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着叫全国人民都来为设计买单

HTS Title Arts

《原创已死》,四个字的标题,10 万+的体量。NUDE 衣架原创作者“一般工作室”,血泪控诉淘宝维权不力,恶意流量冲击导致店铺销量锐减的文章,取得圆满成功。比较 A&A communication 向黄磊的“黄小厨”维权 时的波澜不惊,《原创已死》的成功显而易见。

目前,“一般工作室”官方微博 给出了几十个 NUDE 衣架的分销渠道 ,多是比较有针对性的自媒体和高端生活电商,看来一段时间内销路应该不愁了。但“娜拉走后怎样”,NUDE 衣架远没到庆功的时候,他们该想清楚的,是怎样才能实现长久的经营。

10 万+胜利后的尴尬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原创已死》挑动的是任何为社会贡献原创知识产权的人们的神经,作为码字为生的专栏作者,我们理应兔死狐悲,感同身受,为同道中人鼓与呼。

类似的还有两个例子。 电影《百鸟朝凤》可以因为制片人下跪引发大家去看《二十二》可以因为冯小刚的微博吸引大家去看,增加排片

这都没问题。因为电影营销真的就靠吼那一嗓子,它只发行一次,买了不占地方,不花太多钱,还有 App 打折。消费者决策看电影通常不用考虑预算,可以说实现了 财务自由等级 中的电影院自由。但衣服呢?家具呢?装修呢?买之前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这就是为什么 NUDE 衣架在如今取得了阶段性舆论胜利后,马上就要进入一个无比尴尬的境地当中。

NUDE 衣架诉诸和《百鸟朝凤》《二十二》以及罗尔——就是 那个罗尔 ——一样,最大限度的激起社会上每一个人的同情。(这也是个技术活,因为 10 万+真的需要发文者过硬的实力,汹涌的感情,悲惨的故事,再加上发布时没有跟其他热点撞车的一点点运气。)

然而这种同情尽管历尽艰辛,依然具有速来速走的特点。短时间内激发的热情,不足以支撑快要解散了的团队的长久销量,而更有可能像是为共享单车代工的自行车厂一样,在产能短暂的打鸡血后,面对难以为继的尴尬现实。

别想着叫全国人民都来为设计买单

说到共享单车,1 元 1 小时够便宜的了,但还是有人想不断免费骑。直到官方基本免费后,密码共享群才消停。这说明什么?说明 市场对共享单车这个产品的定价就是无限接近免费。

说到设计不值钱,为啥名创优品会火,米家会火,网易严选开个头,大家都开始说 xx 大牌代工厂生产?这说明 市场对这类产品的定价,就是去除设计溢价之后的价格。 就这么残酷。

“功劳不等于苦劳”,社会不认可原创设计的价值,仅仅说“你知道我们有多努力吗”是救不了原创的,只有获得认可与回报的努力才是有效的努力。

这就等于说,在现有环境下, 绝对不能试图让最终用户承担设计价格 ,除非把产品摆在方所和钟书阁。

对吧?你得找那群不那么在乎钱的主儿。要求面向全国人民的网购平台承担打假的主要任务,弘扬正版价值,真的无异于缘木求鱼。

以阿里为例,就算是海外大牌维权和提告,以及美国把阿里放入“恶名市场名单”的震慑,都完全无法令阿里根治假货问题。是的,我知道平台们有这个义务,但就算你打死它,它在这个问题上也做不了太多。

所以,如何挑选合适的分销渠道,对原创设计者来说是一门学问,而实际上也有专门做设计分销和设计师外包牵线的平台,他们知道你除了设计什么都不懂,也愿意为你做这个咨询服务。

那怎么办?

现在,针对没什么名气的原创设计者,有几个可行的路子可走。

其中一个解决办法是 主动联系平台合作,获得自己应得的那部分收益 ,这样即使很无奈的放任盗版假货,也不会影响自己的生计。

这就例如自媒体平台们,针对有原创能力的作者给出保底收入扶持。平台是完全愿意花钱养作者的,因为都没人写东西,平台时间线里流动的内容,就会如一潭死水,会烂透了。

NUDE 衣架在国内首发时,也曾选择淘宝众筹,并获得 2014 年度淘宝众筹的“最佳工艺美学奖”。但众筹成功并不等于让淘宝官方注意到了,因为大公司的各个部门之间通常是难以互通有无的。它还得想办法去找到各大平台更接近官方的人士。

另一个解决办法,就像 NUDE 衣架这次发文后找到的分销商一样, 找买手,找自媒体,找垂直电商。

我还记得《穿普拉达的女王》里最出彩的那段话,告诉你时尚产业与每一个人的吃穿用度都有密切关系。一种服装流行趋势的生命周期,通常是从 T 台,到奢侈品,到一线大牌,到快时尚品牌,到淘宝货和地摊。

“你觉得你穿的这件衣服是你自己选择的,以为你的选择是在时尚产业之外,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你穿的衣服实际上就是这间屋子里的人,替你选的,就是从这一堆玩意儿里。”

长期以来,大型时尚杂志和媒体人成为垄断时尚风向标的当权派。但就像传统媒体话语权旁落到自媒体一样,米兰达们的权利也逐渐下放到微商的买手那里。如今,时尚不是杂志一出,万人空巷的单一评判标准,而是小圈子小社群,各有各的小生态。

我注意到 NUDE 衣架获得了包括红点最高奖、各种展览的背书等等。如果在比较识货,或者比较在意生活品质的人群当中,这些奖项完全能支撑它卖个好价钱。而且,真正优秀的产品,在气味相投的自媒体营销之后,一般是要用抢的。

你一个设计溢价这么高的产品,非得跟人家量产地摊货摆在一起卖,然后都一起看淘宝直通车的眼色,这不是明珠暗投,又是什么?

最后

写到最后,我对这次《原创已死》刷屏,其实是有点担忧的。作为一个依靠 10 万+爆文起死回生,获得续命机会的案例,它继续在消费我们朋友圈文章的感动配额,提高我们被文章触动和转发的阈值。

《原创已死》用了这一次火爆的机会,自身的舆论成功确实得来不易,但也让后来的同行或有类似遭遇的人想要出头,变得更困难一分。

用什么办法,能让更多中国的原创人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出名、变现、持续发展的方法和道路呢?其实还是得依靠提供服务的各方持续不断的教育,更主动的发现发掘。如果真的是服务设计师的,就得从展览,从学院,从 Dribbble 和 Behance 去主动发现,主动联系他们。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美好愿望。

我觉得原创不会死,一直都没有死,哪怕是在中国。获得商业力量的支持不丢人。我们搞互联网的,信奉了“学会文武艺,卖给 A 与 T”,不也大部分活得好好的么?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ui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