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戒网瘾”一样管理爸妈的朋友圈,成吗?

HTS Title Arts

看到父母在朋友圈,群聊,头条,微博等地看到和分享的内容,有时挺让人崩溃的,大概就像他们当年看到我们贪玩的那种恨铁不成钢一样。

所以,就像某些家长给孩子“戒网瘾”,某些学校收手机、砸手机之类的做法一样,我们反过来也会很自然地萌生一个想法,希望控制父母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希望给他们也看看我们是怎样看待某些事情的。

若真的存在这种反向的“家长控制”,是否能增进父母对我们的了解,从而润滑家人之间的关系呢?

1

几乎每台能上网的设备都内置“家长控制”功能,至少它存在于 Windows、macOS、iOS 和 Android 这几个最常用的操作系统当中。

家长控制通过在电脑设置黑/白名单,让家长或老师可以阻止孩子访问不适合的网站。配合健全的游戏、电影分级制度,系统也能禁止孩子访问其他限制级内容。

家长控制功能系针对欧美情况设立。在国内,情况复杂了不少。针对儿童专门设置的网站不多,因为这样不如搞会员制的早教产品那么有利可图。同时,我们没有明确的内容分级制度,全国人民都是被当作小学生一般来统一管理的。

所以,数年前曾有过强制新电脑安装漏洞百出的“绿坝·花季护航”的事件,而在那以后,针对电脑和手机的国产家长控制应用也从不缺市场。

毕竟,这些应用的背后都是管不好孩子的焦虑的家长们,有了它们,至少可以少几个孩子受到更悲惨的待遇,比如被所谓“戒网瘾学校”戕害。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家长控制”功能本质上就是一种使用权限管理。只要放开思路,它完全可以用在相反的方向——让孩子管理父母能看到什么。

2

沉溺于精心剪裁、简短易消化的网络文章,会让人丧失深度思考和表达能力,这个影响对老年人更甚。而假消息、谣言和所谓“有毒”的价值观就更可怕,也许我们一看便知,但长辈难以分辨。

现在,短视频更为迅速地占领了“父母的朋友圈”。那些视频不仅如上门推销保健品的小伙子大闺女一样循循善诱,更兼有 24 小时不眠不休的美德。

去年 9 月,我写过一篇《父母的朋友圈:熟悉又陌生的另类“10 万+”》,因为是约稿写得急,现在看来可以说是相当简陋,结尾所谓“让父母放下‘朋友圈’,做父母最好的朋友”,尤其空洞无物,重读时不禁自惭形秽。

现在,孩子能用视频联系到父母,见屏如面,也可以通过远程协助解决一部分爸妈上网的技术问题。但是,亲子之间很多时候似乎还是隔着一堵墙。

我回想起有很多次,瞥到亲戚群里又传了什么文章,就顺手先搜索,若是谣言,就把辟谣的链接贴进群里。后来深怕他们不点进去看,还忍不住发掘自己文字编辑的本能,把重点拆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贴出来。

我希望通过我习惯的方法来跟他们沟通,然而,就像我们曾讨厌父母的管教一样,他们现在也不愿意被孩子说来说去的。

所以,借助父母对新事物的不了解,将他们的手机更深程度的接管过来,只允许他们看我们准备好的几个公众号,那就相当于我们给他定做了一份“报纸”——这是比直接“辟谣”更温柔,更易被接受的形式。

3

回想过去,全家人一起看一样的电视节目,尽管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完全对节目称心如意,也有抢遥控器换台的,但大家总会达到妥协,其乐融融,这就是建构家庭记忆的过程。

因为个性化推送满足了人证明自我的欲望,这个建构过程遭到了破坏。我们虽然还是会看到同一条新闻,但因为我们接触的信息源、生活经验和朋友圈各不一样,有时会对同一个事实产生截然相反的解读。这就可能在餐桌上引发一场争吵。

通过类似“家长控制”的思路,我们可以为家长选择我们认为可信的消息源,同时还能预防他们通过同辈影响,无意中接触我们认为质量不佳的信息。

假如这种控制信源的手法是用在孩子身上,那就好比被舆论痛批的“戒网瘾”,是不将孩子视为独立个体的行为。但对老人做同样的事,大家似乎就更容易接受。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因为老人都已经形成了稳固的三观,一般也不会靠几篇文章就扭转了。

4

头条们肯定是故意不做严格的黑/白名单功能的,就更别说替人设置阅读权限了。在信息流中手动屏蔽了无数次的账号和内容,下次依然野火烧不尽地冒出来,就是因为“算法”越俎代庖,替你觉得你可能需要它们。

但假设,我真的可以设置一个特别管用的黑白名单,我不想看的消息,绝对不会出现——那又会怎样?

我觉得之前自己忙着“辟谣”的时候,不是我贴的内容不够吸引,而是我对长辈的态度还不够好。我在解释的时候,没有换位思考,替他们着想;说不准,还让他们觉得我老是在“挑刺儿”。

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就说“子为父隐”,孩子看到了父母接触不准确的资讯,有点儿不一样的观点,也不是非得较真到底。无关原则的,有时候就圆过去,和和气气的,多好呢。

我想,这种看破不说破的“隐”,是对家长多走过的几十年人生的一种成全,也就大概是孔子说的“直”吧。它需要一种距离感作为支撑,像我们这种和父母不同住的,就能坚持这么“隐”着,我们也会少很多的矛盾。

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能管理爸妈的朋友圈,它也许对有些人会特别特别的实用,只是我应该不会去开启这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