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石科技 CEO 马杰:迷你 KTV 是延展性极高的体验经济 | 影响力投资峰会

majie

提到雷石科技,大多数消费者可能并不了解,但如果提及 KTV 播放的《拒绝黄赌毒》,肯定耳熟能详,这首歌曲所有版本都由雷石科技制作,截至 8 月 17 日的数据,《拒绝黄赌毒》总共传播了 4 亿次。

当然,雷石科技的另一个“身份”,是推出了风口当下的迷你歌咏亭。雷石科技创立于 1996 年,在近日华兴资本 Alpha 主办的影响力投资峰会上 CEO 马杰表示,雷石一直专注于卡拉 OK 这件事。

当迷你歌咏亭的落地撞上文化部的政策,用马杰的话说,“国家对这个事情头一次表现了无限大的宽容,甚至在政策制定的时候就曾向雷石征询过意见”。最终,这一开放性政策首次允许 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并鼓励迷你 KTV 向一些文化站去发展。

雷石迷你歌咏亭的 slogan 是“WOW 屋,就是迷你 KTV”,其占地 2.45 平方米,比同类产品面积稍大,马杰声称,面积大舒适度便会提升,雷石不会为了降低成本把它做小,或者是减配。他介绍说,迷你歌咏亭内部标配有 1 个显示屏,1 个点歌屏,2 只麦克风,2 个耳机和 2 把座椅,并配置独立空调。

“WOW 屋”完全采用线上的扫码支付方式,摒弃了投币支付方式,因为马杰觉得投币器属于线下的方式。此外,点歌同时支持实时分享,并上传到朋友圈。

马杰认为,雷石做迷你 KTV 并不是在寻找风口,而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甚至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首先雷石有 100 多人专业的创作队伍。“很多人在电视上看到的歌曲都是 MV,MV 跟卡拉 OK 版本是不一样的,从一个 MV 到卡拉 OK 版本非常麻烦,需要把原唱先拿出来,在拿出来原唱的时候由于损失音乐,我们还需要自己弹奏,把这个音乐弹奏进去。”因此,这是一个重新再创作的过程,雷石专门有一支乐队在做这件事情。

雷石的曲库部门招聘应者如云,应聘者觉得这个工作太好了,工作主责就是听歌,但是很不幸,部门人员流动性极快,“大概一个季度就会换一批人,因为员工很可能被分配到中国戏曲部,每天听 8 小时的中国戏曲,还要匹配节奏工作 1 个月以后基本上呆若木鸡”。所以,没有了新鲜感之后,这是一件极其苦逼的工作。

即便工作内容乏味枯燥,但雷石的曲库留存了 40 万首歌,基本做到了全覆盖,这是其核心竞争力之一。同时,雷石与 402 家签约唱片公司合作,所有音乐都具备正版版权。此外,雷石与《我是歌手》、《蒙面歌王》等节目进行合作,譬如在《蒙面歌王》首播结束的 2 小时后,用户就可以利用云端在迷你歌咏亭点播歌曲。

值得一提的是,在产品方面,雷石推出的美音秀秀,解决了 20%唱歌跑调的用户最大的痛点。马杰介绍说,只要是正常范围内的跑调,美音秀秀基本上能够纠正音准。“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享受,雷石的目的就是让用户感觉具备歌手水准,这是一个纯粹的体验经济。”

不光是唱歌,“WOW 屋”的另一项功能是“朗读者”,目前还没有发布,处于内测阶段。用户可以去朗读喜欢的诗,背过的文章,可以念一段喜欢的诗歌。马杰坦言,为此还特意收看了多期《朗读者》,“确实有感动人心的力量”。所以,当这个功能添加到迷你 KTV 中,才真正可以称作为“歌咏亭”。

雷石计划,未来每位朗读者朗诵的任何一段文字,都会为贫困山区捐出 5 分钱,随着迷你歌咏亭布点的扩张,捐款数额也会稳步增加。马杰希望借助朗读,做成一件很有爱的事情。

在马杰看来,作为一个泛娱乐的入口,赋予迷你歌咏亭的延展功能还有很多。据了解,雷石与所有音乐选秀节目始终保持合作。雷石期待将这些节目移植到迷你歌咏亭,通过线下演唱,直通到选秀平台导演的后台中去。

很多人关心“WOW 屋”如何运营,马杰表示雷石有非常多的联合运营方式。“很多人都知道雷军是我们的董事长,今天在所有小米的线下店里,每买一部小米手机,就会送一张 20 块钱的欢唱券,至少可以欢唱 15 分钟”。

雷石目前拥有 100 万传统卡拉 OK 厅包房,马杰估计迷你歌咏亭的数量理论上不应该低于这一数字。他坚称,迷你歌咏亭的赛道足够大、足够长。面对有人质疑迷你歌咏亭与传统 KTV 互相冲击,马杰表示,就目前的数据来看,今年雷石传统的 KTV 还在飞速增长,并且与时间碎片化特征的迷你歌咏亭形成互补。

(照片由云摄影 V.Photos 拍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