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风投刘维:从苹果的前世今生我们这样看 AI 的发展 | 影响力投资峰会

baidu

作为百度发起的独立财务型 VC,百度风投定位于专注 AI 时代的 VC。百度风投 CEO 刘维恰恰认为 AI 成熟的过程能改变和影响各种各样的行业。谈到 AI 时代,刘维似乎对苹果情有独钟,为创业者讲起了苹果的前世今生,这里不是闻名遐迩的苹果公司,而是我们咬在口中的日常水果。

刘维眼中的苹果曾是幸福的,蓝天白云下,在树上高高挂起的新疆野苹果没有被采摘的烦恼。好景不长,事情发生在 5000 年前,人类发现了这种野苹果,然后对其慢慢驯化、嫁接、杂交,最后才有了我们今天吃的苹果。

更悲剧的是,工业化的矮株苹果树完全看不出本该有的样子,被一根根笔直的棍子捆绑,让它在束缚中定向生长。等到结果时,树上的苹果全部长到一个测面,挂在作业面上,并中间留着很宽的通道,目的是方便通过轮式机械的车辆。

“因为这样的工业化,所以苹果很不开心,它被绑在这儿长着,而且催肥,长得越来越多,挂的果子越来越沉。”显然,刘维很善于用故事吸引人。

人类将自身的快乐建立在苹果的痛苦之上,数据显示,去年的苹果全球的产量大概 7760 万吨,如果全都是传统的野苹果,没有这样的基因工程、机械工程,可能无法支撑如此规模的产量。

但是苹果产业远远不及工业化、自动化、智能化。3 年前的苹果产量是 8000 多万吨,苹果的产量存在波动,这不仅是苹果的血泪史,也是种植人员的心酸泪,因为苹果产业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

例如,在苹果上套袋子属于劳动密集型,消耗了大量的劳动力。苹果种植采用多年生的乔木,每年剪枝、授粉、浇水、施肥,劳动者每天的作业时间有限,这需要人力资源很大的投入。此外,7000 多万吨苹果,再运输、储存过程中,存在很多直观的浪费。

liuwei

不仅如此,种植苹果存在时间成本之痛,作为农业行业,无论是对市场的预测,还是对温度的预测、气候的预测等等,都需要基于个人的判断,而个人若要进行“深度学习”,则要从头开始慢慢积累。

此外,还有策略层面的浪费,这涉及到商业经营的角度去扩大规模,并判断应该去进入哪些新兴的土地获取,去并购哪些果园,能把哪些变得更有效率。因为这个策略的缺失,也使得这个行业至今还处在一个非常分散的小农经济作业的点。

刘维认为,细分行业在未来 5-10 年进行早期的投资布局,会是非常好的机会。机器在过去 30 年的自动化革命和工业革命中,积累了足够好的做工能力和基于规则作业的能力,但没有积累到足够的理解环境、理解场景、柔性化适应和自主判断的能力。这些正是在过去五年以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为代表的内人工智能的第一波小浪潮。

他表示,尽管人脸识别技术已经获得突破,但识别苹果也并不简单。识别苹果的位置,形态的大小,颜色是红是绿,被叶子、阴影遮挡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干扰了机械化向智能化发展。人工智能的算法、摄像头、计算单元,尽管这条路才刚刚开始,但让实验设备已经在新种植技术中使用。

对于新种植而言,首先是实现自动化,其次是精细化,然后才等保证精准化,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对苹果种植精准化乃至个性化养殖的方法,远远超出了人的能力。

现在正处于 AI 的临界点,机器的优势正在增强。最终,种植会变成一个泛在感知、精细补偿的领域。再往前走,就会更精细化,通过给它喷不同的水、药,让每个苹果的味道可能有所不一样,让每个苹果的成熟周期不一样,有的就是故意晚时间成熟,因为这符合后面的后端市场这样的需求。

种植苹果的起点是先进制造、实现自动化,代替某一个环节的生产作业,降低成本。因为 AI 需要场景和数据,AI 包含两类公司:前者是无关乎场景,先烧钱、烧数据,建立一个好模型;后者是在链条上找到细分领域,给行业解决切实的问题,行业花钱帮助企业切入并不断采集数据。在这个链条上采集的数据越多,其在链条上的场景或者模型的理解就越深。

种植苹果仅仅是一个例子,刘维感觉到,未来 20 年基本上是新智能、新科技带来的新革命。作为投资人,往更远处看,“今天谈科技改变行业,但也许我们要投的不光是科技公司,可能还包括行业的公司,有太多的行业就像现在的餐饮也好、很多连锁业也好,还是像农业也好,今天没有足够大的公司,原因是随着规模的扩大,边界效用有时候递减,就是越大就会涉及越复杂的组织,越多的管理、越多的人,因为它是依附于人的,而当它变成依附于数据、智能和自动化系统的时候,这些公司的集中度可能就会很快的提高。”

(照片由云摄影 V.Photos 拍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