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近期创新中最大的败笔

HTS Title Arts

 

我认为 Touch Bar 是苹果近期创新中最大的败笔。

早在 MacBook Pro 高配版的键盘上 Touch Bar 刚刚宣布的时候,我就曾经用一个段子讽刺过它的不实用:“Esc 是个好功能键,希望你也有”。

Esc 其实在 Touch Bar 里能显示出来,实际上 Fn 键位的所有键都是可以显示出来的。但我之所以说“没有”,是因为你不能在不看键盘的情况下使用这个按键了。

为什么 Touch Bar 的设计在我看来是失败的?这是因为键盘本来是不需要用眼睛,而是用直觉“盲打”的。但是 Touch Bar 却必须使用眼睛。

用眼睛看和不用眼睛看操作的部件,实际上有着鲜明的特征区别。如果把用不用眼睛的操作方式弄混了,就会让用户产生不适应。

比如说,车载导航跟方向盘一样属于对司机的辅助工具,开车过程中司机的双眼完全被车窗玻璃的景象占据,所以比较习惯用实体按键和手柄。全都是触摸屏的车机屏幕,其实并不适合在开车时操作,否则司机必须分心来看屏幕,增加了事故的概率。

与此相对应的是,触摸屏逐渐地在手机上取代了实体键盘,以至于全键盘作为卖点的黑莓消亡,而 Home 键也将逐渐淡出 iPhone。这样进化的原因,就是在手机屏幕正下方的键盘区域,也是视线可以触碰到的地方。因为无论如何都要用眼睛看,键盘区域固定会造成前脸空间的浪费。这跟 Touch Bar 完全是反过来的。

基于这样的逻辑,我们看一下微软 Surface Studio 引入的一个叫做 Surface Dial 的滚轮,它基本是十多年前索尼手机的飞梭(Jog Dial)以及早期 iPod 的转轮功能的放大版,共同点是在操作的时候,手在用户视线的盲区之内活动,因此用户可以像盲打键盘一样进行操作,同时双眼紧盯着屏幕。

虽然在目前的版本当中,Dial 的精度依然还控制得不够好,但是这个思路无疑是没有问题的。综上,对操作习惯的改进当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对于要不要动用眼睛看这个问题,必须严格符合用户的心理预期。

Touch Bar 的设计在高配版 MacBook Pro 强制推行,实际上让转卖它们时候的出价缩水了很多。更能说明问题的是,苹果没有在稍微低配一点的版本上广泛推行 Touch Bar。

如果,Touch Bar 真的如此美妙的话,那么按道理苹果也应该在 iPad 或 iPhone 的虚拟键盘上,模拟出类似的操控方式。就像在 iOS 当中效果比较不错的应用商店,Launchpad 等等功能都搬到了 macOS 的设计上,而电脑、平板和手机的设计语言也逐渐在统一。

一位为苹果工作了 17 年的员工 Chuq Von Rospach 近日在博客炮轰 ,称苹果强制消费者为 TouchBar 功能买单,而不管大家的喜好。“很多人其实只想要一台不错的笔记本电脑,而非付费什么未来科技。”

我觉得 Rospach 说出了我的心声,Touch Bar 推行至今的表现只能体现出一个结论,就是该功能的设计者对于这个功能是否真的会被所有人接受,还是心存犹豫的。

而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人,就更不用说去说服别人,和复兴什么“现实扭曲力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