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it、ARCore 争相入场,创业者们该如何吃这两颗定心丸?

今年 6 月, 苹果 ARKit 增强现实平台 亮相 WWDC 2017,业界为之一振:一向看好 AR 前景的苹果终于出手了!而近日,谷歌也马上跟进,推出了面向安卓平台的增强现实 SDK——“ARCore”,并号称将要安装到一亿台安卓设备上。苹果、谷歌两大巨头的入场,将会对行业以及行业内的创业者们带来什么影响?

苹果与谷歌都是有备而来

早在前几年 VR 如日中天,当几乎所有人都在布局 VR 的时候,苹果却始终不为所动,相反,从一开始苹果就更加看好 AR 而非 VR。苹果 CEO 库克也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苹果对 AR 的兴趣。

比如去年 9 月,库克在 ABC 新闻刊登的一篇采访中说道:“毫无疑问,VR 技术和 AR 技术都很有意思。但我觉得 AR 技术在目前看来更为重要。”库克表示,“VR 技术虽然能令用户在体验的过程中更加投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具备的商业价值较低。到那时候,人们将不再对它产生兴趣。”因此,他又畅谈了自己对 AR 未来的想象:“AR 让我们双方可以愉快地坐下来并且交谈,同时也能让我们共同看到一些画面。我们看到的可能是我们所说的事物,也可能是一个并不处于身边的人,而 AR 技术能将他呈现在我们面前。”

arkit

不仅仅是看好 AR,苹果实际上也早已通过 投资收购等方式累积 AR 技术 ,而其中跟 ARKit 最直接相关的便是 Metaio,苹果于 2015 年 5 月收购了这家公司——通过 Metaio 可以在几分钟之内便创造一个增强现实场景。在被苹果收购之前,Metaio 曾与 Vuforia 一道被称之为 AR 引擎界的两大支柱,当时 Metaio 就已经拥有 14 万开发者。

而谷歌更是 AR 技术的先驱,谷歌于 2014 年 6 月 5 日便已经启动了 Project Tango。而说到 Project Tango 就要说起 ATAP(All Things Are Possible),Google 当年向联想出售 Motorola 时,谷歌特意从 Motorola 中保留了 ATAP,而 Project Tango 便是出自 ATAP。配合 Project Tango 独特的移动设备和 SDK,开发者们可以方便的在应用中使用 AR 技术。

然而,Tango 需要通过特殊硬件模组才能实现,需要专门的视觉计算芯片、摄像头、深度摄像头和传感器,模组臃肿,以至于目前使用 Tango 方案的手机也仅仅只有联想 Phab 2 Pro 和华硕 Zenfone AR 两款,而且后者直到本月初才发布。

而 ARCore 则被誉为 Tango 简单版,其通过软件方式实现 AR 功能,对硬件要求不大,仅需单目摄像头即可。谷歌方面表示 ARCore 原本是 Tango 计划中研发的底层支持技术。今天大家看到的 ARCore,是从自 2014 年以来的 Tango 身上吸取了大量的经验教训后得到的产物。

ARCore1

巨头入场,将为创业者带来什么?

苹果与谷歌都是有备而来,那么 ARkit 与 ARCore 对整个 AR 行业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可能还需要按照行业玩家的角色分别分析:

对于以微软、Meta、ODG 等为代表的 AR 眼镜厂商而言, 阿里巴巴天猫互动技术专家蒋佳忆曾在知乎上发文表示 ARkit 对其影响不会太大。“因为 AR 眼镜本身就不是服务于当下的 C 端客户,大部分都给 B 端客户定制使用了,而且短期内不会有很大的出货量。”相反,蒋佳忆也认为这其实对 AR 眼镜厂商是好事情,“因为手机体验 AR 是有各种缺陷的,比如无法解放双手,但是手机上玩 AR 是可以快速教育用户的,当用户习惯于 AR,并且想要更高质量的体验的时候,AR 眼镜就可以考虑转型服务于 C 端。”

同样的,ARCore 对 AR 眼镜厂商的影响也应该是一样的,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ARkit 与 ARCore 的功能还是极为相似的:

  • ARCore 能实现的功能,主要有三个方面:运动跟踪、环境理解和光线预测。用户拿起手机可在桌面上事先划定好一定的区域,然后将各种虚拟的卡通人像放置在该区域中。同时,虚拟人物也可以在真实环境中来回走动,甚至走近它。另外,当灯光变暗,这些虚拟人物身上的亮度也会降低。
  • 而苹果 ARKit 也将包括快速和稳定的运动追踪、基本边界的平面估算以及光线预测功能。可以说,ARKit 与 ARCore 至少在目前阶段在功能上基本上是一样的。
ARCore

ARCore

而对于其他 AR SDK 玩家而言, 由于 ARkit 与 ARCore 直接对标的便是这些企业,这些 SDK 玩家势必是最受煎熬的一群人。

对此,蒋佳忆表示目前除了 Vuforia 以外,并没有哪家有拿出来可以服众的单目 SLAM 算法 SDK,而从发布会 Demo 来看,ARkit 效果超过所有其他玩家,对大部分 SDK 都是比较致命的打击。不过,蒋佳忆也表示 SDK 玩家也并不是完全没空间,“ARkit 并不是完美无瑕并且功能齐全的,在这个基础上扩展功能还是可能的,所以此时的 SDK 公司应该仔细思考自己如何定位,找到自己的价值和 ARkit 共存。”

视+AR 联合创始人涂意也在苹果 ARkit 发布之后告诉动点科技,“在 ARkit 发布之前,iOS 平台上主要通过第三方 SDK,比如 EasyAR、Vuforia 等实现 AR 功能。”并承认 ARkit 正式发布以后一定会有“ 很多游戏公司直接使用 ARkit”,这的确对视+AR 的 EasyAR 构成了直接影响,不过涂意也强调有竞争才是好事,“(ARkit)做得挺好,能激活市场。”

而在谷歌发布 ARCore 之后,涂意则在朋友圈内评论:“以后跑不动 SLAM 的手机都得换,AR 带动换机潮,买买买。SLAM 只是 SDK 中的米饭,而 EasyAR 会做一手好菜。差异化和云端化会是 SDK 下半场的主旋律。”显然,涂意认为面对 ARkit 与 ARCore 两座大山,第三方 SDK 企业依旧有机会。

太虚 AR 创始人钟复兴也同意差异化是第三方 SDK 企业的机会,在之前的采访中,钟复兴表示,当初看见 ARKit 时,第一感觉并不是外界危言耸听的所谓“天塌了”、“没路了”,而是高兴。“很简单,因为这至少证明了我们选择的技术方向是正确的。AR 技术是有非常多的需求点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做到满足所有的 AR 技术需求,所以我们目前的策略不会调整,依然保持在底层核心技术上的探索与前进。”

亮风台 联合创始人唐荣兴则在 ARCore 发布之后将该消息第一时间转发到了朋友圈,并表示:“AR 成为手机标配来临,AR‘iPhone 智能机’仍需时日,但 AR 时代已可期(待)。”

在华为研究 VRAR 的张梦晗最近也在知乎上表示,“有实力的大厂要么自己构建 AR 能力参与竞争,要么就要寻求合作和并购快速具备参战的筹码,如果 Vuforia 在这个时间点被高通拍卖,绝对不是当年几千万美金的白菜价,好的 AR SDK 厂商会成为香馍馍。”张梦晗认为,ARKit 和 ARCore 能淘汰一部分弱鸡 SDK,但又能把其它更为优秀的 AR SDK 的价值拔高。另外, 张梦晗预计 ARCore 还是会和 GMS 绑定,进不了中国。

arkit

某基于 ARKit 的 demo 应用

不过, 对于 AR 内容生产者而言 ,ARKit 和 ARCore 的发布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苹果和谷歌相继推出基于 iOS 和 Android 的原生 AR 算法,这意味着所有 APP 不需要集成任何 SDK 就可以具备相应的 AR 开发能力,相信所有的 AR 开发者都会在第一时间下载使用。

ARVR 购物平台 胡罗舶 便是这样的开发者之一,胡罗舶 CMO 陈荟竹告诉动点科技,他们使用 ARKit 已经有 1 个多月了,而在 ARCore 发布之前其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在 ARCore 运行的内容。“ARKit 发布的时候我们感觉终于可以面向大众使用 AR 了,而 ARCore 发布时我们更兴奋地感觉到多年的 R&D(研究与开发)终于可以实现了。”陈荟竹回复到。

另外,陈荟竹也从应用方的角度表示,ARKit 和 ARCore 应该不会统一 iOS 或 Android 平台,一方面是因为 ARKit 和 ARCore 目前的功能都还不够完善,尚不具备图像识别、云识别等基础的 AR 功能,第三方 SDK 还有很大的机会。“而且第三方 SDK 可以同时支持 Android 和 iOS 平台,对于开发更便捷,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优势。”

而应用方也为第三方 SDK 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题图来自 123RF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