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码:收银、外卖、线上商城一体化,顾客多消费,店家少担心 | 创业

feima“打个比方,你去天猫上买东西,从你看到相关推荐,到加入购物车,再到付款,最后到收货以及售后服务,你享受到的是一体化程度非常高的体验,这一切都有赖于天猫这个平台总的支撑。”非码 创始人 Derrick 说道,“但是你去很多连锁品牌的线下门店,却很难有这种一体化体验,因为他们的收银是一家公司做的,而外卖可能又外包给另一家平台。在这种情况下用户的体验是割裂的,运营商的把控也是割裂的。”

非码作为智能消费场景的枢纽,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 通过云服务和移动互联网,为门店提供基于收银、码券、外卖、微店微商城等相关业务的智能消费场景整体解决方案和运营支撑服务。

非码瞄准消费频率较高的连锁品牌线下门店,为它们提供一体化的智能消费场景整体解决方案。“有两类客户我们不碰,一是消费频率低的行业,比如服装店;一类是体量较小的门店,比如夫妻店或独立小商铺。”Derrick 认为这一类门店对一体化解决方案的需求非常有限,相比之下需求最旺盛的客户还是来自于线下连锁餐饮、零售品牌,如星巴克、麦当劳、贡茶、全家等。

非码通过 SaaS 模式来为门店提供全场景服务。“我们插件很小,是用纯 C 语言跨平台书写的,安全性受到认证机构肯定。”Derrick 说,而且非码的插件很小,不占内存,植入后运转流畅,不会影响他其他任何业务。“而且通过一个插件可以把所有的场景带入,也就是说插件只需要植入一次,我们不需要对门店的系统做任何升级和改造。”

目前,非码推出的产品主要有六大类:收银,卡券,外卖,顾客管理,微店微商城,AR 小游戏。

非码收银:保证每一笔交易安全准确

非码的收银服务其实类似于聚合支付,包括一键核销、全平台对接和多样化呈现三个亮点。其收银系统将核销系统与收银终端(POS)对接,不管券码的来源渠道,可以实现一键核销,方便消费者付款和商家对账入库。“现在,非码的收银系统中一天大约有 300 多万笔交易在进行,所以哪怕是五秒钟的抖动,都可能会使几千笔交易受到影响。”Derrick 说,这样的体量使他们格外在意后台系统的安全稳定性。

非码卡券:一键核销全渠道卡券

非码的卡券服务包括卡和券两部分。“卡是指储值卡,以及像星巴克的礼品卡之类可以用作抵押消费金额的凭证卡片,而券的内容比较丰富,包含的种类比较多样。”Derrick 介绍说,非码目前为商铺推出了四种票券以供选择,包括商品券、代金券、优惠券以及积分券。消费者在使用卡券过程中,可以通过互联网、电信营运商、第三方预付费卡以及银行渠道等完成兑换或减免,而收银员无需判断支付条码渠道,只需门店配置开通,均可以自动判断完成收银,免去辨认的麻烦和错收的危险。

非码外卖:智能管理避免丢单

外卖服务是目前非码内部发展地最快的一个业务。Derrick 介绍说,非码的外卖系统可以同时支持第三方外卖(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和商家自动配送,无需手工操作,而且可以配合商家意愿实现智能调度,管理配送费的设定和结算以及整体外卖业务自动对账和报表处理。

外卖系统虽然复杂,但并非研发难度最高的产品。Derrick 说,相比之下,非码的“用户管理系统”则显得更加复杂。这套系统帮助商家完成“用户画像”和“店铺画像”,分析到店客户的行为,实现精准营销,并向会员和非会员提供有差别的服务。

微店微商城:线上线下互联互通

关于“微店微商城”,Derrick 介绍说,将线下的流量引流到线上,是很多品牌商家一直想做的事情,只不过有些已经“学成出师”了,有的还“没找到窍门”。“不少零售商家把线上微商城当作一个普通的售货渠道,仅仅就是把店里有的东西搬到线上来再卖一遍而已。”Derrick 说,而反观有些商家,却逆其道而行之,把线上和线下的销售分开,各卖各的,互不相通。“在全家的 App 上买东西,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在线下完全买不到。”Derrick 说,这就是非码与全家在研究用户行为后做出的判断:线下购买日用品和便当零食,用户购买行为是小额高频的,而在线上购买海淘货和高品质红酒,用户的行为是高额低频的。这就促使品牌方理性判断,各取所长,趋利避害。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给出策略性建议外,非码还为品牌方提供线上店铺装修、基础交易、货品配送、营销活动等在内的微商户业务服务,包括秒杀抢购等在内的百种营销插件,吸粉引流促销;并且通过自建商城(公众号/APP)帮助企业搭建新一代微电商销售体系,实现线上线下互通,去中心化流量聚合,客户粉丝沉淀。

最后,关于“AR 小游戏”,则是非码帮助商铺提高用户黏度和用户体验而开发的一系列有完整场景和世界观的小游戏。H5 界面,操作简单,极富趣味性,十几秒钟玩一把,非码已经在与全家和麦当劳等品牌的合作中成功试水了这种新形式。“而且我们的游戏会与产品联系在一起,比如全家这段时间在促销饭团,游戏可能就会以饭团为主题,过一段时间改为促销咖啡,那么游戏的主题又会适时而动。”Derrick 说。

“非码致力于解决全场景的问题,但我们现在其实也就有 160 多名员工,精力还是有限的。”Derrick 相信,要在任何一个细分领域做好做精,还是非常有赖于长时间的扎根研究的。“所以非码非常乐于和来自聚合支付、外卖、卡券等各种领域的精英合作,取长补短,互通有无。”

Derrick 提供数据称,非码目前已经服务于 72 个品牌,共计覆盖超 6 万个门店。在盈利模式上,非码以收取服务费为主,并在计费方式上向品牌提供两种选择,要么以订单量为准,每单抽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要么以交易额为准,在总体的交易额上抽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

非码在今年 4 月完成了由上海复容投资和华软投资领投的 2900 万人民币的 A 轮融资,2015 年曾完成由可可资本、英诺天使基金和香樟投资领投的 720 万人民币的 Pre-A 轮融资。


初创公司报道

2017 年的互联网科技领域,有很多关键标签,比如人工智能和共享经济。尤其是后者,太多的创业者绞尽脑汁向“共享”靠拢,在 共享单车 出现以后冒出了 共享充电宝 、共享雨伞、共享衣橱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