之中流露出来的。这样才能保证观众全程沉浸其中。”邵晴说。

窗——海报2

《窗》是这个三人团队的第一部作品,虽然只是整个故事的一个 demo,但出人意料的是,邵晴的下一部作品却并不是《窗》的完整版,他近期甚至并不打算将这部作品的制作提上日程。

原因说出来有点心酸:做不起。不管是从资金上还是人力上来说,做一个完整版的 VR 电影对这个团队来说都是根本承受不起的重担。“威尼斯那边的负责人告诉我,我们的《窗》是今年他们在评选过程中第一个拍板决定入围的作品,他们也很好奇地问我完整版什么时候能出来。”邵晴说,而他能做的只是苦笑而已。

三个人,一间办公室,一张折叠床,一年时间,从来没有融过资。邵晴说自己最忙的时候一天只睡三个小时,并且习以为常。

他们需要钱,但不喜欢太浮躁的资本。“很多掌握资本的人甚至根本不懂 VR 影视,上来就问模式怎么复制,受众怎么扩大,一年盈利额能翻多少倍,这实际上是和我们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的。”邵晴说,他们觉得最好的情况是能获得一些具有文化基因的资本的投资。“我现在的想法是,先做好我自己擅长的事,把产品做好,酒香了自然有人会慕名而来。”

最后,关于盈利的问题,邵晴的想法与动点科技之前采访过的另一部入围作品 《Free Whale》 主创人的想法类似——目前把内容直接卖给 C 端对于 VR 影片来说收入还比较有限,更多的体验者可能还是会以短期租赁的途径获得最初的观影体验。观众买票来到 VR 影院,就像领取 3D 眼镜那样领取高端头显,然后在体验结束后归还设备。

据了解,今年年底就会有几十家 VR 影院陆陆续续在一线城市开放,这些场所的职能将介于传统影厅和 VR 体验馆之间,成为 VR 影片大显身手的社会化平台。

在威尼斯电影节评选期间,按规定入围作品暂时不被允许向社会公开。遗憾的是,《窗》的主创团队也并没有制作平面的预告片。“做个预告片估计又得占去我们三分之一的精力。”邵晴有些无奈。

“我们需要人,各个环节的人都需要。”邵晴说,“但是目前市面上我们雇得起的、技术又能过关的人太少了。而我的想法是,宁缺毋滥。”

暂时搁置了《窗》完整版的制作,他们的下一部作品可能是一个关于“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的故事。目前剧本已在策划之中。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和尚带着一个少年懵懂的小和尚,守着一座破败不堪但供着佛祖的寺庙,邵晴说,这将是一个关于信仰、孤独和守而失,失而复守的故事。

“已经入围已经非常荣幸,但我的目光已经投放到下一阶段了。”邵晴说,“我们还有更多的故事要讲。”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