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创投徐晨:自动驾驶创业是场持久战,不宜直接复制国外模式

xuchen

编者按:2017 年,活跃于自动驾驶领域的巨头动作频繁,创业公司和相应的收购案也开始不断出现。对此,我们特别推出了专题 「自动驾驶圈地赛」,与大家一起了解一下自动驾驶究竟将如何影响并改变我们的生活。本文为此次专题的第十篇报道,我们采访到了戈壁创投的管理合伙人徐晨,对于这个新领域的市场潜伏期,他会有一个怎样的预判?

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在 AI 领域摩拳擦掌,创业者们不断尝试着将这个新兴技术与大量场景搭建千丝万缕的关联,并重塑各式各样的商业机会。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徐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I 领域需要投入的力量很大,尤其是一些不可抗的因素,不是创业公司能够控制的,更多的是靠大的生态链条主导,譬如包括 GPU 在内的核心硬件的发展和一些开源算法自身的迭代等。” 作为小公司,发现其他的技术流派和主流核心部件时,需要针对自身现有的业务逻辑和产品进行迭代,否则可能面临随时被淘汰的风险。

一直以来,虽然大家翘首以盼的自动驾驶从未有人能够精准预估其落地时间,但这一话题热度始终不减,因为人们不约而同地预见了这一未来景象,并乐于为革命性基数不断探索创新。

这两年自动驾驶的趋势是,很多厂商都在做整体解决方案,不再只做某一环节,主要的原因是在激光雷达、摄像头各个主要环节都有传统厂商这种战略方深入的布局,新公司若要独立存在,难度系数很高。

在徐晨眼中,做解决方案是一个” 大是大非” 的问题:” 要么是别人用你的技术,要么是不用。” 实际上,车企对这些公司表现得相当暧昧,一方面在尝试使用第三方提供的解决方案,同时也在着手开发自己的方案。这一行为很好理解,一是车企希望自身在每一环节都握有主动权;二是他们对第三方的技术能力的稳定性要求也存在怀疑。一旦车企不再使用某些第三方的解决方案,届时,这些创业公司将因此受到重创甚至被淘汰出局。

在分析案例时,徐晨发现很多公司是根据当前的数据量来做业务,一旦产生了新平台,原有的平台优势和理论基础即刻被颠覆,整个过程可能来不及思考便结束。就像从燃油车到电动车,中间阶段混合动力车的命运。” 它的存在固然有道理,但随着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电动汽车品牌的问世,意味着混合动力终将被新能源汽车取代。”

徐晨有一个预判,智能驾驶的市场潜伏期漫长,成熟期却非常短,当引爆这个节点,将会迎来 1 年到 1 年半的爆发期,一部分公司成为行业内的中流砥柱,另一部分将被无情淘汰,整个竞争过程不仅速度快,而且相当惨烈。

面对以 特斯拉蔚来 等互联网汽车品牌的惊艳亮相,传统车企似乎明显吃亏。但徐晨不这么看待,在智能驾驶的潜伏期,凭现有的情况很难预测最先落地自动驾驶的公司花落谁家。” 尽管特斯拉市值高,且 Model 3 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带动它的市场占有份额,但其汽车总销量仍旧无法与传统车企匹敌。如果与传统车企规模相比,特斯拉就是一个小车厂。”

传统车企深耕多年,具备品牌、营销、渠道以及上下游供应链等优势,特别是车企作为生产型企业,供应链优势是任何小车厂在短时间内难以超越的。当然,徐晨不排除出现一些创新型企业倒逼传统车企转换其竞争思路和业务模式,” 例如苹果、谷歌、三星,甚至小米都有可能从 0 到 1,做出很好的车。”

可以预见的是,自动驾驶将是一个庞大的巨额市场,他强调,” 现在(的乘用车)主要受发动机的限制,汽车更新换代比较缓慢,未来电动车的更新速度会更快,这样一来,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多元化发展会越来越明显,可供用户选择的品牌也越来越多。”

谈及自动驾驶造车的复杂程度,徐晨认为这与过去智能手机的生产路径有着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 就像我们当年觉得造智能手机是一个巨难的事情,我还记得第一代安卓手机出来之后,能把安卓系统整合进其他进手机内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但对现在来讲,绝大部分人都能做,包括像苹果的应用开发,都是从一个非常高的门槛降迅速下滑,到一个非常普适性的产品。” 同理,自动驾驶也会经历同样的事情,在取得关键性突破后,实现自动驾驶落地的速度将非常之快。

然而,安全性始终是自动驾驶无法回避的要点之一。徐晨表示,安全性的重视程度和自动驾驶的应用规模成正比关系,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规模越大,其安全性隐患也就越大,” 虽然特斯拉的交通事故曾引起发酵,但它只是一个小规模应用的事情。传统车企的优势是,在车辆制造的过程中,对车辆的安全性和容错性要求极高,各种系统是完备的。”

特斯拉和 Alphabet 这样的企业则把更多的时间,用于考虑如何谋求创新和突破,它们不会把安全性放在首要位置。” 当汽车被发明出来取代了马车时,安全性不是它主要考量的标准,而是想怎样把这个车子跑起来,当后来汽车成为了主流交通工具,安全性才进入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徐晨认为,随着市场的成熟,创新和安全性会回调至一个平衡的状态。

徐晨向记者透露,在探访国外汽车零部件厂商后,不得不承认的是,国内厂商在技术上存在一定的差距,优势则是对国内的环境比较了解,而且自动驾驶作为重数据的业务,我国的政策法规可能不允许国外厂商在进入,这对国内厂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徐晨认为,自动驾驶最终的格局,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相关政策法规。

目前,绝大多数公司的技术发展趋势,都是从 L3-L5 逐层向上递进。可现实问题是,即便有一些公司能够作出 L3 甚至是 L4 水准的自动驾驶车辆,按照我国现有法律是不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行驶的。创业公司为了继续生存下去,首要任务是确保公司盈利,” 毕竟目前做无人驾驶没有客户,初创公司也不可能一直烧钱来赌未来 5-10 年的市场。” 所以,涌现出了一批做辅助驾驶的” 务实派” 创业公司,以客户的需求为切入点,推出了面向 C 端的车载智能硬件产品。

对于智能驾驶领域的创业公司,徐晨的投资逻辑主要有四点:首先要对行业有着清晰的认知,明白行业内的特点;其次是要有务实的心态,与长远的未来展望相比,如何解决现在的问题是关键;然后,是需要和大厂建立合作关系,因为能够和大厂直接竞争的创业公司少之又少;最后,是开放包容的心态,技术流派的演变是很快的,能够将新趋势和方向不断纳入到产品发展路径中尤为重要。

他还补充道,中小型的无人驾驶公司想要在未来做大做强,除了对汽车领域要有深刻的领悟力和敏锐的洞察力之外,创业者不仅要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切勿直接复制国外的模式,因为中国很有可能会与国外走的路线截然不同,更重要的是,创业者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戈壁创投作为早期投资机构,在 2015 年与亚商资本投资了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公司 Autobot,A 轮融资总计 600 万美元 。据介绍,这家公司还推出了辅助驾驶的产品,例如智能行车记录仪和空气净化仪等车载智能硬件。

“ 这方面我考量的点有三方面:首先,其硬件产品与数据相关,可以持续地、不停地产生数据,并且应用场景不必主动触发,而是被动触发; 其次,要求智能硬件产品的展示性比功能性更重要;另外,产品团队要有快速迭代的能力,并对供应链有一定的解决能力。” 徐晨说。

题图来自戈壁创投官网


下期预告:在看了自动驾驶的大脑、传感器等一系列文章后,动点科技还采访到了「新悦智行」这家公司,它要做自动驾驶领域的第四类企业,这个计划到底是啥样的呢?敬请关注下一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