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6555

最近朋友圈在流传一个智能硬件死亡名单,一个共同特征是,百分之八九十的 “死者” 来自这些行业:手表、手环、插座、监控摄像头……于是,资本退潮之际,有关智能硬件的 “寒冬” 的讨论也越来热烈了。

“寒冬” 之下,太火鸟与京东 JD+孵化器近日宣布将共同招募 10 个智能硬件项目联合孵化,聚合软硬件资源和资本帮助国内外智能硬件创业项目。太火鸟创始人雷海波开门见山的说了:智能硬件热还没有退潮,“寒冬” 只不过是一场小雪。而京东智能生态事业部总经理刘子豪进一步表示:“寒冬” 恰恰是是初创企业壮大的好机会。

入口级产品是红海,还是留给大公司吧

死亡名单里的智能硬件有哪些共性?那就是,他们都是入口级产品。“入口级产品创业太难了,这不是一个机会。” 雷海波说,如果创业团队一开始选一个入口的产品,基本上 90% 是创业会失败的,因为,这些是小米和 360 要干的事。

刘子豪表示认同:“入口级的智能硬件是红海。” 不过,他提醒创业者,不要因为害怕和大公司 “撞衫” 而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虽然入口级产品门槛很高,甚至已经有巨头已经在把着关,如果说你有颠覆式的技术,或者说有颠覆式的体验,我觉得是很大机会的,也许你就是下一个苹果。”

说道大公司施加的阴影和颠覆性的技术,有意思的是,在不久前的的 TC 北京创新峰会上,几位知名的国外硬件投资者也谈到这一点。他们认为,硬件创业要注意两点:一方面不要因为缺乏核心技术而沦为像富士康一样的代工厂;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推进速度,不然很可能就会被小米这样的大公司在价格战中拖垮。详细内容可以点这里。

微播易 CEO 徐扬认为,做好智能硬件,要做好两方面工作:第一个是这个产品的使用频率要高,所谓的高频。第二,尽量往刚需上碰,如果这个东西可有可无,是很难在市场上站住脚的。

别扯 “颠覆性技术” 了,智能硬件应该回归 “消费级产品”

说到技术,随着智能硬件的不断升温,宣称拥有 “颠覆性技术” 的产品简直多如牛毛。雷海波认为,一年半以前市场不错的时候,这样的说法还能忽悠一下投资人,不过现在还是让智能硬件回归 “消费及产品” 吧。

“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很多国内的智能硬件团队其实都不是基于技术驱动的,很多智能硬件商认为智能硬件连上网就是智能硬件了。”,雷海波人为,与其一味宣称 “颠覆性技术”,还不如回归智能硬件本质—消费电子产品:“如果它只是一个消费电子产品,最重要的是整合现有的技术,你不用去研发,只是整合现有的技术,把各种元器件放在一起,让它变成一个产品。更最重要的是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谁来买单,所以从消费驱动反向过来,这才是目前国内创业最好的出路,卖得高的智能硬件才是好的智能硬件。”

无独有偶,易合博略联合创始人舒戈也认为不要把重心放在 “颠覆性技术” 上,而是要重新定义产品,回归到消费需求为核心的驱动:“举一个例子,三星没有核心技术,为什么能够雄霸一时?我们当时研究出来的一个状态是锁定次核心技术,他们在产品和消费者体验上的差异性来自强大的工业设计,并没有把所有的资源放在芯片研究、整体开发上。”

产业链太长?脏活累活可以交给孵化器

既然大多数的智能硬件只是技术上的改进,那么尽快推出,迅速占领市场就显得尤为重要。从从产品创意到市场营销,从发软件开发到加工,从供应链到销售,创业者有这么多精力,或者说有必要花费这么多精力来来协调方方面的资源吗?

刘子豪显然认为这种做法不明智:“大家一定要知道,我们创业者团队如果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颠覆,不可能。我觉得作为一个做平台的,做生态的,我们跟海波愿意去做一些脏活累活,把有意思的活让给你们。”

所谓 “脏活累活”,就是包括产品定义、设计驱动、营销、投资等环节在内的整个智能硬件供应链和销售链,这些是挡在创业者面前的难题。此次太火鸟和 JD+合作,寄希望于把这些资源叠加起来,形成合力。

按照计划,次太火鸟和 JD+希望在一个月时间内,招到 10 家优秀的智能硬件创业项目,进行快速的联合孵化。创业团队可以享受到的资源包括:跟顶级的创业导师交流的机会;太火鸟在深圳本地有实验室可以提供早期的产品定义和测试等专业的服务;可以获得产品展示的空间和办公场地等。

雷海波和刘子豪表态称,在供应链上,太火鸟位于深圳的实验室有价值千万元级别的设备,前期招募的 10 个团队可以免费使用及享受技术支持。而销售方面的事宜,只要是联合首发的项目,京东都会尽快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