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维网 2019 年 09 月 04 日)从 RTS 游戏《Landfall》到潜行动作游戏《TERM1NAL》,再到轨道射击游戏《Coaster Combat》,再加上与《国家地理》合作的《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 VR》,以及基于 “安妮之家” 并屡获殊荣的《Anne Frank House VR》等沉浸式体验,荷兰阿姆斯特丹的 Force Field 为玩家带来了多款精心制作的内容。现在,这家于 2015 年创立的开发商又为 Oculus Quest 带来了解谜游戏《Time Stall》,售价 14.99 美元。

当地球注定要灭亡时,幸存的人类聚集在一艘众筹的豪华宇宙飞船中。作为唯一的 “志愿者安全人员”,你的任务利用时间静止能力来解决难题,并确保乘客和船长的安全。

《Time Stall》曾作为演示内容出现在 Oculus Connect 4 大会,并专为房间规模的 VR 一体机设计。日前,Force Field 游戏总监 Jay Molloy 通过 Oculus 的专访 分享了这一作品的制作过程。

《Time Stall》最初的灵感是什么呢?我们看到了《机器人总动员》和《Out of This World》的感觉。

在构思新想法时,我们会从电影中汲取大量的灵感。《Time Stall》游戏机制的最初灵感来自于《X 战警:逆转未来》中的五角大楼场景。但我们希望它能够变得轻巧有趣,而梅尔·布鲁克斯的《太空炮弹》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参考。游戏中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元素。

可以说说你们将《Time Stall》的演示内容带到 OC4 的背景故事吗?大家的反馈如何?

当时我们的任务是为代号 Santa Cruz 的新型一体机开发一个演示内容,而目标是说明你可以通过一款无线束缚的头显实现完全的自由移动。我们很快就构思出了时间静止这个概念,并允许你在几乎冻结时间的场景中漫步。在 OC4 大会期间,体验了作品的人士都非常喜欢这种体验。它确实能够将自由漫游概念带到家中,特别是因为我们是为一个 13 英尺×13 英尺的空间进行了设计(四到四米)。

游戏在开发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最初的演示内容有更多的枪支,枪林弹雨按和爆炸场景,我们后来决定实现一种更为轻度的游戏。另一个重大变化是,我们需要为各种不同大小的游玩空间进行设计。这意味着《Time Stall》现在能够支持拥有大客厅的玩家,以及希望在零漫游环境中开玩游戏的玩家。

当我们将 BOB 添加到游戏中时,我们注意到大多数玩家都想与这种机器人交互。由于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我们一开始是打了折扣,而且我们故意将它们置于玩家的范围之外。但当我们进行测试时,玩家反馈非常积极,所以我们发明了 Randy 和 Dave。

早期玩家的反应如何影响最终的游戏?

船长最初有点英国口音,并且挂着大胡子。这个版本的船长在游戏中已经存在一段时间。当我们开始游戏测试时,我们注意到有玩家不想拯救船长。在询问原因时,他们回答说这是因为他有点傲慢的口音。所以我们决定给他一个更乐观和积极的个性,而最终结果非常棒。

你们从之前的 VR 作品中吸取了哪些教训,并将其用在《Time Stall》呢?

自 DK2 上的第一个 VR 项目以来,我们一直关注的是优化代码,并确保我们的游戏能够以最高帧速率稳定运行,同时展示顶级的视觉效果。《Coaster Combat》尤其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关于优化方面的经验,因为 VR 过山车游戏完全依赖于流畅的帧速率。

如果要从《Time Stall》抽走一个元素,你希望是什么?

像所有游戏开发者一样,我们希望玩家玩得开心。我们为作品投注了大量的心血,而我们希望它们都能够闪耀其光芒。

下一个项目是什么?

我们正在开发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游戏项目,而这将是我们迄今为止最为雄心勃勃的游戏。我希望我们可以告诉你更多关于它的信息,但这个故事要等到明年。
还有什么想与读者分享的吗?

有什么要与读者分享的吗?

当我们的英雄到达 Terra Prime 后,你会发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如果游戏受欢迎并且我们能够开发续集,我们可以继续探索英雄前往这个新世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