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 肖鸿达:当你觉得梦想在下沉的时候,不妨再努力跳一跳

ggvxhd

编者按: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GGV 纪源资本 ”(ID:GGVCapital),动点科技经授权发布。

他是清华高材生,是耶鲁大学电子工程和计算机的双料博士,曾是波士顿咨询顾问,现任 GGV 投资经理。从小就为音乐梦想一再挣扎,虽然以失败告终,却也攒了一身艺术细胞,成功夺下女神芳心娶为妻子,而这段重要的挣扎岁月也成就了他的美好人生,他就是青年科学家肖鸿达。

以下为肖鸿达的演讲内容整理:

今天的嘉宾都很优秀,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有德艺双馨的人民老艺术家梁丹妮女士,有过去是偶像现在是新锐创业者的林依轮先生,还有非常厉害的《吐槽大会》被吐槽的著名笑星王建国,还有网红小姐姐绛妖精,还有明星企业王翌、赵欧伦、严治庆。

今天,我们讲跟梦想相关的主题。我想梦想这个事情我还是可以讲讲的。作为一个计算机理工博士男,我觉得我还是有梦想的,而且一直在为梦想挣扎。

| 从小就为音乐梦想挣扎

我从小的梦想,其实是成为一个音乐家。在我 3 岁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吃错了药,跟我的父母说,能不能给我买架钢琴,我要学钢琴。我父母内心一定是拒绝的,因为我祖上三代没有一个人跟音乐相关。我那个时候软磨硬泡,撒泼打滚,但是我的父母绝对不妥协。直到五年级梁丹妮的话剧和林依轮的歌都停掉的时候,他们觉得问题有一点严重,所以他们就妥协了,给我买了一架钢琴,并且找了一个音乐学院的老师来教我弹。从此,我就走上了追逐音乐的挣扎之路。

开始的时候还是比较顺利的。我自认天赋比较高,而且进步也比较快。我的老师也经常表扬我说,说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笨呢?怎么这么简单的东西你都做不好呢?我当时也觉得非常惶恐。我跟她说,老师我觉得我的天分没有问题啊,是不是您教的不太对呢?这个老师也会拿出一把戒尺狠狠地打我的手。就这样过了一年之后,我的老师也终于幡然醒悟了。他带着我找到我的妈妈,说您的这个孩子呢,我实在教不了了,要不我把学费退给你怎么样?我妈妈说,老师这个孩子还是有点前途的,要不你再稍微再教一教?老师说不,结果就把学费往桌上一放,还多放了 200 块钱,然后利马转身就深走。这时候我跟老师说,老师你那把尺子没有拿,这东西放在我这儿还挺瘆得慌,要不你就拿走吧,说不定还有用。就这样,我跟五个不同的老师学了八年琴,但是我自己没有花一分钱。因为每一个老师都觉得收我的钱是对他们莫大的一个羞辱。

八年之后也算是学有小成,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12 岁的时候终于达到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小学一年级的钢琴水平。就是我在 12 岁的时候跟人家 5、6 岁的人弹的是差不多的。这个时候我觉得我还是蛮自豪的,因为毕竟挣扎了很长时间。我的母亲就跟我说,鸿达,咱们还是想想你未来的发展之路吧。我说你没关系妈妈,我是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好的音乐家的。我妈妈说,算了,你还是放音乐家一条生路吧。我们确实很难做这件事情。于是,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就跟在座的大部分人一样走上了学习文化课的不归之路,不小心被保送了清华,也不小心去耶鲁读了计算机博士,然后学成回国。

| 在挣扎中实现真正的梦想

大家看到我追求音乐的梦想之路好像以失败而告终,但是这部分挣扎的时光,其实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因为我放弃学琴十八年之后,在耶鲁大学的校园里面,我碰到了耶鲁大学音乐学院最美丽的女孩,以及无数追求她的猥琐理工男。在我看到这些猥琐理工男的表白方式是,他们知道什么是随机过程,什么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什么是计算机编译原理的时候,我居然知道什么是巴哈,什么是贝多芬,什么是柴科夫斯基,还能随手弹一手地道的《卡侬》。就这样,我瞬间干掉了所有的竞争对手,成功的赢得了美女的芳心。这个女孩现在是中国最好的交响乐团爱乐乐团竖琴演奏的首席,也是我 3 岁孩子的妈妈。所以,大家知道为梦想而挣扎是多么重要。

我觉得“挣扎”这个词,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因为我们的父辈其实没有条件去挣扎,我们的下一辈可能没有必要挣扎,我们这一代是既有机会做梦也有机会挣扎的一代。我觉得大家应该努力挣扎挣扎。在挣扎过程之中可能会有痛苦,有挫折,有失败,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你都能收获一个非常宝贵的东西去帮助你实现你真正的梦想。

学成回国之后,我加入了纪源资本,我每天的生活方式其实就是了解各种不同的新鲜事物,帮助他们商业化,让他们去改变世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为梦想而挣扎的人。我曾经耶鲁大学的室友放弃了投行的百万年薪,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为中国农村脱贫致富的伟大使命之中。他为了农村的一条饮水渠,他会往返于湖南和北京之间,而且每次都是一天往返。

我本科的一个室友,从中国最贫困的地方一步一个脚印,在北京高额的房价以及激烈的竞争当中脱颖而出,在北京安家落户,构建出了自己的一份事业。还有,我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创业者也在挣扎中,他们可能为了一个客户的需求通宵达旦。他们可以为了下一笔资金而夜不能寐,他们也可以为了跟大公司争抢宝贵的人才而磨破嘴皮。他们每天都存在于亢奋、挣扎的状态当中。但是正是因为有他们的挣扎,有他们的亢奋,我们的世界才会变得越来越好。正如有了王翌的英语流利说,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利用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有了欧伦的 Moka,人才得以精确的匹配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更多的人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和抱负。有了扩博智能,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享受到无人机和大数据所带来的便利。我们每天都在挣扎中憧憬梦想,在挣扎中实现梦想。

| 创业者和投资人间的恋爱婚姻关系

作为 GGV 来说,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梦想,就是要帮助所有的创业者,让他们的梦想触手可及。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其实我们每天也在挣扎当中。其实,创业人跟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可以想象成一种轰轰烈烈的爱情关系,因为这里面我们觉得其实还蛮像的。首先,我们会邂逅不同的创业者,通过彼此之间的了解确定恋爱关系,再打款 CSBA,走进婚姻的殿堂,之后还要在婚姻的过程之中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最后成功上市退出而不用孤独终老。所以,我觉得我们遇到的挣扎,在座的各位都可以理解。

按比如从恋爱的阶段开始。我觉得在座的很多人都是中国顶尖学府的学生,比较年轻。如何能在中国的高校里找到女朋友呢?其实也是跟你所在的环境非常相关。我的本科是清华电子系的,男女比例是 10:1。10 个男生 1 个女生。我们最羡慕的其实就是清华日语系的,20 个人里只有 1 个男生,剩下的全都是妹子。这样的话,清华电子系的很多人注定要单身,但是清华日语系的每一个男生都有女朋友。从投资角度来看,如果你十年前加入 VC 这个行业,那么恭喜你,其实你加入了清华日语系。你可以看到市场上的很多位置供你挑选,也没有什么机构跟你竞争。但是如果你在今天加入 VC 这个行业,恭喜你加入了清华电子系。你俯瞰周围 2 万多竞争对手,其中不乏有财大气粗的富二代,也不乏政府背景的官二代,还有各种各样战略资源的战略投资人。认识到你的价值其实越来越难,我们每天都在挣扎当中。

即使当你度过了恋爱阶段,找到了女朋友,如何走进婚姻的殿堂,其实也是一道坎儿。我们大家都听说过这种经历,一个人喜欢的人不受到家人、朋友、亲戚之间的认可。而很多人因为受不了这种压力,所以只能选择分手。只有少数人能突破重围,而幸福的走在了一起。其实 VC 投资我觉得也是这个样子。很多情况下,成功的投资往往都是不被市场看好的。很多公司甚至是被很多 VC 拒绝的剩女,而在我们的帮助之下让她重新焕发青春。所以你每天受着各种人的质疑,其实我们内心一直都在挣扎。

| 当你觉得梦想在下沉的时候,不妨再努力跳一跳

即使过了婚后阶段,婚后生活也基本不会一帆风顺。尤其是创业,是一个非常跌宕起伏的过程,很少有人一帆风顺的走下去。我们是抱着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的心态,去帮助每一个人成功,每一个背后的企业上市。其中很多企业跟我们走过了十年的时光。在十年的不离不弃之下,最终成功上市了。所以我们每天都在面临不同的问题,不同的挑战,每天我们都在挣扎。

回想十七几年前,GGV 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投资机构,如果能在中国市场活下来,那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理想。如果能够投资像阿里、滴滴百亿美元甚至千亿美元的公司,那可能只是一个幻想。如果我们能够帮助 22 家企业上市,能够帮助 15 家企业成为独角兽,管理 38 亿美元的资产,那可能只是一个妄想。但是这些妄想、理想和幻想,在我们十七年的挣扎之中最终变成了现实,成为了可以实现的梦想。所以我们觉得理想、幻想和妄想,也许跟梦想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能够努力坚持去挣扎一下,其实都是可以变成可以实现挣扎的梦想,而挣扎就是我们实现梦想的唯一的手段。

如果你今天还在为你的梦想而挣扎,如果你今天还觉得你的梦想在下沉,那你不妨努力的跳一跳。因为你脚下的泥潭不是沼泽,而是即将喷发的火山。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