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并不能节省我们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

HTS 171030

我刚刚完成又一次搬家。在搬离广州的出租屋之前,我们夫妻俩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踏入“智能家居”的门槛,例如买洗碗机、扫地机器人,或者完全改装一个全屋智能方案。

所谓智能家居,我以为主要就是家务劳动的自动化,目标是减少我们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做家务耗时长,往往涉及重复劳动,且不可分心。这跟开车很类似,所以自动驾驶人们也盼了好久。

早于智能家居概念诞生前,为实现上述目标的进程实际上就在进行中了。洗衣机、电饭锅、电水壶,都可以看作智能家居的“初级阶段”。

回到我们这边,我们此前讨论最多的是洗碗机。我们曾设想洗碗机可以把饭后收拾厨房的时长缩短到 5 分钟。但在新房子真正体验过洗碗工序以后,我打消了买洗碗机的念头。

我发现,我们口中的“洗碗”一词,只是对收拾厨房整体工程的一个简称,绝不只是清洗那些(能放进洗碗机的)餐具。经过无数次试错,我家已经把整个“洗碗”流程固定下来,连过水的顺序都有要求。这流程当然不是硬性的,但不遵守的后果就是返工:有些地方要额外洗一次。

所以,我们会在初次倒碗里残渣的时候顺便清洗水槽滤网,在洗锅时擦拭空出来的灶台和油烟机,用给前一半餐具第二遍过水时接的水,给后一半餐具过第一遍水。

而加入洗碗机之后,除了用水量、用电量将增加,要购买专门的洗碗块,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得刷锅,洗刀,洗案板,擦灶台,擦油烟机。还要用手抠出水槽下面滤网积累的厨余。还要拖去地面积水。这样算下来,洗碗机并不能有效地节约收拾厨房的时间。

我们也想过买扫地机器人,而且考虑到家中不养宠物,对机器人的“智商”要求也没那么高。但同样,一个机器人不能完全解决房屋清理问题。它够不到高处,不能擦玻璃这一点就不说了,有一部分家具不是我们自己挑的,其“底盘”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既对于机器人来说太低,又没有完全封死,真是积灰的好地方。这还得我们自己用勤劳的双手解决。

我们原本觉得能试试电灯遥控,发现这也不容易,因为房子小,都没有给更改控制电路留下足够的空间,只能把灯具本身全换一遍。而传感器装在灯具上,那你能挑选的符合家装风格的选择就很有限了,宜家那一堆灯也跟你说拜拜了。

最后,在有些地方,例如卫生间,我们需要的,准确讲并不是手机遥控灯光,而是人来灯亮,这用“非智能”的传感器即可解决。只是,目前“智能”的打包方案都需要连网,都有把你家所有角落掌控起来的野心,而且互不兼容。

我们发现,除了自己少折腾弄乱房间,没有什么其他方式可以节省家务劳动的工作量。这并不符合我们对智能家居的期待。(当然,如果我们所有吃饭都叫外卖,似乎也能根本上解决“洗碗”难题。)

这凸显出目前的智能家居方案的重大局限。它们只能各自单独解决一部分家务问题,不能针对全局,更将我们人工劳动时,可以“合并同类项”方式顺便解决的小盲点暴露了出来。所以难以为我们节省劳动时间。

我们的房屋本身,以及各种家具电器,都是仅仅根据人类的使用习惯而设计的,房子可不是设计让机器来住的。给机器住的房子,正如《纽约客》所讲的,是“黑暗工厂”,机器起码不用点灯。

所以,要么家里所有电器家具都改装成适合“机洗”的,要么还是聘请人类保姆,要么做出一个高度拟人的机器人,“智能家居”才具备实用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