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美团上海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自本月五号下发正式通知来,距七天生效的最后整改期只剩下了四天整。

此前我站有过相关报道,“美团打车”曾宣布,登陆上海首日的订单量就突破了15万单至其登陆上海的首个周末,拿到1/3的市场份额。不过,监管部门严查网约车后,甚至痛下狠手开出了巨额罚单并开始严查美团等平台非沪牌的外地司机:一些通过“美团打车”开展业务的驾驶员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消息:“网约车的同志们小心点吧。”这导致近来一份流传于网络的非“美团打车”官方公布数据又显示,“美团打车”在上海的日订单业务已降至15万单。疯狂的补贴也引发了一连串蝴蝶效应,比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管制。

最新来自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的信息显示,除了发“责令改正通知书”外,执法部门对“美团打车”平台的吊证程序正在研究。若“美团打车”平台未在期限内整改的,执法部门将依法吊销“美团打车”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净化营运市场环境。整个通知书的内容还包括以下:

  • 一是立即停止向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或者车辆发布召车信息,并清理所有平台内注册的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
  • 二是将所有驾驶员、车辆注册信息及营运数据如实上传至行业监管平台,实时接收接管;
  • 三是停止目前以补贴为名的不正当低价竞争行为。

最后一点是此前没有出现过得一项整改条例,想必是针对近阶段“美团”、“滴滴”等网约车平台竞争严重扰乱上海出租汽车市场营运秩序情况而出台的。这一次405联合整治,集合了上海市整治非法客运联席办、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以及全市交通执法部门、各区联席办抽调的执法力量,在全市范围开展非法网约车专项整治行动,并加大对“两场三站”等重点区域的执法力量投入。同时处罚力度大大大增——根据会议要求,执法部门将对首次被查处的违法驾驶员罚款10000元,暂扣驾驶证3个月;对第二次被查处的驾驶员罚款30000元,暂扣驾驶证6个月。

美团方面则是一直是下达的整改通知不置可否,在3月29日美团点评高级总监李洋在朋友圈称“滴滴的孙枢同学不要对自己在上海无照经营避而不谈”,并配上一张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网站的上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企业名录,名录显示滴滴未入选。而对自身的合法性则是避而不谈,和政府的这场博弈越来越像是当年滴滴进入市场后,引发的一系列反弹。或许从中我们能够发现一些规律,往往是在灰色的边界游走最后倒逼市场准入的放宽形成一种微妙的默契,那么这次,补贴还能延续多久?司机还能从中收获多少渔利呢?当然对于一家出行行业的龙头企业来说,和政府进行有序对接,从而符合合规监管要求是企业应尽的一种义务,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也默许了网约车企业的一些运营的方式,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今三足鼎立甚至诸侯割据的局面是否会将这些影响推波助澜,最终会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

bike

图片来源微博@陳禮奮

冰火两重天。

在刚刚过去的一两个月,共享单车第二梯队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面:包括酷骑、小蓝、小鸣在内的玩家们在“押金”这最后一根稻草面前滚雪球般“土崩瓦解”,而拿到下半场入场券的哈罗单车跟永安行子公司合并不久后,刚刚宣布完成了新一轮3.5亿美元巨额融资

这些名字共同出现在街头巷尾、论坛峰会、各大榜单的景象仿佛还是昨日。

一年的时间,共享单车跑完了其他行业需要几年才能走完的路程。而还在赛道上的玩家,依然要面对摩拜、ofo带来的巨大阴影。如何生存、怎么破局,下半场的竞争又将会怎样,依然需要幸存者使出浑身解数。

大退潮

雪球滚了起来,一家单车公司倒下还未引起足够的讨论,另一家的“死亡”就扑面而来。

2017年6月13日,运营仅5个月的悟空单车,因资金匮乏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时隔8天,3Vbike公告称,因大量单车被盗,宣布停止运营;8月,町町单车倒闭;9月,用户活跃度一度位列第三的酷奇单车出现押金挤兑风波;11月,被称为最好骑的小蓝单车解散;一周后,小鸣单车被曝出挪用资金支付供应链,CEO离职。

如果说第一波动的倒闭潮可以总结为“市场淘汰玩票者”的经济规律,那这一波的倒下的玩家,显然还有更致命的原因。即便身处第二梯队,他们依然不乏身量,其中酷骑单车投放量超过百万,小蓝日最高订单曾达到300万,小鸣单车7月份公布的数据也有40万辆。

即便如此,倒下也都不过只用了几天的时间。

9月27日,酷骑单车北京总部出现大规模押金挤兑潮,当天CEO高唯伟在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还透露正在竭力接洽融资,第二天他本人便遭董事会罢免职务:11月15日网上爆出小蓝单车拖欠工资的消息,当天前运营副总裁胡宇沸向动点科技坦诚早已离职,第二天创始人兼CEO李刚的道歉信就出现了……

失败者总有一些共性。高唯伟说两个原因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一是资金不够,购买新车的投入比较大;二是竞争对手的背后操纵扩大了押金挤兑的影响。而李刚将小蓝单车失败归结于战略失策及融资受阻。

事实上,下半年之后,资本市场对第二梯队玩家们的热情明显降温。李刚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从6月份开始,仿佛小蓝单车受了诅咒,一笔大融资和一次潜在并购机会被影响。资本市场急转直下,我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无数关于产品和团队的称赞,但这一切都没有换来一笔资金。”小鸣单车也曾被认为是一匹黑马,其在2016年9月的20天内接连宣布完成两轮融资,又在2017年9月宣布了B轮。9月的B轮融资结束后,CEO陈宇莹本意是想再引入一轮B+,但当大多数资本已经站队摩拜、ofo,对于第二梯队反应十分冷淡。

另一个共性是,酷骑和小蓝都把主战场放在了竞争惨烈的一线城市,而目前留在场上的哈罗单车和优拜单车等,要么一开始就避开了主要城市,要么迅速完成了三四线城市的转型。事后现实冷冰冰地证明,在一线城市这个战场上,不论是骑行体验、差异化的品牌故事,还是金光闪闪的黄金涂色,也抵不过风卷残云的资本优势。

从那封道歉信来看,李刚起初的设想是一线城市会很快限制投放,因此全力主打一线城市,而后得到更大资本加持后,再渗透到二三线城市。但限制投放比他预期要晚,致使前两家投放了大批车辆,规模上远远超过小蓝。李刚的应对是,试图通过“买车”来扩大规模吸引融资,小蓝单车在四五月份追加了数亿元生产合同,但预计的融资失败,一切也成了泡影。

sharingbike

下三线、去海外,到没有摩拜、ofo的地方

转变其早就已经开始了。

下半年伊始,随着单车数量日趋饱和,包括北上广在内的十多个城市的“限投”政策终于出现。优拜单车(U-bicycle)9月份宣布在深圳、广州停止投放,并把战略重心进一步下沉到更多的二三四城市。而在7月的媒体沟通会上,优拜提出的策略还是“继续向国内一二线城市扩张。”

“避开摩拜和ofo所在的地区。”优拜单车CEO余熠在九月底接受动点科技记者采访时明确提出了自己的策略,“摩拜和ofo份额虽然高,但还没有到完全挤压掉所有生存空间的地步,区域运营的企业还是会深耕机会。归根结底就是资金链的问题,你资金多就做全国运营,资金量没那么大,区域运营还是有机会的。”

不止一家公司的想法和余熠一样。动点科技整理公开信息发现,小鸣单车今年5月份就已经停止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的投放,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寻找生存空间;骑呗回收投放在杭州的 10 万辆“小绿车”,撤出杭州市场,谋求转型;此前“死而复生”的 3Vbike 拿到 1000 万元融资之后,宣布进一步退到五六线城市,未来打算以加盟制模式运作……

三四线看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在解释“为什么选择投资哈罗单车”时就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一线城市已经是红海的情况下,哈罗单车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布局,抓住市场空白,之后车覆盖了100多个城市。

也有人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去二三线城市有先发优势,但摩拜、ofo打过来了怎么办?还是一样的问题。这不是个壁垒。”小蓝单车前副总裁胡宇沸此前就对动点科技表示,布局二三线城市最多是个先发优势,不是决定性优势,同样也要面对头部玩家的竞争阴影。

事实上,按照媒体的描述,哈罗单车一开始就主攻二三线城市也是被逼的。哈罗团队此前深陷停车项目长达一年半。去年7、8月,他们看着摩拜在上海“发家”,共享单车这一模式被验证,立即跟进。但坐上一线城市的牌局,筹码太贵了,一个城市就得赌上十个亿。揣着兜里上一个项目仅剩的三四千万,杨磊掂量了下,决定将目光转移到二三线城市。

“逻辑没有问题,不过,他忽略了政策变化。”余熠说,一线城市相继出台“限投”措施,很多二三线城市也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他们在政策、规范制定上会更早更清晰。一个小城市只有一种单车的情况很有可能出现,所以先发优势也会变成独占优势。

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也表示,对于一些小的城市来说,未来政府可能就只允许一家进入了。“这个时候就看你能不能最早进入,或者签订独家协定不让别人进不来,这也是竞争力体现之一。”

除了战略中心转向三四线城市外,出海也是重要选择。今年9月中旬,优拜单车获得了数千万美金海外融资,资方是加拿大“比尔盖茨”马修特里爵士(Sir Terry Matthews)创立的家族基金。优拜单车随即在海外发布了一款北美定制版共享单车“绿闪”,出海的第一站也选在了加拿大。

“他们(摩拜和ofo)在海外不强,基本上是几百上千辆车的情况,当地政府也不会允许像国内一样无序和疯狂铺车,大家都还在一个起跑线上。”余熠说。

不过,摩拜和ofo同样也瞄准了这块肥肉。摩拜已经相继在意大利、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多个海外国家及城市投放车辆并开始本地运营,而ofo更是刚刚宣布提前完成今年进军全球20国的目标。在海外扩张上,两个巨头的速度并不比此前在国内攻城略地的速度慢多少。

而小蓝单车倒下之前,也有“陆续进驻全球10个国家近30个城市”的宏伟计划,但最终还是淹没在了资本的大浪中。

bike01

图片来自123RF

求收购、抱大腿

要么能在夹缝中生存,要么能抱上大腿。最好的情况是,既能在夹缝中生存,又能抱上大腿。

不能在夹缝中生存,抱大腿是不是个好选择?

事实上,酷骑、小蓝包括此前倒下的悟空单车也都是这么想的。几乎所有市场上的“中小”玩家,“死前”都曾找过摩拜和ofo洽谈收购。

悟空单车失败后,创始人雷厚义想到了被并购,他很想和ofo创始人戴威见一面,但ofo在重庆的负责人回复他一句话:上面没有意向。“搞到最后我们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因为我们太小了嘛,只有1000多辆车,人家完全可以自己做,但是如果数量大的话,就会有一定的并购价值。”雷厚义说。

“数量大的话,就会有一定的并购价值”?酷骑和小蓝的遭遇证明雷厚义的想法还是错了。今年九月初,高唯伟向摩拜和ofo提出被收购意向,但被拒绝。李刚同样在小蓝单车资金风雨飘摇之际接触过这两位头部玩家,结局一样。此外,小蓝单车和永安行从今年年中开始接触,从9月开始,李刚将谈判的重点放在了并购上。但10月24日,在永安行公告中,参股公司永安行低碳全资并购的却是哈罗单车。

ofo、摩拜并不是李刚们能抱上的大腿。后来南方周末在在一篇报道中说,一位ofo的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内部很早就达成了不收购共享单车小玩家的共识。看起来,ofo、摩拜的眼中除了对方,其他都是“小玩家”。

唯一能称得上“既能在夹缝中生存,又能抱上大腿”的幸运者,是哈罗单车。在完成和永安行子公司的合并拿到“决胜场入场券”之后,哈罗单车很快迎来了更大的利好消息:12月4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 3.5 亿美元的 D1 轮融资,资方包括蚂蚁金服、成为资本、富士达、威马汽车等知名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

在这些投资者中,最值得注意的当然是蚂蚁金服以及其背后的阿里巴巴。事实上,按照永安行发布的公告,D1轮融资之后,由永安行旗下低碳科技和哈罗单车合并后的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已经成了蚂蚁金服。“大腿”的作用是明显的,最新的消息显示,哈罗单车的D2轮融资规模有望超过D1轮的3.5亿美金。此外,D1轮的投资方蚂蚁金服有望再度跟进。

值得注意的的是,酷骑和小蓝被同一个的神秘“大腿”接收——拜客出行。这条“大腿”有没有能力在“吞下”酷骑和小蓝之后,有实力在和摩拜、ofo一较高低?

结果令人失望,拜客单车方面宣称只负责运营,不负责酷骑退押金业务,原来的酷骑单车用户押金只能向原酷骑单车公司协商退款。同样,他们也不负责小蓝单车退押金业务。

网络上关于拜客出行的公开信息并不多,单车规模和融资状况目前还没有清晰的披露。不过,在今年5月时,该平台也曾传出过押金难退的问题。而公开信息显示,拜客出行只是先后在四川省遂宁市、泸州市、广安市、达州市、宜宾市投放了共享单车。

不止3公里的新战争

潮水虽退下,竞争却远没有结束。

哈罗单车宣布完成 3.5 亿美金之后,看起来有资本和排在前面的两位掰掰手腕了。哈罗方面并未透露具体资金用途,不过明确回应动点科技称暂时没有海外计划。如此,深耕二三线城市的哈罗单车是否会尝试进军还有容量的一线城市,挑战一下摩拜和ofo的地盘呢?抑或继续在二三线城市加码甚至向更深入的四五线城市进军,而这又会对更小的区域玩家们造成怎样的影响?

此轮融资之后,单车战争俨然又成了背后的巨头之争——摩拜背后的腾讯、ofo背后的滴滴、阿里,哈罗背后的蚂蚁金服——他们将会怎样改变市场格局?战争首先在口水端展开,马化腾又开始怼对手:在评论蚂蚁金服入主哈罗单车时,小马哥在朋友圈留言毫不客气:“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而上一次他抨击的对象同样是摩拜的对手ofo,直接说小黄车是“一堆废终端。”

这其中的关系也颇为复杂,腾讯投了滴滴,滴滴投了ofo,但马化腾在单车市场押的注却是摩拜。摩拜、ofo合并的可能有没有?《财经》的消息称滴滴正在力推摩拜ofo年内合并,但腾讯态度模糊。而阿里现在手握ofo和哈罗两子,如何对付摩拜、会不会推动二者合并做大来打击对手?而这些竞争带来哪些改变?

可以想见的是,新一轮的融资竞争局面或许很快就会出现。上文提到,哈罗单车的D2轮融资正在筹划中,规模有望超过D1轮的3.5亿美金。摩拜ofo也没有闲着,第一财经的消息指出,两家很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宣布下一轮融资。传言中,ofo的下一轮融资或达10亿美元,此轮融资将着重用于布局海外市场和物联网。据称,阿里巴巴集团参与了本轮融资,不过双方均未回应。

另外还有押金的问题。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数量或已超100亿元。几位玩家的“倒下”,导火索基本上都是在押金问题上。

12月5日上午,中国消费者协会在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了摩拜、ofo、永安行、优拜、哈罗单车、拜客出行、小蓝等7家共享单车企业。有分析认为共享单车会朝着免押金、纯信用的发展路径逐渐演进。芝麻信用就已经和包括ofo、哈罗在内的玩家推出了信用免押金的举措,腾讯信用会不会入这个局?而没有押金垫底之后,对盈利的要求想必更迫切了,单车企业们又将如何应对?

而更不容忽视的是,此前所为针对“2公里内”、“3公里内”出行的共享单车战线或被颠覆,单车公司间的战争,远远不再只是3公里内的战争了。

摩拜与一系列出行企业达成联盟——9月,宣布与首汽达成战略合作,接入了首汽的网约车服务;10月,宣布与嘀嗒拼车达成合作;11月,摩拜与贵州新特电动汽车签约,准备进军共享汽车,而这样的布局正在进行之中,外界将这个以摩拜为中心的轻联盟生态,解读为“反滴滴联盟”。

哈罗单车在今年已经先后确立了“立体化出行”和“城市智慧交通”战略:3 公里以下共享单车,5 公里共享电踏车,10 公里共享汽车。其中电踏车已经在山东、河南、福建等十余城市投放 6 万辆,共享汽车和威马汽车合作,已经在东营落地。

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曾对动点科技表示,共享单车公司之间的战争已经绝不仅仅局限于单车本身,它被放大成为了整个大出行领域的竞争。而在这个大出行领域里,共享单车、电单车、共享汽车加上网约车,又会搅进诸多公司、资本方和巨头……

一切似乎又是个新的开始。

科大讯飞

今天早些时候有报道称,一位同传译员爆料称科大讯飞的 AI 同传其实是由人工在背后进行操作,而不是完全依靠机器。对此,科大讯飞表示这其中产生了误解。

科大讯飞在回应中提到了该同传译员爆料的 2018 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科大讯飞称主办方考虑到大会专业技术背景,以及参会者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口音等情况,专门配备了专业同传译员。科大讯飞应主办方要求仅需提供语音识别技术,直接转写译员翻译结果并在会场大屏呈现,同时应主办方邀约,在直播中合成识别结果,展示科大讯飞语音合成技术。

科大讯飞表示认为“个别同传译员对于科大讯飞的误解”,仅仅是对会议服务方面的分工沟通了解不清,目前科大讯飞已经委托会议主办方进行沟通,希望尽快消除误解。

据报道,该爆料人士称,9 月 20 日,他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为 2018 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的高端装备技术与产业分会做现场同传,现场还有讯飞 AI 同传。会场屏幕两侧的字幕上方都带着讯飞听见的 logo,让人觉得这些翻译出来的文字都来自科大讯飞。但他表示其实讯飞的同传过程是:嘉宾说话、人类同传译员翻译,说出译文、讯飞识别人类说出的译文、译文被投放到屏幕和直播中、直播中投放语音合成的人声。

蚂蚁金服

蚂蚁金服董事长兼 CEO 井贤栋在云栖大会上宣布,蚂蚁金服将成立STS(Shoulder To Shoulder)支付宝科技创新基金,3 年内投入 10 亿元,支持包括小程序在内的技术创新发展,并为小程序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提供多项资源支持。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将推出区块链 BaaS 服务平台,并启动蚂蚁区块链合作伙伴计划,让区块链中小创业者能够直接在底层技术上进行各类应用场景的开发和创新。

除了技术和平台的开放外,蚂蚁金服还将为合作伙伴提供业务合作、能力培训、市场支持、品牌共建等多种形式的支持,共同推动区块链技术和商业应用的创新发展。

目前,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已经在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可信计算、隐私保护、跨链交互等关键领域申请了上百项技术专利。

蚂蚁金服副总裁蒋国飞蒋国飞预测,区块链的应用“广度将超过 AI”,区块链的商用化落地将在未来两年呈现“井喷式的暴发”,并将“首先发生在有核心流转价值的地方”。但蚂蚁区块链的落地将“有所为有所不为”,其中实际问题、民生问题、社会刚需是需要最优先进行考虑的。

Google Home Hub

在 10 月的 Made by Google 发布会前,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相关文件似乎泄漏了 Google 即将发布的一款名为 Home Hub 的新产品。根据 9to5Google 的报道,文件将这款产品描述为“交互式视频串流设备”(Interactive Video Streaming Device)。

这款产品很可能是 Google 对亚马逊 Echo Show 的回应。亚马逊今天更新了 Echo 系列产品,其中就包括采用更大屏幕的新款 Echo Show。但就目前来说,Google 与联想、LG 合作,推出了采用 Home 品牌的带屏幕的智能音箱产品,但该公司还没有推出过自己的带屏幕 Home 品牌音箱产品。

未经证实的泄漏文件表明 Google Home Hub 配备 7 英寸 LCD 触摸屏、远场麦克风、环境光传感器和扬声器,该产品很可能会在下个月的发布会上公布。

新的 Google Home Hub 外观图像已经出现在 MySmartPrice 上,但我们目前还无法确定图片来源。

Google Home Hub

本周早些时候的报道也提到了 Google Home Hub,据称其有黑、灰两种颜色,没有前置镜头,售价为 149 美元。

大众 I.D. Buzz Cargo 概念面包车

大众汽车的 I.D. 概念产品线最近又加入了一名新成员——I.D. Buzz Cargo 面包车。

你可以把 I.D. Buzz Cargo 视为“轮子上的办公室”,这辆轻型商用车配有太阳能充电板车顶,内部有 3 个座位,中间的座位可折叠成一个带有集成笔记本电脑的内置工作站。光伏系统产生的能量比较充足,每天可以使车辆的续航里程增加 15 公里。而通过 Level 4 等级的自动驾驶能力,理论上你可以在车辆行驶途中完成更多工作。

Buzz Cargo 提供各种电池尺寸,具体取决于用途和预算。电池组可提供约 200 英里至 340 英里续航里程,快速充电支持可在 30 分钟内为车辆充电至 80%。

大众 I.D. Buzz Cargo 概念面包车

该车没有传统的仪表盘,而是在挡风玻璃上利用 AR 技术提供行驶信息,其他功能可在方向盘中央的触摸板或信息娱乐系统(可拆卸的平板电脑)使用。

尽管这是一款概念产品,但大众计划在 2021 年让 ID Buzz Cargo 登陆欧洲市场,比常规版 ID Buzz 早一年。

亚马逊 Alexa 微波炉

没错,亚马逊今天在其总部发布了一台微波炉,带 Alexa 的那种。不过该公司并没有在这台微波炉里加入什么新科技,而是专注智能助理 Alexa 与机器之间的配合。

这款微波炉名为 Amazon Basics Microwave,该产品显然是作为内部参考产品而诞生的,因为该公司正在为第三方开发 API 以开发他们自己的内置 Alexa 的设备。

亚马逊 Alexa 微波炉

图片:TechCrunch

亚马逊必须解决的一个重点问题是,让微波能够与 Wi-Fi 信号一起工作而不相互干扰——这已被证明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与其他产品不同,Alexa 不是内置在微波炉中的,而是与放在附近的 Echo 设备配合使用,所以你可以通过语音命令来加热食物。

使用上,点击微波炉上的 Ask Alexa 按钮,微波炉就会激活附近的 Echo,接下来只需要说出指令即可,比如“一个土豆”或者“帮我热一下泡面”等。

亚马逊 Alexa 微波炉

图片:TechCrunch

不过真正的杀手级应用是其内置的 Dash 一键补充物资功能——你可以直接通过微波炉订购爆米花,有没有感觉很棒?实话说,另一个吸引人的点是价格,这款微波炉仅售 60 美元(约人民币 410 元),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上市。

亚马逊 Echo Auto 能为你的爱车加上 Alexa 功能

在今天早些时候的发布会上,除了更新 Echo 系列产品,亚马逊也推出了一款硬件,希望将 Alexa 带到更多车上。亚马逊已经与多家汽车公司进行了合作,包括丰田、福特、雷克萨斯、宝马和奥迪。而现在,该公司宣布计划将其智能助理带到“数亿”辆其他品牌的汽车上——通过 Echo Auto

Echo Auto 是一款小型的插入式硬件,可接入汽车的信息娱乐系统,为驾驶员提供免提互动式的智能助手和语音控制功能。用户可以询问交通情况、将产品添加到购物清单,或者通过亚马逊的娱乐系统播放音乐等内容。另外,用户还可以在驾驶途中控制家里的智能家居产品,比如打开/关闭灯泡或其他电器等。

至于已经在 Fire 平板电脑和 Echo Show 等产品上推出的 Drop-In 功能,你也可以在 Echo Auto 身上体验到,通过该功能你可以用简单的语音命令直接与通讯录列表中的人交谈。

当然,该产品还集成了各种地图服务,默认提供 Waze 的服务,也可选择苹果和 Google 的服务。Echo Auto 售价 50 美元(约人民币 345 元)。

ET 医疗大脑

在今天的云栖大会阿里医疗 AI 专场上,阿里健康董事会主席吴泳铭与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联合宣布共建阿里医疗人工智能系统“ET 医疗大脑”,并将其升级为 2.0 版本。

据了解,在 ET 医疗大脑 2.0 的共建中,阿里云作为 ET 医疗大脑的底层技术架构,将负责智能云的建设和计算能力的拓展,而阿里健康则是作为 ET 医疗大脑的应用开发层,将承担医疗人工智能引擎和系统的研发和落地应用。

阿里健康副总裁张雯表示:“未来,ET 医疗大脑 2.0 将针对临床、科研、培训教学、医院管理、未来城市医疗大脑等 5 大场景上集中发力,通过加强文本结构化、图像识别、生理信号识别、语音、知识图谱构建等 5 种能力的建设,致力于解决医疗机构的切实痛点,提高医疗效率。”

ET 医疗大脑诞生于 2017 年 3 月。基于 ET 医疗大脑的计算能力,华大基因、阿里云和安徽医科大学在 21 小时 47 分 12 秒内完成了 1000 例人类全外显子组数据的分析。作为对比,在数十年前,人类想要对埃希氏大肠杆菌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则是需要长达 1000 年的时间。

作为新加坡首个将创新和企业生态系统相结合的平台,SWITCH 聚集了全球优秀的企业代表及个人技术开发者,其希望构建一个概念周,向世界展示新加坡多元技术的创新生态系统,以及朝气蓬勃的创业氛围。

9月17日,SWITCH 2018 于新加坡正式拉开了帷幕,旨在联合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举办展览,论坛,研讨会和创新活动,围绕开放式创新,技术转让,科技创业,风险投资和人才发展等主题展开,为全球最优秀企业搭建一个创新展示、思想碰撞、互动交流的平台。SWITCH 将技术和创新活动融合在一起,让先进的技术“相遇现在,实践未来”。参与者可透过和创业及科技创新有关的展览,研讨会及工作坊,更加了解目前的业内生态。今年,SWITCH 新加坡科技创新周共吸引了 11,000+ 来自全球 70+ 个国家的专业观众,350+ 初创的科技公司展商,260+ 来自全球的演讲嘉宾, 70+ 国际合作伙伴以及 450 位来自全球的志愿者。

Origin 作为由动点科技 打造的创新品牌,联合 SWITCH 于 9 月 17—18 日在新加坡率先打造了一场世界瞩目的一站式科技盛会。这场由 Origin 打造的专题论坛围绕人工智能、区块链、医药科技、物联网、电子竞技、共享经济等话题展开业内深度探讨,致力于趋动中国科技创新落地新加坡,打造长远的经济互动国际化桥梁。此次 Origin 与 SWITCH 的深度聚焦合作主要是关注东盟-中国的协同效应,致力于通过将中国科技行业领导者和技术变革者引入新加坡,推动中国与亚太地区企业和科技团队开放式的创新交流与合作。

在由 Origin 打造的“区块链”专题论坛上,由来自 MainNet Capital 的 Elon Huang、LD Capital 的 Li Xi、NEO Capital Group 的 Piyush Chaplot ,以及 Bibox 的刘国杰围绕“区块链在非金融行业的应用”的主题展开讨论;此外, DataVLT的 Michelle Yeo、TRIVE Ventures 投资机构的 Ng Yiming 围绕“不仅仅是 ICO:亚洲企业如何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主题展开行业深度分析。

同时,针对“中国的零售革命:新零售未来解决方案”这一话题,香港冯氏集团利程坊创新副总裁黄国豪先生认为线下零售商和传统零售商必须学习如何捕获供应链中的数据,以及如何部署 AI 和其他新技术来优化和缩短流程。传统零售商需要数字化转型才能跟上消费者的步伐。

除此之外,NETS 的首席运营官 Jocelyn Ang 和 Liquid Pay 首席执行官 Jeremy Tan 谈到了移动支付的发展以及在东南亚采用 QR 码支付。在新加坡,今天的大多数移动应用程序都配备了电子钱包功能。然而,市场仍未看到像中国微信这样的超级应用程序,可集处理不同行业的支付服务为一体。而在东南亚, QR 码成本相对较低且易于采用,这就是为什么 QR 码通常被认为是新兴国家更可行的模式。

此外,众多与会的行业内精英还围绕“改变城市交通:自动驾驶汽车的机遇与挑战?”、“连结未连接的市场:实现全球免费上网”、“东盟与中国共享创新”、“通过 PropTech 重塑建筑环境”等等一系列当下行业热门话题展开深度探讨。

在“十分之约”活动现场,创业者与莅临现场的 Angel Central、Decacorn Capital、Endeavour Ventures、Found Ventures 等 24 个顶尖投资机构的代表进行面对面交流,帮助多家海外创业团队成功得到了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为他们在中国落地获取了强有力的支持。

作为亚洲乃至全球重要的科技创新中心,新加坡逐步确立起以创新驱动为主要动力的经济模式,并继续推动创新创业企业的发展。而此次 Origin 与新加坡 SWITCH 科技创新周的联合,是动点科技实现全球化资源分享与人才交流,及助力创业项目跨国孵化和发展的第一步,也为动点继续推进全球科技创新战略,打造全球领先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奠定了夯实基础。

图片来源:pixabay

人工智能是人工智障?这家公司的 NLP 技术让机器人“像人一样沟通”。

上周三,对于追一科技来说是个“大日子”。这家公司又拿下一个大客户——招商银行信用卡的智能服务战略合作。当天,李开复也到了现场,并且幽默地喊话:“追一科技是一个初创公司,但招商银行信用卡可以放心地和其合作。创新工场一直在后面支持它。”

“追一科技是国内乃至全球最好的 NLP 公司之一。”作为追一科技的投资方,李开复曾这样表示。

2017 年 11 月 2 日,创新工场领投,GGV 纪源资本、晨兴资本、高榕资本跟投了自然语言语义理解企业追一科技的 2060 万美元 B 轮融资。众所周知,创新工场在 AI 行业投了包括旷视等数十家 AI 企业。不过,在 NLP 领域,追一科技是其入手的第一家。《中国企业家》的报道曾表示:当李开复接触追一科技后,从评估到确认融资只花了几周时间。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 NLP 企业,可以让 AI 大佬李开复为之“倾心”?

追一科技是一家主攻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的企业智能服务 AI 公司,主要为金融、新零售消费、生活服务、能源、政企等领域的企业提供 AI 解决方案。目前,其以为 B 端企业提供方案服务的商业模式,累积的合作伙伴已经包括滴滴、摩拜、ofo、万达集团、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中国石油等。

目前,其产品主要是 AIForce 智能服务平台。AIForce 由 AI 对话机器人 Bot、人机协同平台 Connect(在线沟通平台)、智能质检 See(智能分析)三大核心产品组成,并在不断提升智能电话助手、呼叫机器人等领域的能力。其可助力企业客户管理、营销以及内部服务实现智能化转型。

以追一科技和招商银行信用卡的战略合作为例,追一科技将 AI 技术植入植入到了在线人工服务中,你到招商银行信用卡的掌上生活 App 主界面点击机器人“小招喵”,就可以询问机器人自己的账单情况,以及让机器人帮助定张机票,推荐做活动的优质餐厅等。当然,如果用户有任何关于业务方面的疑惑,如分期还款等事宜,也可以“悄悄”地询问机器人。据追一科技创始人吴悦解释,通过智能化助理、推荐等服务,进一步提升人工服务效率和质量,坐席效能可以提升 10% 以上。

此外在智能分析,运营方面,招商银行信用卡可以结合追一科技的底层数据挖掘和数据整合能力,形成热点问题、流量来源、用户情绪分析等多维可视化方案,让智能服务运营推进至“准实时运营时代”。

和市面上大部分 NLP 公司的思路比较相似,追一科技最开始的定位是 AI 技术赋能。“2016 年刚创业时,我们想把 AI 技术或者深度学习技术跟传统行业进行结合,当时我们的技术很强,但缺少钉子。不过,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相对熟悉,互联网行业正好是 O2O 业务在发展,O2O 业务把很多线下服务线上化,把客户服务集中化,形成了很大量的客户服务,这个量很难通过传统客户服务模式,需要通过 AI 解决。这是我们第一步,从智能客服切入。”吴悦表示最开始希望以市场规模千亿级别的智能客服为切入口,将 AI 技术赋能给传统行业。

不过做了一年多,吴悦感受到了其实在如金融领域里也存在大量的客户服务的应用场景。而且仅仅是技术赋能则会服务比较单一,也并没有充分的利用智能机器人收集的数据。所以,追一科技的产品则升级,从 AI 技术赋能变为 AI 平台赋能。

以客服为切入点,再做平台做产品似乎是很多 NLP 公司的选择。如之前动点科技曾报道过的云问科技,则希望通过智能客服切入,最后打造企业智能大脑;而同样的 NLP 方案提供商齐悟也从开始的技术赋能逐渐做交互产品。据 whatech 的预测报告显示,在 2015 到 2020 年间,自然语言处理市场将会增长至 134 亿美元,且复合年均增长率(CAGR)为 18.4%。这留给 NLP 公司的市场极具诱惑力,所以无论是在此方面有杰出成就的苹果等大企业,还是众多新兴创业公司,都在“密谋”着占领这个市场。

那么,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追一科技有哪些竞争力可以加速前进?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追一科技创始团队的技术实力。创始人吴悦曾在腾讯 TEG 事业群搜索部、腾讯 AI 平台部任职。CTO 刘云峰则曾在腾讯从事十余年的搜索、自然语言处理工作。其余创始团队成员均来自腾讯、搜狐,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对搜索非常了解。而李开复曾经表示,世界上厉害的、真正的 NLP 技术人才几乎都是来自搜索领域,如百度或者腾讯。

“NLP 是非常复杂的技术,它类似于图象、语音这样单点技术的深度技术,同时又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所以搜索是整个互联网的皇冠,能做搜索的公司很少。因为他难,复杂,所以真正的 NLP 人才其实非常稀缺。但是我们拥有一个完整的来自腾讯搜索最核心的团队。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吴悦表示:“我们完整地经历了两个互联网技术周期,对下一步技术周期来也会更加沉着应对。”李开复曾表示,这一点也是追一科技非常独特的吸引力。

据吴悦解释,基于搜索方面的优势,追一科技的自然语言处理在知识图谱构建、意图识别和情感分析几个方面有着比较优秀的成果。“我们过去做的很多事情是很机械式的:第一,可能很多回答都是千篇一律的,非个性化的。第二是回答的问法,可能还是信息推送型或者是信息展示型的,是没有考虑场景和独特个性化的。”他说。

传统很多智能客服交互的方法是数据库检索,如你一句话的词语,数据库有他才可以懂,没有就不懂。但是追一科技通过知识图谱的建立,可以让机器人可以“思考”,对于一些数据库没有的词也可以识别意思。而且还可以根据上下文理解对话。

吴悦认为两个原因让 NLP 技术产品的体验要求变得更高:一是渠道的变化。“以前是在线新媒体的渠道,我们都是文字交互,感觉不到其他的背景。但进一步延展到电话渠道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他的声音、感情。所以相比之前文本多了情绪的维度。”他说。二是用户的要求越来越苛刻。“机器人先解决的回复的基本诉求。基本诉求满足后,你如何更好地承载客户,这是更高的挑战。”吴悦表示追一科技在这方面有一些尝试。情感部分倾向于让人来处理,通过情感分析来做一些辅助手段,比如对语音或者文本进行情绪的识别,在交互过程中做一些提醒或者做一些监控。

“我们希望将来的电话或者新渠道的智能交互都变成情感式的,感受不到机器人和人的差异。”他说。

除了技术的优势以外,吴悦认为在产品投入和市场份额上面,追一科技也有优势。“我们的单点技术和解决方案,因为有先发优势就更容易拿到客户,更早拿到需求以后,会更聚焦地投入。这样就形成正向循环。”吴悦解释道。

共同社报道,位于日本大阪的虚拟货币交易公司 Tech Bureau 在 9 月 20 日发布公告称,公司系统遭遇外部非法入侵,导致比特币等三种虚拟货币外流,损失总额高达 67 亿日元(约 4 亿元人民币)。Tech Bureau 表示,损失的虚拟货币当中有三分之二为客户资产。

Tech Bureau 目前已经停止资金进出等服务,并报案,金融厅已经介入调查。

Tech Bureau 称,非法入侵发生在 9 月 14 日下午 5 点到 7 点之间,比特币、比特币现金和萌奈币遭到外流,公司在 17 日发现异常,18 日确认遭到攻击。

Tech Bureau 表示,公司管理层将引咎辞职,接下来拟出售一半股份,以换取 50 亿日元用于赔偿客户损失。

这并不是日本第一次发生虚拟货币交易所失窃事件,2018 年 1 月,日本 Coincheck 交易所被盗,5 亿枚 NEM 币遭黑客窃取,3 月,日本金融厅开始对当地 32 个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检查,其中有 2 家交易所被关停,5 家要求整改,2 家被劝退。

 

图片来自 Bloomberg

“平安云加速器”旨在借助深圳市福田区政府的支持、平安集团与 SparkLabs 的品牌实力、国内外全行业的资源积累、国际知名导师阵容以及开放的平安云生态资源,通过 5 个月的加速期,为海内外优秀的创新型科技企业赋能,协助其完善商业模式、打磨产品、拓展业务、开拓本土市场,最终实现其科技产品在国内的市场化落地,并利用路演等展示形式,协助企业完成下一轮融资。

平安云加速器自 2018 年 1 月首次亮相,便受到业界的高度关注。一期招募中,来自全球的 10 家创新型科技企业从120 多家申报企业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批入驻加速器的成员,其中除了两家大陆企业、一家香港企业之外,还有来自英国、美国、新加坡、尼日利亚、印度、巴基斯坦的七家海外优质企业。经过 3 个月的培训、资源深度对接,入驻企业从技术、产品的优化升级到市场化运作上都实现质的飞越。

此次,平安云加速器二期招募正式开启,我们期待与充满激情又独具创新能力的企业发掘更多优质项目,共同锻造升级平安云生态体系,让技术、资源、市场三方协同共振。

入选平安云加速器,将获得什么?

1、开放的平安云生态
提供价值百万级的平安云服务资源,并能与平安核心产品研发团队进行深入的产品组合开发。

2、平安强大的行业资源
近十年,平安在人工智能、智能认知、区块链、云服务等领域已投入超 500 亿元,拥有超过 400 个应用场景,其有助于入驻企业实现业务场景的落地并成为平安的全球生态合作伙伴。

3、超强国际导师阵容
二期导师团队的配置沿袭了一期的高标准,挑选了对行业有深度认知的专业人士、国际知名高管以及创新科技领域的重量级专家等。

4、政策加持
平安云加速器得到了福田区政府的大力支持,有利于企业人才引进和享受政策利好,且对国际企业在中国业务落地也提供了便利的审批条件。

5、资本加持
除了启动资金就达到 10 亿美元级的平安全球领航基金外,平安云加速器还与 SparkLabs 合作,二者共同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SparkLabs 在全球风投运作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利于协助企业对接全球资本。

6、大型路演
课程结束后将积极举办大型路演,集结上千名知名投资及媒体人士,创新企业可从中获取融资渠道和企业宣传的机会。

招募标准:

入选条件:产品和技术趋于成熟、企业初具规模、有一定市场潜力、团队成员具备优秀的教育或创业背景
行业方向:金融、医疗、房产、汽车、智慧城市五大领域
申请流程:线上申请 https://www.f6s.com/pingancloudaccelerator2018/apply
或发BP到联系邮箱  zhangjiajie493@pingan.com.cn
截止日期:2018 年 10 月 10 日
科技与市场的变化日新月异,创新企业除了证明自己,还要抓住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