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ble Lending 网贷与社会责任

GSR-Ventures_cover

编者按: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金沙江创投 ”(微信公众号:GSR-Ventures),动点科技经授权发布。

先从上周的一则新闻说起。

“武汉某大学大三学生因欠下“校园贷”4000 元,一年时间滚到 50 余万,家人倾尽所能凑还了 20 万,还欠下 30 万左右。面对每天被讨债公司穷尽方法的折腾,家人苦不堪言,无奈报警。湖北武穴市公安局梅川派出所将暴力讨债人员控制后,移交给武汉警方依法处置。”

有关类似的校园贷、现金贷及各种“江湖手段”的贷后催收新闻屡见不鲜。 网贷的出现,最初是本着服务社会中小企业主、中低收入人群及弱势群体,让这些原本并不被银行所覆盖的客群,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能够更容易更便利地获取所需资金,用以业务周转、生活急需或提升生活品质。

然而,美好的愿景在现实中伴随着巨大的利益诱惑,也会滋生出各种负面与畸形。暴利的驱动、贪婪、社会信用体系不完善、制度监管滞后使一些网贷已逐步演变成变相的高利贷,配之以花式“江湖”催收方法,让原本只是需要一些临时用钱的人反而陷入更深的债务泥淖。尽管这些网贷公司赚的盆满钵满,迟早会遇上监管红线。校园贷、P2P 监管都是如此。那么,创业公司究竟提供什么样的网贷服务才能持久?

我们的答案是 Responsible Lending。

网贷,应该以社会责任为出发点,而非“唯利是图”。我们喜欢的创业者是“我们的产品解决了多少人的问题改变了多少人的生活”,而不是“我们的产品利润收入有多可观”。我们欣赏的做法是“通过我们的技术和努力,让多少用户可以更方便快捷地借到更便宜的钱”,而不是“虽然我们的资金成本略高,但我们年化在 300%以上,躺着赚钱。”

Responsible Lending 说起来容易,其实对创业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它要求创业公司在提供服务时需要考虑社会责任,要从用户角度出发,为真正需要金融服务的中低端群体提供应急的或满足其生活需求的、能够有偿付能力、有可持续性发展的贷款业务。因此,企业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必须要有足够的吸引力,才能不断扩大用户基数,让老客户的复贷率高,新客户的资产质量好。

对于网贷公司而言,目前的竞争态势已经过了原始的疯狂放贷扩张期,而开始拼精耕细作的能力。这要求创业公司首先要修炼好内功,在技术、数据、模型、贷前风控、反欺诈、信审等方面都要做到足够好,才能在服务终端足够高效。对于同样场景的类似业务,当别人的公司可以 3 分钟出批贷结果,如果你的产品是 1 小时,没有人会有耐心等下去。对于同样都是差不多的公开数据源,如果别人的风控模型能把违约率降到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那你就需要思考你的技术是否应该有更高的提升以应对竞争。

除了自身技术外,获客渠道运营也很重要,高效的运营管理能力能够降低企业的获客成本。比如当所有竞品线上或线下的获客成本是 300 元/人,你能做到 50 元就很了不起。好的产品与服务自己会说话,用户会传播,合作方与渠道商也会帮忙发力。那些重度依赖地推、活动促销与利息补贴的产品,即便短期内会有不错的冲量表现,但在较长期的竞争中也还是会因为用户流失而中气不足。

当然,做网贷业务也不得不考虑资金成本。除了一些创业公司在出生时就拥有天然的资金成本优势外,大多数在成立之初都会受限于此。但这并不是不可攻坚的壁垒。只要创业公司的产品与服务够好,资产质量够好够稳定,社会上就会有愿意合作的资金方,提供更便宜的资金支持。

GSR-Ventures1

为什么我们如此看重 Responsible Lending,因为它是以上所有这些的核心。

它对创业公司在业务层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具备这样特质的初创公司,会在产品与服务设计时就考虑用户需求,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尽一切努力扩大用户规模优化收入成本结构, 这样的公司或许在短期盈利表现上并不亮眼,但却具备长期发展竞争的动力,它也会逐步受到用户的认可,以及监管与政策的支持,最终成为市场的领导者。

而那些依靠简单粗暴方式(高利息、强地推、强催收、重冲量)的公司,短期内虽然会有爆发性业务增长和盈利能力,但也只是拥有有限的时间窗口。 除了监管风险外,还会面临用户群体的“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到后来愿意来平台借钱的人,很可能是被别的平台拒绝的,或者多头借贷、借新还旧,甚至是欺诈。平台会有较高的违约风险。而较差的资产质量,并不会帮助其找到更便宜的资金,所以最后在资金成本这块也不太会有优势。

我们在选择创业公司时的一项核心指标是是否具有“Significant Social Impact”(重大的社会影响力)。我们坚信只有坚持这样理念的公司才能走的长久,才有可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才能在实现社会价值的同时也会实现企业自身的不菲的盈利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