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力资费通” 是雷军所投的众多公司中的一员。

除了在起初确定产品方向时,瓦力团队听取了雷军的建议,专注做 “手机资费管理软件”。在之后的关键节点,也都得到了他的帮助,比如在 2011 年初商谈启明创投的 B 轮融资的时候,雷军告诉他们 “尽快把协议签掉”。瓦力副总裁刘景岩说,“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下半年融资可能会有困难,所以要我们尽快落实。我们按照他说的做了,实践证明非常正确。”

虽然期望有高人指点,但创业团队大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刘景岩总结创业过程中的教训,“我们 2009 年创业之初一直在 Symbian 平台精耕细作,2010 年 Android 平台风起云涌。当时我们看到了这个趋势,但是没有下决心投入 Android 平台,错过了非常好的时机。” 他总结当年的教训,“当时就是太保守,觉得在 Symbian 上有很成熟的工程师团队,而没有把 Android 作为主力战场考量。”

“早就不想做 Symbian 了!” 刘景岩道出很多工程师的心声,“工程师希望你给他机会在新平台上开发,因为任何技术人员都希望挑战、适应新平台,尤其是符合行业发展大趋势的平台。当我们劝 Symbian 的兄弟做 iOS 试一试,他非常高兴。”

“瓦力资费通” 是一款典型的做细分需求的应用,” 盈利模式” 难倒众多这类创业公司,拥有两千万用户的” 资费通” 如何将现有用户基数转变为商业价值?

“目前我们是草根,没有任何可以拼的爹,这个时候只能面向一个个的用户(收费)。” 中国的正版概念一直非常薄弱,好在,刘景岩感觉到国内正版环境在逐步改善,再加上中国智能机用户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开发者或许可以从高收入用户入手光明正大的赚到钱。

以下是 3G 门户科技频道移动互联网英雄列传访谈实录:

雷军幕后操刀 给出产品方向

3G 门户:瓦力公司最初创业时找到了雷军,他为瓦力提了哪些建议?

刘景岩:我跟我的搭档在一家公司,当时雷军是我们的老领导。在 2009 年我们出来创业之后,第一时间就想找雷总聊一聊,当时是想得到雷总的一些方向上的建议。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产品规划,有非常多的功能点,大概有八九个功能点,其中一块是资费查询管理。给雷总讲了三个小时,最后他就说了一句话 “你把其他的都不要,只做资费一件事就足够大了。” 这个产品就是 “瓦力资费通”。

到现在为止,其余的功能都没有做,这也是雷总给我们最大的帮助。在关键时刻,以他的经验、眼光告诉我们,这个时候最擅长做什么事情,最应该做什么事情。

3G 门户:为什么只做资费通,雷军有没有建议应该怎么做?

刘景岩:雷总主要是从自己出发,他会非常模拟用户感受。他作为用户,认为在资费上的痛点是什么。其中有一些也是在我们规划当中。这给了我们很大启示。一开始我们没有把它放那么大,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它大不大。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类似于 “瓦力资费通” 这个产品出现过,我们不知道用户会不会喜欢。雷总说 “一定会喜欢,原因是我现在就有这样的痛苦。” 比如说套餐有没有超出、通话花了多少钱,这个月花费比上个月多花了一百都花在哪了。但是像界面、按纽放在哪之类的建议没有提。雷总也是充分相信我们可以做出一个让用户喜欢的产品。

3G 门户:其他投资方介入之后,雷总有没有新的建议,可不可以分享一些?

刘景岩:比如说我们当时在拿启明创投的 B 轮融资的时候,那是 2011 年初的时候,雷总说 “尽快把协议签掉。”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后面融资可能会有困难,感觉到这个行业的变化,所以要把钱尽快落实。

3G 门户:瓦力跟小米手机有哪些合作?

刘景岩:“瓦力资费通” 在小米内置了。他不在乎这是不是他投资的公司,而是他认为用户会不会满意,这才是先决条件。我们做内置前期经过了多轮测试和批判。雷总要求很严格,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如果产品不 OK,根本不会靠面子。

资费通用户两千万 围绕电话、短信、上网需求扩充产品线

3G 门户:“瓦力资费通” 在各个平台的下载量和用户数分别是多少?

刘景岩:我们创业到现在超过三年时间,“瓦力资费通” 总用户数是两千万,Symbian 平台从 2009 年做比较早,用户差不多有一千多万。Android 平台是几百万。iOS 平台暂时没有做。还有 JAVA 平台上的加起来一共两千多万。Symbian 平台比原来增幅差很多,基本上现在一半一半,Symbian 跟 Android。

3G 门户:瓦力系列应用有资费通,瓦力短信,还有做流量监测仪,之前也在开发瓦力语聊,瓦力产品之间有什么关系?设计产品线时有怎样的考虑?

刘景岩:一开始没有产品线的设计。创业之初只做 “瓦力资费通”。到 2010 年底才做 “流量监测仪”。2011 年的 5 月份才开始做 “瓦力短信”。原因是因为我们一开始觉得资费查询是普遍需求,后来实践也证明了。无线互联网跟互联网之间最大区别是什么,还是打电话、发短信、手机上网,这三个基础需求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不断地给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不惧大佬竞争 关注用户需求

3G 门户:像 360 手机卫士,安全管家,QQ 手机管家等等都监测流量的功能,对于这个问题您有怎样的考虑?

刘景岩:我们认为可以做出差异性的东西出来。首先我们会有 “瓦力资费通” 的积累,目前在流量监测仪上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包括每个应用流量统计等等,这些目前没有做得很完善。

任何一个行业、产品都不会说 “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果说你做一个没有用户的市场,这样创业没有意义。任何产品出来都会有无数类似功能产品,大家竞争。首先我们初衷是只有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才能存活。再一个其实跟这些大佬们做一个类似的事情,对我们公司能力是有提升。

3G 门户:有大公司来做资费管理这个事情,瓦力怎么应对?

刘景岩:其实至少有三四家公司已经尝试做了,结果没有做下去。即使运营商在做,我认为我们机会也仍然在。因为我们做得早,积累,有的工作也是需要日日夜夜加班积累。

对于纯粹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运营商体系是一个门槛,其中的工作也是非常复杂。譬如在北京上网不打电话,白天是忙时,晚上是闲时,晚上会比白天便宜。但是在广东不一样,他们夜生活很多,所以就反过来了。而且每个运营商品牌又不一样,而我们是支持三个运营商,复杂程度超过想象。我们有一个小组,有五个数学博士专门做资费工作的优化,这个功能主要是在后台运营。

3G 门户:把产品开发重心从一个平台转移到另外一个平台时肯定需要适应和磨合。你们跨平台时都做了哪些决定和考察?

刘景岩: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刚才说了行业变化很快,我们也吃了很大亏。我们 2009 年创业之初一直在 SYMBIAN 平台精耕细作。然后风云突变,2010 年 Android 平台风起云涌,当时我们看到了这个趋势,但是没有特别大决心全力以赴地投入 Android 平台。后来我们在 2010 年时出了一个 Android 资费通,但是不是特别好。后来我们才推出。其实这错过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当时就是太保守,觉得在 SYMBIAN 上有很成熟的工程师、团队,而没有把 Android 作为主力战场考量。

现在来看,这个决定是完全错的。我们现在的架构是 Android 工程师是最多的。当时这个配给是完全给 SYMBIAN 平台的。转型过程很麻烦。因为当时我们没有一个 Android 的工程师、开发人员,虽然它的门槛也不是很高。

不用重新招人,只不过是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个决心来配置。我们的工程师们希望你给他机会在新平台上开发。因为任何技术人员都希望挑战新平台、适应新平台,尤其是符合行业发展大趋势的平台。我们劝 Symbian 的兄弟做 iOS 试一试,他就非常高兴。“早就不想做 Symbian 了” 这样他们会全力以赴学习、去做,主动性非常高。管理方面这样可以把每个人积极性调动起来,那么成果和结果都会非常好。

最大挑战在于打动用户

3G 门户:2012 年我们也察觉到您刚才说的资本冷却期,瓦力这一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刘景岩:最大的挑战就是真正深挖潜力,做出一个让用户更满意的东西。现在产品是 1,后面所有都是 0。这句话我非常认同。没有 1 的话,如果产品是 0 的话,后面再多数字还是 0。所以在 2012 年,瓦力是不是能有一两款产品能够进入行业内的前十名,包括用户口碑、用户数。我经常说,如果说做到卖手机的人说要装上这个软件才可以卖出去,希望有一天做到这个份上。

3G 门户:是不是目前遇到了产品开发的瓶颈?

刘景岩:可以这么理解。目前不是产品开发、设计人员不够,而是需求的理清要站在高出用户的前一步上。就是你要做出一点特别打动他,他就必须用这个东西,跟朋友也讲这个东西绝对有用。所有这些口碑形成的点就是这个功能点可以打动他心理最软弱的地方。这个东西我们天天在想,天天晚上画图,相互沟通这个事情。这是我们最大的痛苦。

暂无盈利模式 希望面向用户收费

3G 门户:“瓦力资费通” 盈利机制是什么样的?

刘景岩:我们公司没有任何一款产品有盈利机制。这是很正常的。在无线互联网行业,说挣钱的公司,我总结下来,就是卖水的公司挣钱,或者说有内容的公司挣钱。

3G 门户:您觉得 App 开发最好的盈利模式是什么呢?

刘景岩:我直观感受应该是 2C。钱无外乎有几个来源,要么是 2C,要么就是 2B。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现在 80% 的应用开发者全部是 2C 的,因为开发的是面向最终用户的产品。当然 2B 这条路走起来会挣钱更容易。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产品 “警讯通”,比如说甄别逃犯等等。这个政府要买单,肯定挣钱啊。

而目前我们是草根,没有任何可以拼的爹,所以这个时候只能靠 2C。只能面向一个一个的用户。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用户,好歹也能明白用户想要什么。但是现在很痛苦的是,中国从 1997 年开始的 PC 潮开始,正版的概念一直都是非常薄弱的,包括我在金山的时候也很有感受。到了广州,一个金山的全家福很便宜的。所以现在跟这个也是一样的情况。当然目前正版环境在逐步改善,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再一个中国的用户的收入水平、智能机用户收入水平在不断提高。现在要想光明正大挣钱,还是要从高收入用户入手。

3G 门户:那我们细化到资费管理类应用,这类应用未来盈利 “钱景” 有多大?

刘景岩:资费管理类产品,我们现在已经不太认为它是一个单一的查询工具,更多是通讯管理当中的一个范畴。至于盈利空间有多大,我不认为非得从盈利角度看待这个产品。原因是现在我们有两千万的用户,而且 “资费通” 在用户心目中也是一个品牌了。好在我们可以利用它把新的产品推荐给用户面前。我们会把功能完成之后,变成一个可以推荐自己产品的平台。

至于说产品本身如何盈利,只能顺其自然。看看到时有没有新的思路、合作机会出来。只能是边走边看。

愿为游戏和儿童教育类 APP 付费

3G 门户:下面我们聊聊关于您个人手机使用体验的问题。您一共拥有过多少部手机?

刘景岩:我到现在为止,因为那会儿雷总说用过几十部手机,后来我们大家还测算了一下,我统计了一下我用了 24 部。

3G 门户:最怀念哪部?

刘景岩:爱立信手机。1996 年的时候。当时九千七,当时大学自己打工挣的钱买的。大二的时候。这个之后,我可以这么说,爱立信手机之后一直到 iPhone,第一代 iPhone 之前,我所有的手机都是诺基亚的。

3G 门户:为什么呢?

刘景岩:因为诺基亚那个时代的优点太多了,比如待机时间长。还有第一款上网手机。我真的非常喜欢。当然用了 iPhone 之后,我都就一直在用 iPhone。

3G 门户:您刚才用过的一款 App 是什么?

刘景岩:大众点评。

3G 门户:您每天有多长时间泡在移动互联网上呢?

刘景岩:基本上跟大家一样,都是碎片时间在移动互联网上。我平常沟通会在 PC 前。现在主要是以碎片时间为主,比如说等人之类的。

3G 门户:手机上有没有让您不能容忍的体验?

刘景岩:目前我还真没有觉得什么不爽。原因是我以前非常不爽,所以现在很爽了。跟 1996 年相比,现在所有手机都是神话。现在 Android 问题就是电量,iOS 还稍微好一点。

3G 门户:如果您有权对 iPhone 做一个改进,您希望是什么?

刘景岩:我曾经在去年的 9 月份和 App Store 亚太区的总监交流过,当时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当时我想说 iOS 能不能像 Android 系统一样开放更多接口。但是他回答不可能。可是我相信如果更加开放,会做出更多让用户满意的产品。

3G 门户:对于智能手机的应用,您最担忧的一点是什么?

刘景岩:不能回到 SP 的黑暗时代。当时是虚假繁荣,并不是用户主动付费,而是由其他原因造成的。现在没得选择,只能让用户心甘情愿地去买单。但是这里有一些小公司,我担心会成为害群之马。比如说为了融资、挣一些现钱做一些损害用户利益的事情,然后打着很模糊甚至是大牌产品的旗号,直接让用户对行业不信任了。这是最可怕的。

比如说未来,用户因为扣费问题不去下载任何软件,不去玩任何手机游戏。就是扣费、偷流量的、侵犯用户隐私。所以我们应该警醒一下这个相对用户繁荣的状况。

3G 门户:您觉得手机有哪些技术瓶颈?

刘景岩:最大的瓶颈是电池。

3G 门户:您愿意为哪些应用付费?

刘景岩:我现在愿意付费的用户第一类需求是游戏。第二类应用是让我觉得不得不买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幼教类的。这是目前我愿意付费的两类,这是比较刚性的需求。

3G 门户:一年以后您觉得最火的移动应用是哪一款?

刘景岩:没有悬念,应该还是 QQ 或微信。

3G 门户:一年以后谁会是手机终端品牌的老大?

刘景岩:从心理讲我希望是苹果,但很有可能是三星。

3G 门户:一年以后手机硬件上会有什么明显改进吗?

刘景岩:不报希望。时间太短了。

3G 门户:一年以后套餐资费、话费会下降吗?

刘景岩:那是必然的,现在已经在进行,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