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喜:相亲太尴尬,奔现风险大,线上视频或是拯救单身男女最稳妥的办法 | 创业

xixi

年轻人社交的底层推动力永远是性吗?

微信、QQ 霸占国内熟人社交的入口已经多年,各类新兴的基于兴趣或办公需求的社交软件还在艰难地虎口夺食。而因国人的交友方式相对内敛,并且对“陌生人社交”怀有先天的轻微抗拒感,所以陌生人社交软件很多都处在“火一把就死”的尴尬境遇之中。

而且更难否认的是,大多数陌生人社交软件的用户普遍较为年轻化,而且它们的底层推动力更趋近于原始的性欲需求。除了垂直的基于特殊爱好或 LGBT 人群的 App 外,一般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可以分为两大类:以结识异性为目的的约会软件和以寻找结婚对象为目的的婚恋软件。

与前者相比,婚恋软件要严肃得多,目的性也强得多。2015 年全国单身人口已经超过 2 亿,没有约会对象的人一定比没有结婚对象的人多得多,所以前者的用户群体也比后者要大得多。

也许正是因为以上几个因素,这个赛道上的入局者并不算多。提起婚恋交友软件,最先浮现在脑海的还是老牌的 PC 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珍爱网、百合网等。这些网站伴随着某“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的热播,逐步地推出了移动端应用,但似乎在笼络年轻人这件事上并不怎么理想。

“CBNweekly 今年的调查数据显示,有 57.07%的单身人士认为 26~29 岁为适婚年龄,有 20.53%认为 30~34 岁为适婚年龄。”喜喜创始人李华珍说,这意味着 90 后已经出现了婚恋需求,他们需要一款适合自己的婚恋软件。

李华珍认为,老牌婚恋软件的顽疾在于其商业模式问题。“基本所有的婚恋软件在帮助用户匹配之前,都会要求他们先付费,收费水准差不多是线上几百块,线下几万块。上市公司不能轻易改变其核心收入模式,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免费服务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喜喜上,用户认识人是免费的,李华珍告诉记者,喜喜的商业模式是“免费增值模式”,即先提供基础服务积累流量,再推出付费服务获得营收。她认为这样的模式比“一上来就付费”的逻辑更合理一些,因为“如果用户付费后,对服务的期望值就会高很多,如果感觉自己没得到期望中的服务,就绝不会再产生二次消费。”

那么喜喜如何向用户提供期待中的服务呢?

首先当然是为这些单身用户匹配适婚对象。婚恋软件长期以来难以摆脱的一个尴尬问题,就是“优秀的人在线上线下一样受欢迎,反之亦然。婚恋平台也不能拯救那些在线下找不到对象的人。”

“其实这个问题归根到底是匹配度不够高的问题。”李华珍说,大部分婚恋软件是基于地理位置去推荐目标的,但这个维度并不够。“比如向一个蓝领推荐白领,看起来很诱人,但这是无效的推荐。如果最终被拒绝,双方都会感到受干扰和不快。”喜喜的做法是,记录用户多方位的基本信息,利用人工智能系统进行打分,推荐分数相近的目标,并且学习用户的浏览行为,记录他/她的偏好,推荐其感兴趣的人群。

随后,系统推荐被接受,双方进入聊天环节。这时又一个问题浮现出来——如何保证交往过程的真实和安全?世纪佳缘付费用户 WePhone 创始人 苏享茂 从该网站结识前妻翟欣欣闪婚并被逼致死事件让这个问题重新回到了社会的关注之中,并且还激起了不少有类似经历的用户的吐槽,可见这并不是个别案例。

喜喜应对这个问题,推出了视频社交功能,支持有好感的男女双方通过视频形式进行线上交流。“很多婚骗行为背后有完备的产业链,你不知道和你聊天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长他/她给你发的照片中的样子,甚至不知道他/她到底是不是异性。”李华珍说,相比之下,视频社交显然更真实,而且喜喜的软件不支持用户调取相册中的视频上传,所以必须现拍现发,保证真实。

u_0

另外,喜喜还有一个类似于微信朋友圈的,名为“喜喜圈”的内容分享板块,用户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这一方面是为了延长用户的留存时间,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其他用户一个了解该用户、确认其本人真实性的机会。并且,当系统识别某用户连续三天登录喜喜并高频去接触新人时,就会要求其接受芝麻信用的认证。“通过支付宝可以验证用户的真实姓名、年龄甚至户籍所在地等等,怀着非征婚目的的人一般会回避这种验证,这也保证了大部分目的单纯的用户的安全。”李华珍说。

“婚恋社交应该是严肃社交。”李华珍说。

喜喜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 11 月 6 号,喜喜刚刚上线。在没有大规模推广的情况下,保持了每日新增 2000 人左右的速度,现在日活接近一万左右。

在盈利模式上,喜喜考虑推出部分付费服务,如查看单向喜欢、在首页告知喜欢对方、喜喜圈自我推荐以及倒退查看等等。此外,喜喜还将在随后上线聊天短视频打赏等功能,并抽取部分佣金。

喜喜正在谋求天使轮的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