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 年,邮电部做了一个调查,发现在紫禁城里面有一两部电话。因为当时皇帝用了,但慈禧好像不喜欢,她觉得太吵了,所以把它放到仓库里去了。这就是(爱立信)最初的一笔业务。” 这个声音来自 Per-Olof Björk,前爱立信(中国)首任负责人、前爱立信中国及东北亚地区综合事务副总裁。

说起爱立信,相信很多人都不会陌生。这家深耕于通信领域的老牌企业如今已经走过了 140 多年的历程。而随着 5G 时代的来临,爱立信会有怎样的动作,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它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对于预商用,爱立信又有怎样的节奏呢?在近日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爱立信中国区总裁赵钧陶(题图)为我们进行了解答。

投入、进展及规划

据介绍,中国已成为爱立信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爱立信中国目前约有 11000 名员工,其中超过 5000 名员工从事研发工作,并且,爱立信还在中国有 5 个创新中心。赵钧陶表示,未来爱立信将继续加大在中国的投入与支持力度,推动 5G 的发展与落地。具体有以下几点:

首先,加强爱立信在中国的研发实力,加大资金和资源投入。目前爱立信中国的研发工程师总数已经超过 5000 人,在年均 20 亿元人民币研发投资之外,今年爱立信在中国又额外投资将近 5 亿人民币采购测试仪器和设备及建设 5G 实验室。

其次,关于 5G 生产供应,目前,南京爱立信最大的生产供应中心已经完成了生产线更新,5G 产品生产已经完全就绪。在配套设施方面,2018 年,在北京市和朝阳区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将在望京园区建立全球最先进的毫米波电磁测试暗室。

与此同时,继续与三大运营商协作准备,积极参与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组织的 5G 应用和技术测试。

最后,与各个垂直行业合作伙伴,共同探讨 5G 如何在行业应用中解决关键问题。“这是我们全球整体计划的一部分,全球计划谈到 5G 的应用叫 5G for Industries,包括欧洲、美洲、日韩、中国。我们在北京还和(客户)中国移动建立了 5G 创新中心,这是一个开放的实验室,而且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 赵钧陶说到。

创新策略和支持

对于创新的问题,赵钧陶这样向记者表示,从第二代移动通信 1999 年到现在,爱立信有 5 万个技术贡献。在第五代移动通信上面,所有的公司包括爱立信、诺基亚、华为、中国移动等等都向 3GPP 提交技术贡献,爱立信如今在最重要的两个工作组,无线专业组的 RAN1 和 RAN2 的提案里占了 16%。现在没有一件 5G 是批准的,除非 5G 在 4G 里面可以用,或者跟 4G 是有关系的,这些现在有一些批准,但是 5G Stand Alone 没有。

“这意味着我们这种创新是有土壤、有实力、有数据支持的。爱立信在全球有个大学生的创新竞赛(Ericsson Innovation Awards),这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一直在进行的,激励年轻一代创新的好主意。还有一点是产业上的,因为 5G 有很多未知领域,它并没有找到真正的盈利模式,需要很多探索。”

R15 标准落地延迟、影响

不久前,标准组织 3GPP 宣布将(5G 标准)R15 的落地延迟到明年 3 月。这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赵钧陶表示,“3GPP R15 的计划向后延迟三个月,我觉得总体影响应该不是特别大。因为我们现在大部分是按照(5G)非独立组网 NSA 的标准来做。从这一点来讲,NSA 的标准是在之前就冻结了,大家基本上是按照那个步骤在走。这个标准是在 rolling development process,没有什么终结的。关键是某一个运营商,或者某一个标准是以哪个时间点作为一个断面、横截面来做实施的,因为这个标准还有 R16、R17,还要往前走。我觉得在现阶段大家都还是集中精力按照工信部的时间规划来做,所以影响应该不是特别大。”

预商用节奏

此外,工信部已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发放了 5G 系统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那么爱立信在预商用的节奏是如何的?

“工信部几周前刚刚向三个运营商公布的指派频率,包括 2.5G、2.6G、3.5G、4.9G,就是 Sub-6GHz 整个的频谱。我想我们也在按照工信部的指导以及各个运营商具体被分配的频率准备我们的产品。应该从明年一季度会开始陆续推进,预商用的时间是在三季度,我们会按照这个时间进度推进整个过程。从产业来讲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是按照这个节奏走。但是整体来讲是很紧张的,不光是爱立信,整个产业界的人士都在加足马力推进 5G 在中国的实验进程或预商用进程。 ”

5G 与大合作

对于爱立信在 5G 大合作方面的进展,赵钧陶表示第一是在运营商层面,爱立信现在和三大运营商都有 5G 的战略合作协议,另外是实实在在探讨 5G 的应用案例;而除了文章开始提到的和运营商一起做的创新实验室,还有在产业方面的垂直行业合作。

“很多应用如何与 5G 结合,5G 能带来什么影响,其实大家并不了解,爱立信进行了很多探索实践,比如和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的合作,用移动技术把医疗中治疗呼吸疾病的雾化器全部链接起来;和港口做现代化的无人运作的示范港口;以及跟吉利公司做车联网,第三季度时,爱立信已连接了 50 万辆车。现在主要是用 4G 网络连接,而随着 5G 的预商用之后,便会连接到 5G。”

“5G 需要新的技术,比如 MIMO 技术、高频以后在毫米波的技术、新的天线结构制造的技术都需要很多创新,也需要产业生态链的伙伴跟上来。” 赵钧陶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