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若犁

“电影和体育是我非常喜欢的两个领域,也是出于我们在传感器方面的专长吧,想着要是能做些产品用到这两个领域该有多好。”

说这句话的人叫戴若犁,动作捕捉技术公司诺亦腾的首席技术官。几年前,当消费级的陀螺仪芯片出现在 iPhone 上面的时候,戴若犁也从中受到了一些启发。

“我们擅长做传感器,想着能否用这几美金的芯片将传感器应用到影视制作、体育应用方面。” 他的想法在今年也都纷纷实现:艾美奖获奖作品《权利的游戏》、某著名高尔夫球手都陆续使用了他们的动作捕捉设备。

戴若犁早前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之后赴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学位。除了拥有十多项专利外,其领导研发的 “无线高速全身动作捕捉系统” 在电影特效、动画制作及游戏交互等行业都有较高的影响力。另外,他还是国际光学工程学会(SPIE)和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ASME)的会员。

初见戴博士是在诺亦腾的实验室里,当时他正在与其他同事调试动作捕捉设备。牛仔裤和大黄靴,典型的工科男行头。在简单地交流之后,戴若犁介绍了他们从底层研发到职能部门再到二次垂直领域研发的团队布局。

7.pic

在产品线上,戴若犁告诉动点科技,目前诺亦腾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是配有无线传感器并面向 B 端市场的电影、动画和游戏制作的高端产品 Perception Legacy;一个是高尔夫运动分析系统 mySwing(便携式挥杆分析仪);另外一个是消费级动作捕捉产品 Perception Neuron。除此之外,诺亦腾也涉足医疗康复、仿真训练等领域的技术服务。当然,还有时下热门的虚拟现实。

戴若犁是 Oculus Rift 的前 50 名 backer,在当时他们的一些客户来源开始向虚拟现实和人机交互转型时,诺亦腾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虚拟现实领域,这方面从其演示的虚拟现实交互视频中也可窥一二。

[iframe height=498 width=510 src=”http://player.youku.com/embed/XMTI1OTQ3OTM4OA==”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不过,涉及这些黑科技领域,需要突破的难点也是有的。“一个是需要突破硬件传感器、底层算法、中间的通信协议等等综合性的串型技术难点;另一个是非常耗时、耗人力的工程量。” 戴若犁告诉动点科技,在科研领域,呈指数叠加的工程量带来的技术保护壁垒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在第一个串行技术难点上已经打通,而在工程量上也已经有了多年的积累。”

8.pic

既然是黑科技,如何落地 C 端始终是一个长期的议题。这一点,在诺亦腾的产品线上也有所体现,比如上述提到的 Perception Legacy(to B)和 Perception Neuron(to C)。

戴若犁认为,“所有的新科技在初期的时候技术支撑都不够,资金支持、内容少都是在 C 端存在的问题。B 端的话就不一样了,提供技术服务的同时还能获得盈利。所以新科技在一开始是需要用 to B 来培育 to C 的,而且 to B 是必由之路。”

1

据戴若犁透露,11 月份诺亦腾会有一套基于混合动作姿态捕捉结合光学镜头的相对完备的 B 端解决方案设备面世。

“相比国外,您在国内创业感受最深的是哪一点?” 我问。

“我觉得人员素质是持平的,国内的人文信息交流更有优势。” 戴若犁说。

其实,放眼全球科技圈,硅谷、以色列、日本等地所带来的科技风向标一直是被认可的。与此同时,在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路上,如何做一家在核心科技圈受人尊敬的中国公司相信也是每一个新兴科技从业者的美好愿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