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灯:这个法国人在中国的创业初体验是做一个医患之间的小分答 | 创业

640-2

脉灯 ”创始人 Marine Mallinson(图中)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请看我们这一期的创业报道:

Marine Mallinson 在来中国开设一家私人医院的过程中她敏锐察觉出医生和病患之间的沟通常常成为矛盾冲突根源,原因在于双方所获得的信息高度不对等。“医生因为工作繁忙,有时候很难顾及到病患心理感受,而病人更是不愿相信医生诊断结果,致使其对医生心生偏见。”这老外对中国复杂的医疗行业可谓一语见地。

情商智商都极高的 Marine 自然不难想到:中国的病患群体人数庞大,与其创造基础医疗设施(医院),不如先提升病患们对疾病的认知 ,创造出一个连接病患的平台,让他们在上面分享经验体会。 于是 Marine找到了曾经的合作伙伴,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治医师李雪非,“李医生对医疗行业更为了解,且有一定行业资源,在创建医疗类型 App 上会有帮助。”

640-1

“脉灯”就是依据她设想而出的一个为病患打造的信息共享平台,模式类似于病患界的“分答”。病患们可以在该平台上以问答形式获取相关疾病知识,与其他医疗 App 不同, “脉灯” 将不会涉及撮合医患交易,也不会为病人提供医疗问题解答。主要针对两种用户人群:癌症患者及眼疾患者。据 Marine 所述,眼疾患者在中国已经有超过 2.5 亿人,而 80%的青少年人群都有着眼疾病困扰;而每日多发约 12000 起新癌症案例也让该病患群体极速扩张。

Marine 希望这是一个与连接医生和病患的平台不同功能的地方,她告诉动点科技,“我们并不会在脉灯上撮合医患关系,也不会让病人在平台上获取医生对于疾病的诊断,因为这些(模式)在中国已经有人在做了。”

为了达到病友们可以在该平台上敞开心扉,从而得到超越生理病痛的心理满足感的目标,在脉灯上病患们可以提出关于疾病的任何问题(生理、心理皆可),而有相似病史,或正在经历同样病痛的病患们则可以在问题下应答。“如果一个人正在经历癌症化疗,有着同样经历的病友们会为他提出一些恢复建议及心理安慰。”

不过,如何激励用户的发言则成为另一个问题。

答案当然也很俗——钱。是的,正如网红小王一夜之间在已成为江湖传说的“分答”上收入十万。Mariene 也很接地气选择了悬赏来激发有价值的信息传递这条道路。一个问题百八十似乎有点门槛,但是身体作为革命的本钱还有不舍得的道理嘛!更何况现在一个专家门诊有多难排已经到了发人深省的地步。如果你能提前知道点毛病的底细或许可以少花更多的冤枉钱。所以钱,很合理。

至于信息过滤,脉灯虽然还处于很初级阶段但也没有略过,这点可见法国人做事的严谨。脉灯的商业模式虽然是从每次问答交易中以抽佣的方式获得盈利,但“我们也不会放任任意信息造成信息噪音,然后降低用户体验。”所以为了保证该平台不被“部队老中医”广告牛皮藓污染,平台会设立监管系统来保证交流内容的纯净。

“脉灯”已于本月上线,目前在冷启动上主要会通过与个别 KOL 和健康有关的软件公司合作,从而获取导流和用户。但我们回顾分答成名之路,无非八卦两字。可见娱乐的话题传播力度有多凶狠,不过医疗行业的严肃性本身就对这条路关上了大门。

另外,目前移动医疗市场上重社交的方向大致有两种:陌生医患关系以及熟人医患关系。本篇报道介绍的就是前者,在后者当中社交的场景是病人首次看病发生在医生的科室,他回家后想了解药怎么服用等问题,产生医生后续服务的需求,然后平台可以从这些需求中收费。至于陌生医患关系,如何吸引好的医生愿意来平台是一个运营上的挑战,如果愿意来的都是比较年轻的但是没有专业背景的支撑就会造成患者发出问题,医生无法及时回复或者不严谨的案例, 也会给平台造成服务体验不好的影响。这个问题已经是分答式平台的共同困扰。分答产品经理朱晓华曾在采访中透露,分答在后期会在一些专业领域里面做深入,健康会是其中的重要分类板块,再从品牌和功能上一些定制化或者更深度的东西,让用户知道平台这些领域建立起来的专业形象,“让大家觉得到这来问靠谱,有信心能解决他的问题。”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2016-2017 中国移动医疗健康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移动医疗健康市场用户规模稳步增长,2016 年第四季度接近 3.0 亿;而根据卫生部数据,在我国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仅为 1.82 人,医患比例悬殊带来了“看病难 ”等一系列问题。付费问答平台可以来解决这个市场庞大人口数字的一部分细分需求,但如何吸引答主的关注和用户的信任度是不变的命题。

据悉,脉灯团队位于北京,成立一年不到,现有 7 人,已于今年 4 月完成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来自高盛、美国对冲基金、英国投资机构及英特尔等企业的几位高管,均属个人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