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虐童案:周鸿祎想在所有幼儿园装上摄像头,但是好像不太行

nuetong

图片源自电影《熔炉》

近日,红黄蓝幼儿园涉嫌虐待、猥亵幼童的事件击穿了不少人的心理底线。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红黄蓝教育机构是一家今年 9 月刚刚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并且是中国首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其官网注明红黄蓝教育机构已经遍布中国 300 多个城市,拥有 1300 多家亲子园和近 500 家高品质幼儿园,平均每周有近 30 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涉事幼儿园国际班学费高达 5500 元一个月,而且就位于在北京市朝阳区。受此影响,红黄蓝美股大跌 38.41%,当地时间 24 日休市前每股 16.45 美元。据了解,至少已有两家纽约律所已经正式启动对该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的集团诉讼调查。

监控去哪了?

nuetong 1

图片源自电影《熔炉》

“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一直能伸看到你的家里,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一个 3 岁的受害女童告诉妈妈,老师在猥亵结束后这样恐吓他们。

据了解,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参考前不久发生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教室内的监控记录应该成为了最直接的证据。然而监控去哪了?

11 月 24 日,红黄蓝就“虐童”事件发声明称,目前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关监控资料及设备——但这与之前园方对家长的说辞并不一致。

“这个幼儿园从来没说过有监控,家长去问过以前说没监控,今天早上园长又说‘监控没有打开过’,后来又说‘监控最近坏掉了’。”一位新天地分园的孩子家长说。该家长还表示从来没见过监控画面,家长们之前也要求开监控,但幼儿园当时的回应说“没监控”。

社会经验告诉我们,似乎在最优位置,最优时间,以最优角度看到了最辣眼睛事件的监控十有八九都会在需要调取资料的时候“坏掉”——把证据放在犯罪嫌疑人的老巢里,本就是个荒诞的笑话。

科技能不能杜绝伤害?

老师敢恐吓学生说能用一个长长的望远镜监视他们在家中的行为,家长们为什么不能也来这么一套设备,让幼儿园里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呢?

360 公司董事长兼 CEO 周鸿祎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我强烈呼吁,家长有权利知道幼儿园发生的一切》的文章,呼吁全国的幼儿园安装智能摄像设备,允许家长在手机端实时查看。文中写道:

这根本不是技术问题,包括 360 在内,有好几家互联网企业能提供智能摄像设备,互联网上走视频,图像足够清晰,价格也不贵。对于幼儿园,360 智能摄像机是免费安装免费送的。这本质上是一个思想问题,就是总有一部分幼儿园认为这是自己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在我的地盘上,即使你是家长,也不能染指。

我认为这种观点非常没有道理。幼儿于很多事情都是懵懂的状态,对成年人非常依赖,对成年人也有恐惧,不善于表达,这样他们就成了社会上一些变态人种实施不法行为的对象。

周鸿祎所说的智能摄像机是一款什么产品?查看 360 摄像机产品 官方网站 ,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主打“看家”功能的机器人。可以实现 24 小时看家,智能侦测移动物体,在家中出现异常情况时,第一时间抓拍图片并发送报警信息到手机。产品介绍显示,用户可以在手机端查看以机器人为中心 120°-150°视角的监控画面,视频有 1280×720 的分辨率,适配主流智能手机屏幕显示水平。另外,基于图像特征值提取算法,结合人脸识别技术,机器人可以识别每位家庭成员,并将他们的动态实时推送到手机。

360智能摄像机(1080版)

360 智能摄像机(1080 版)

此外,周鸿祎还提到了一款 360 儿童手表。记者查找了该手表 官网 上的介绍,发现产品主打功能包括定位、追踪、导航、轨迹记录等。另外,手表还可以在儿童进出安全区域时及时提醒家长,甚至可以支持 3G 通话。

事实上,如同周鸿祎所说,以目前国内的技术水平来说,做到这一点根本不是问题。目前市面上类似的产品有很多,动点科技此前曾关注过 小蚁云台摄像机小鱼在家智能陪伴机器人PadBot 视频连线机器人 等产品。这些产品与 360 智能摄像机类似,在一开始都是以家庭为应用场景进行设计的,只不过有的偏重于远程陪伴,有的偏重于家居安防。

而涉足了儿童手表的品牌就更多了。除了 360 外,华为腾讯搜狗小米 等科技巨头亦早有相关产品面市。

据官网标价,360 智能摄像机目前售价在三百元左右,但这是针对家庭用户的标价——周鸿祎在文中表示“对幼儿园,360 就是免费装免费送”,并未提及盈利模式。

幼儿园为什么不愿意装监控?

根据周鸿祎的说法,一部分幼儿园不愿意装监控的原因是,“这是自己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但事实也许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笔者联系了几家幼儿园的园长及几名在职幼师,询问了他们关于安装智能监控摄像头的态度,发现纵使在红黄蓝事件导致全民精神紧张的当口,他们仍然对这种科技手段显示出了冷淡或抗拒的态度。

李玲(化名)是上海的一名在职幼师,她非常直接地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因为装了不利于教学,很多动作会被误解。”李玲直白地说,要是真想对孩子怎样,就算装了摄像头,也肯定不会在摄像头之下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记者追问“怕被误解是因为小孩难管时,教师会不得已使用不合规动作吗”时,李玲说:“当然不是,只是比如平时帮小朋友擦脸或者摸摸头的时候,这些小动作就很有可能被误解,因为摄像头里看出来的效果很有可能和实际不一样。”

上海的一名园长面对同样的问题时模糊地回应称,装摄像头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最重要的是提高老师的自身素质。该幼儿园的班级内目前并未安装任何类型的监控。

广东梅州一家安装了普通类型监控的幼儿园园长表示,不太能接受允许家长实时查看的智能监控。“不希望过多地被家长干涉。”该园长担心家长的过激反应可能会导致园内正常活动难以开展。

山西一家未安装任何类型监控的幼儿园的园长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公司不会允许我们私自装,我自己也不会主动装。”她说,但是如果家长非常想装,她会遵从他们的意愿装一个。“愿意的原因是很多家长确实很想了解孩子们的日常。”该园长说,但不愿意的原因也很明确:家长不是专业育儿师,可能对教学有不同意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孩子玩闹避免不了大大小小的意外;过多的约束会让老师对工作有抗拒心理。

“这是对老师的不尊重。”山西省另一家未在教室安装摄像头的幼儿园的园长把这比作“脱光衣服教学”,“老师批评孩子难免有严厉的时候,家长看了心里就会不舒服。”

在公共区域装智能摄像机合不合隐私法?

周鸿祎在文章的末尾写道:

如果你是为人父母,可以为你的孩子所在的幼儿园申请免费的摄像头,或者转告你认识的其他家长,不要点赞,采取行动,做点什么。

这条长文微博下面聚集了一大批被红黄蓝幼儿园吓坏了的家长,他们成为了“智能摄像机进幼儿园”这个想法的狂热拥趸,评论区看不到一条自称幼儿园园长的对立言论——但是在公共区域装这个真的合法吗?

我国《隐私法》保护公民隐私,不仅包括确保隐私不被知悉、公开,更包括隐私不被搜集和利用。个人在公共场所的行为,如果不损害公共利益,不应当被记录和传播。

正如前文所说,360 智能摄像机一开始是为家庭用户设计的,也就是说,其应用场景应该为密闭的私人空间。用户可以在手机端查看以机器人为中心 120°-150°视角的监控画面——这就说明如果安在教室里,家长不仅能看到自己的孩子,还能看到别人的孩子。

360智能摄像机(1080版)拍摄的150°人眼广角画面

360 智能摄像机(1080 版)拍摄的 150°人眼广角画面

就此问题,记者咨询了法律人士。“第一,家长作为个人主体,是没有权利随意在公共区域装摄像头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张姓律师说道,“第二,如果是幼儿园作为商业主体主动要装,那么这属于它的商业秘密,它可以选择让家长观看,也有权不让家长看。”他补充说,从立法层面来看,这个领域确实还有亟待完善的空间。

“周鸿祎动员‘为人父母’主动为幼儿园申请摄像头的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是不可行的。”该律师最后说,“而且也不能杜绝某些有不良嗜好的家长偷偷监视别人家的孩子。”

在红黄蓝的小黑屋里被扎针后猥亵的孩子,不是第一个,很有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用科技的力量来保护孩子,很迷人,但是还远远不够。用人性来对抗兽性,这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