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20140826-1

自五月份以来,欧洲的 “被遗忘权” 裁决已经获得广泛关注。毫无疑问,自从 5 月份宣布该法律以来,谷歌已经收到了大量网址删除请求(已经超过 7 万)。当然,预计这一数字会随着时间推移大幅增长,估计到明年时这一数字会在 50 万至 100 万之间。然而,这一数字与网站数目相比仍然是九牛一毛,谷歌管理和审查所有这些请求也要花很多功夫。里昂初创公司 Reputation VIP 提供的服务 Forget.me 就是为了简化用户行使自己被遗忘权的流程。

理顺申请流程

据 Reputation VIP 联合创始人 Bertrand Girin 对 GeekTime 介绍,用户和谷歌都迫切需要 Forget.me。这本应该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但谷歌将网址删除请求表格发布到网上后,事情却变得有点复杂了。Girin 解释道,当前的流程有三个主要问题。首先,用户被要求描述导致他们请求删除网址的问题。申请者需要证明要求删除的网址符合法律规定,即不相关、过时或其他不恰当的网址。由于记录这一信息的表格栏目前是开放式的,很容易让申请者犯错,也没有任何文字提示给予申请者更多指导。因此,Forget.me 决定向用户提供 30 种不同的标准 “问题”,这些问题适用绝大多数情况。当然,用户也可以添加其他情况,以防他们的特殊情况没有出现在列表中。

另一个问题则相当直接,即要求删除哪个网址。用户必须将想要删除的确切网址提供给谷歌,否则请求就有可能被拒,这一点极其重要。为了解决这一问题,Forget.me 集成了搜索功能,让用户可以寻找并将正确的网址整合到他们的请求中。最后,如​​果用户将当前的网址删除请求表格提交做谷歌,也没有 “书面记录”。这明显会成为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如果用户没有从谷歌获得回应,他们反过来就会计划对簿公堂。通过 Forget.me 平台进行提交解决了这个问题。除了将所有请求保存在一个地方之外,Forget.me 也可以代表用户跟进请求,在谷歌对请求作出决定时通知用户,如果申请被批准,他们会去确认网址已被移除。

值得指出的是,用户并不是 Forget.me 等网站的唯一受益者。虽然谷歌肯定根本不希望解决这些问题,但他们在这一点上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对于谷歌而言,收到清晰、格式规范的请求总比收到众多不知所云的请求要好。

为什么其他地区还没有 “被遗忘权” 法律?

自六月份推出以来,Forget.me 不仅在欧洲,而且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一些影响。他们成功地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有 37 个国家的出版物报道了该网站。尤其是一直密切关注这一裁决的美国媒体,包括知名新闻来源如 Daily Beas、The Verge、TechCrunch 和连线等。也许是由于报道和这一话题的热议,Forget.me 的访客有三分之一来自美国。我问 Girin,有没有可能是生活在美国的欧洲公民访问了网站,这些人不知道该法律只面向欧洲居民。Girin 表示,他目前还不清楚,但美国对这一话题的讨论很活跃。从 Girin 的角度来看,通过这一裁决,欧洲走在了全世界的前头。他指出,目前加拿大和香港也在讨论类似的问题。当然,其他科技巨头也在接受 “被遗忘权”,微软也推出了接受网址删除请求的表格。

细分但在增长的机会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会向谷歌申请,但很明显,这是一个热门话题,随着其他国家和地区制定类似的法律,这一话题会变得更热门。目前,Forget.me 仍是一项免费服务,Girin 希望在某个阶段能过渡到免费增值模式,也许到那时目前的服务会继续免费,但会提供新的增值服务和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