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朗智能:机器人,请把这道菜给客人送过去 | 创业

3622810 - illustration of variety of little mechanical robotsr

创业圈里有一句明言,那就是唯老人与小孩儿的钱最好赚。因此,在机器人创业大火的当下,很多人都将技术落地于儿童教育市场。然而,儿童教育机器人真的有那么好吗?擎朗智能创始人李通认为做儿童教育机器人养活自己没问题,但想要成为一家巨型企业,除了做玩具类的产品外几乎没啥机会。

擎朗智能 成立于 2010 年,至今一直专注于机器人相关技术的研发。李通表示,由于之前的经历,公司成立之初主要专注于儿童教育市场,比如他们研发了一款名叫 QL-J 的教学机器人:该机器人以 32 位 ARM7 芯片为处理核心,预留 22 路输入/输出接口,标配 6 大类传感器及 3 种执行器,采用驱动板独立设计模式,作为人工智能机器人教学平台,可用于开展基于机械、电子、自动化控制、计算机软件和计算机硬件的课堂教学与课外科技活动。

qingzhi

真正着手进行教育机器人创业,李通才发现这是一个极大的坑。“中国虽然在推素质教育,但实际上更多还是应试教育,幼升小之前早教非常流行,可一旦进入小学,这些早教项目便直线下降,取而代之的便是语数外等提高考试分数的辅导。”李通还以自己为例,“我是一个小孩的爸爸,当小朋友幼升小之后,所有的课外素质学习就全都停掉了。毕竟整个社会大环境都在比成绩,看分数。”

“这就意味着我们虽然可以做教育机器人,但很难成长成为一个大型的企业。”当看到了行业天花板之后,2013 年擎朗智能正式转型,从教育机器人企业转型到市场规模更大的服务机器人领域。根据 IDC 预计,全球商用服务机器人在医疗、零售批发、公共事业和交通领域的市场规模在 2020 年将达到 170 亿美元。

利用机器人代替“简单劳动力”

李通表示,目前机器人行业最大的矛盾就在于机器人较低的技术水平与人们对它的过高期望,“比如一个家庭主妇希望得到的是一个能洗衣、能做饭、能看孩子的机器人,然而目前机器人并不能做到这一点。”因此,擎朗智能的落地策略是先在具体的商业环境中先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来替代部分简单人力,将机器人做成一个工具,并随着技术的进步,逐渐替代更多的人力。

据介绍,从 2013 年开始,擎朗智能已经先后做了两百多个项目,该公司旗下主要有 Peanut 系列两个品类的机器人产品,一是用于餐厅的传菜机器人,二是用于商超的引导机器人。

“一些餐厅里有一部分人,他们只负责将菜从出菜口端到包厢或者餐桌附近,不负责具体服务消费者,所以我们就可以替代掉他,经过 10 个月的测试,我们的客户给我们的反馈称这种机器人大概可以替代掉 0.8 个人。而且它的成本也相对更低,我们租赁价格是 99 元一天,一月也就 3000 左右,而现在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一个服务员不算社保也有 4000 以上,包吃包住加设备之后,一个服务员的成本就得到 5000 以上。

qinglang

结构上,该传菜机器人主要是在具有运动功能的底盘上叠加了一个具有多层结构的托盘,托盘上可以放盘子、碗等,二为了防止菜滑落,其也可以做成“蒸笼”般的封闭结构,而且这也有一定的保温作用。

另外,李通发现将服务机器人落地到商场作机器人引导员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其实在一些大型商场里,顾客一般都很难直接找到某种商品的具体摆放位置,因此,一些商场早就已经在寻找机器人解决方案了,比如红星美凯龙上海金桥店就用了 40 台机器人来做导引,机器人一直在商场里面巡逻,当你找不到某个位置的时候,机器人可以带你过去。这不是我们发明的需求,而是市场已经自然形成了的需求,尤其是在大的商场里。”

robot

李通认为,虽然市面上的确有人试图利用 iBeacon 技术或者 AR 技术配合手机 APP 解决室内导航问题,但这种方案可能更适合于“科技宅男”来玩。“实际上大多数老人、女人、小孩等是不会下载使用这类 APP 的,他们更倾向于直接问人,所以应该用实体的机器人替代人类引导员。”

优势在稳定性与成本上

服务机器人市场前景令人欣喜,而这也吸引了一大批创业者入局,面对竞争,擎朗智能的优势在哪里?

据了解,擎朗智能目前在服务机器人领域已经升级迭代了三次,其中最新的第三代机器人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底部擎朗智能自主研发的通用底盘,该底盘采用了激光 slam 等技术,可在商业级室内实现精准定位以及全自主移动;二是底盘上面的功能件,擎朗智能可以通过在底盘上增加不同的功能件为机器人赋予不同的功能。

“我们底盘的可靠性与适用性都比较好,我们可以在商场等面积大、人流量高的场景下长期运行,也可以在酒店、餐厅等狭窄、拥挤的地方正常运行。”李通认为其 优势之一便是在系统的稳定性上。

他告诉动点科技,擎朗智能第三代机器人也已经开始量产,“可以说这是国内第一条大范围全自助机器人的可量产线,因为以前都是以样机的形式生产的。在这之前,我们的机器人已经在凯德龙之梦、红星美凯龙、皇冠假日酒店的餐厅等地方尝试持续运行了 10 个多月,直到没有什么问题了为止。”

值得一提的是, 擎朗智能于 2016 年年底完成数千万的 A 轮融资 。“投资人重点并不是听我说什么,相反他们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专程飞到了上海,并来到我们机器人落地的店铺,具体观察了机器人线下运行的具体情况,连续看了几天才决定投资的。”

擎朗智能的另一大优势便在于成本上:

“在成本方面,能够全自主运行的服务机器人的行业价格在 15 万左右,而我们的价格只有其三分之一左右。”此外,擎朗智能会针对共性需求做开发相应的功能件,这将有助于将成本进一步降低。“只有做共性化的才有可能实现大规模生产,降低生产成本,降低价格。我们首先会做详细的市场调研,并根据各自的需求提炼出一个共性的需求来做相关的功能件。”

既然有底盘技术,为什么不直接卖底盘?

通用底盘一般具有空间定位以及运动规划等运动相关功能,有了它,开发者只需要专注于除了运动以外的上层应用就好了,这样可以降低机器人开发的难度,加速开发周期。据了解,目前市面上有很多专门卖机器人底盘的公司,然而,既然擎朗智能已经掌握了通用底盘的开发技术,为什么它不直接售卖底盘呢?

对此,李通表示原因很简单,直接卖底盘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 1、本身做机器人的公司也没多少,出货量也不多,目前阶段,大家买底盘回去更多只是用来做个 Demo 而已。
  • 2、不能直接面对真实消费者,很难清晰地了解到用户的真实需求,做个能跑的底盘很容易,但并不一定能够解决用户真实问题。

据悉,擎朗智能目前有 30 多名员工,绝大部分都是研发人员。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