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音乐一度被称为最有潜力的互联网盈利模式,但音乐收费模式在国内市场始终未得到验证,除了运营商彩铃计费业务之外,几乎看不到大规模的收费应用出现。国内数字音乐软件厂商,酷狗音乐无线副总裁杨宝成认为,国内音乐收费最可行的方式是利用社交关系,基于与音乐相关的服务收费,而不是从音乐本身。

杨宝成认为,QQ 绿钻的盈利模式提供了一种可行的思路——音乐本身只供试听和下载,而后基于分享功能以及周边功能寻找收费点。“你需要在 QQ 空间放歌曲,朋友进来你的 QQ 空间也想听到空间音乐,那么你会付钱。这不是基于音乐本身来付费的,而是基于给用户提供一种整合的服务,把整个服务整合到平台上,基于强大的用户关系向你收取费用。”

基于用户关系的收费模式,需要利用一个庞大的社交网络,也就是一种 “无社交,不收费” 的模式,而且必须是有一定用户基础的社交网络。杨宝成认为,单纯基于音乐本身做成一个社区不太可行,因为音乐永远是附属类的产品。

“把音乐单独拿出来,通过它去凝聚大批用户,这是不现实的。这么多年,有把交互式音乐的平台做得非常大的么?或者说基于音乐本身哪个公司能赚钱啊?好象没有。因为我们在国内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到国内的环境,这个环境一个是国家政策导致的市场环境,一个是国民认知,说得露骨一点就是国民的素质。”

由于国内外版权环境和消费习惯的极大差异,在北美市场大获成功的潘多拉(Pandora Radio)模式在国内很难复制。“潘多拉的产品可以复制,现在国内很多跟它已经很接近了,但是它的盈利模式,预计短期内在国内是不可复制的。”

潘多拉每年交出 70% 到 75% 的收入用以支付版权费用,杨宝成认为,这在国内完全不可想象。“在国外,只要是商业环境,你放一首歌一遍就要付一遍的版权费用,放两遍就要付两遍的版权费用,而且是自己统计上报。但是在我们国家很可能有悄悄放不上报的情况,因为国外的惩罚机制是相当严厉的,通俗地讲,罚的你裤子都掉了,而国内可能是象征性罚款。”

“国内当然也在进步,版权也在慢慢正规。几家大的公司,腾讯、百度、新浪,版权已经相对比较正规了。但是还有很多千千万万的网站不正规,用户去搜一首歌可以从很多网站上下载。假设我们几家联合起来收费,仍然不能避免一些中小网站提供盗版的、免费的下载。所以我们谁也不愿意自己先挖一个坑,然后大家一起跳,业内的大佬谁都不想做这个事情。”

目前,酷狗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通过现有的盈利渠道支撑产品研发、人员支出和渠道推广。“酷狗做了这么多年音乐,专注于做音乐,我们愿意跟政府、跟行业的合作伙伴一起规范一下中国的音乐市场,更好地就音乐本身来运营出一种良性的商业模式。” 杨宝成说。

4 月 1 日,酷狗音乐在首页上挂出声明,宣称 “酷狗音乐自下一版本起对歌曲下载收费”。随即有报道称,酷狗音乐开启收费模式后,标志着数字音乐这块互联网免费资源的最后阵地已被攻下。不过,第二天酷狗就澄清收费只是一个愚人节玩笑。这个玩笑从侧面反映了国内数字音乐厂商对音乐收费的期盼和无奈。

酷狗音乐无线事业部总经理杨向华做客 3G 门户科技频道品牌访谈栏目–“ 移动互联网英雄列传”。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国内音乐是基于相关服务收费

3G 门户:目前互联网音乐服务普遍处于免费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挖掘盈利模式?

杨宝成:基于国内市场环境,国民消费观念来说,我更偏向于我们是基于一种音乐的周边服务来收费的。

举个很明显的例子,你跟用户说下一首歌、试听都要钱,他不是很认同的。举个很好的收费的例子,例如 QQ 绿钻,你需要在 QQ 空间放歌曲,你的朋友进来你的 QQ 空间也想听到空间,那么你会付钱。这个不是基于音乐本身来付费的,而是基于给用户提供一种服务,提供了一种整合的服务,把整个服务整合到平台上,利用强大的用户关系,基于这种关系向你收取费用。这样的话用户很乐意付费。

QQ 空间一年大概的收入,据说是有六七个亿,我们具体拿不到详细的数字,我觉得应该差不多。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当然不是说非要学 QQ 空间那种模式,只不过就是说在国内音乐收费最可行的方式是基于跟音乐相关的服务来收费,而不是从音乐本身上来收费,音乐本身就是听和下载,你可以基于它的分享功能以及周边功能。

单一的音乐社区难做大

3G 门户:利用用户关系的收费模式,需要基于一个庞大的社交网络。

杨宝成:SNS,还有一个是有一定的用户基础。我们不能说你只有一两千用户,甚至没有用户,就上去收费。国内很喜欢炫耀式的消费,假如所有的互联网平台都可以包装成这样类似的一种消费模式,然后再跟上游的词曲作者合作,比如说建一个这样的平台,可以把音乐原创作者拉进来,再有很多海量的粉丝,他的音乐肯定大家都可以免费听得到,但是你想跟喜欢的歌星互动吗?这也是一种周边消费。

3G 门户:酷狗目前的用户数是多少?

杨宝成:从酷狗发布到现在有 5.6 亿的客户端被下载,我们的实际用户统计过是 3.5 个亿。其实我们就纯用户来说跟 QQ 相关的产品是不相上下的。

3G 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面我们很强调社交元素,在音乐这个领域如何把社交元素融入其中?

杨宝成:我们也都在考虑。你做音乐分享,基于音乐做成一个社区,但这个我个人认为是不可行的。因为音乐永远是附属类的产品。

例如你做一个新浪微博的东西,人人网之类的,就基于音乐,不做别的,这个很难做起来的。音乐是用户在闲暇的时候,他不会把它当成主要的事来做。

3G 门户:粉丝会呢?比如歌手和粉丝之间就可以通过音乐平台进行交流。

杨宝成:用户是有这个需求,那为什么不通过新浪微博呢?音乐要是单独拿出来当正一个特主要的事,通过它去凝聚大批用户,这是不现实的。音乐只能作为附属的存在。比如 QQ 空间里有音乐、新浪微博上也有音乐,大的平台上都有,它只能把它当做附属产品。

国内这么多年,其实很多人想过这个。比如说之前粉丝网想了一套,做起来没问题,想法都挺好。再比如说做音乐微博,也有人尝试过。但是为什么都没做起来呢?就是因为他把音乐这个东西,包括像阅读,如果你把这个东西单单拎出来做成像新浪微博那么大用户数,是不现实的。

国内这么多年,有做音乐的平台把它做得非常大么?交互式的。或者说基于音乐本身哪个公司能赚钱啊?好象没有。因为我们在国内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到国内的环境,这个环境一个是国家政策导致的市场环境,一个是国民认知,说得露骨一点就是国民的素质。

潘多拉式盈利国内不可复制

3G 门户:您刚才讲了种盈利模式,是基于很强的用户关系。为它提供服务,音乐作为一种附加的产品,他需要使用到音乐的时候就相当于增值服务。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国外的模式有没有借鉴的可能,譬如潘多拉的模式?

杨宝成:潘多拉的模式在国内很难复制。因为国内版权环境,国民消费习惯,潘多拉每年 70% 到 75% 的收入支付版权费用,这在国内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在国外,只要是商业环境,你放一首歌一遍就要付一遍的版权费用,放两遍就要付两遍的版权费用,而且你是自己统计上报。但是按照咱们国家的想法,我悄悄放不上报,因为国外的惩罚机制是相当严厉的,通俗地讲,罚的你裤子都掉了。那么在国内可能是象征性罚款。

潘多拉的产品可以复制,国内很多跟它已经很接近了,但是它的盈利模式,预计短期内在国内是不可复制的。因为他的收费模式是依赖于很好的版权环境。

国内当然也在进步,版权也在慢慢正规。几家大的公司,腾讯、百度、新浪包括我们,版权已经相对比较正规了。但是还有很多千千万万的网站不正规,互联网是开放的,用户去搜一首歌可以从很多网站上下载。假设我们几家联合起来收费,但是不能避免一些中小网站提供盗版的、免费的下载。所以我们谁也不愿意自己先挖一个坑,然后大家一起跳,业内的大佬谁都不想做这个事情。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唱片公司都会逐渐消亡。甚至说白了,就是我们刚刚说的音乐的三个环节,最上游的音乐创造者、中游分发者和低层消费者。中游分发者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有朝一日会消失的。因为音乐的创作者可以直面音乐的消费者,因为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我自己可以搭建个品牌。

我觉得未来可行的音乐收费模式是什么呢?最上游的音乐创造者,词曲作者,可以直接跟消费者进行互动。当然这种互动不一定基于音乐本身收费。看长远一点,我预感这种音乐的收费模式还是基于原创作品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

目前仍以拓展用户为主

3G 门户:如果未来像您所说的这种期待走势去发展,那提供音乐服务的互联网公司要扮演怎样的角色?

杨宝成:像我们这些中间的,基于我刚才说的,我们扮演的角色就是更好的跟下游用户和上游的词曲创作者给他们提供一些更多交互的方式和平台。

3G 门户:您的意思是指你们会拉拢很多原创作者,跟他们签约,类似扮演唱片公司的角色?

杨宝成:其实很多互联网公司也慢慢地往这块靠拢。例如国内有很多做原创 UGC 的平台,其实它扮演的也是这个角色。但是现在扮演的不是特别好或者说是这个产业还需要整合和发展。如果我现在问,你知道国内最大的原创音乐集散平台在哪里吗?你可能说不出来,好象很多人没有这个概念,包括业内的人也是,没有哪家做得能真正让行业、消费者认可的。

所以说,我觉得要么是这种模式需要创新,要么就是这个产业还需要成核。

3G 门户:无线端产品在你们整个产品线上它处于什么位置?

杨宝成:手机客户端是我们的一个未来。但是现在的策略还是处于圈用户的阶段,处于产品和技术不断完善的阶段。

我们现在的全渠道覆盖,日新增也达到业内第一。扩大用户规模是我们的第一步,至于未来的盈利模式、产品的形态,我们内部还在具体讨论。总体上还是根据市场变化来修改我们的产品形态。没准短的话过一个月、长的话过半年、一年就发生变化了,因为互联网是瞬息万变的。

酷狗客户端用户 8000 万

3G 门户:在移动端目前用户数大约是多少?

杨宝成:酷狗手机客户端发布的比较晚。我们的 Android 版是在 2011 年 4 月发布,苹果的 iOS 版是在 2011 年 10 月份发布。所以几乎比业内的其他几家晚了一到两年的时间。

基于酷狗品牌因素和我们良好的渠道运营,所以我们目前为止,酷狗 Android 版日新增已经是业内第一了。我们已经在 15 到 20 万之间的增速,日新增。仅仅是在 Android 平台。因为 iOS 的话,我们只是把它放到 App store 做一些产品完善,基于品牌吸引力让用户下载。

3G 门户:你们做了 Android 版、iOS 版,还有没有其他版的?

杨宝成:目前只有 Android 和 iOS 版。之前我们有 Symbian 平台,叫 “酷狗叮咚”,但是你也知道现在 Symbian 平台用户数在逐渐减少,市场在萎缩,我们已经放弃了 Symbian 平台了,现在主要做 iOS 和 Android。

3G 门户:这两个操作平台加起来的用户数是多少?

杨宝成:Android 占了绝大部分。90%。剩下的就是 iOS 的用户。Symbian 我们就不提了,因为我们现在基本已经把它放弃了。如果算上 Symbian 的话,酷狗所有手机端移动版的用户数大概有八千多万。

3G 门户:用户会从 PC 上往手机上迁移么?

杨宝成:会,这是基于时间和空间的迁移而迁移。比如说我现在在电脑上听歌,挺陶醉的,结果一看 12 点了,我该出去吃饭了。那么你总不能抱着电脑走吧?我立马切换到手机上还想同一首歌,这就是基于时间和空间的转换。这不仅仅局限于云服务,基于同一首歌,任何客户端都可以搜索,酷狗提供云同步会更方便一些,登陆后瞬间就可以加载歌单。

3G 门户:对于酷狗来说,在云端做布局难不难?

杨宝成:成本还好。服务器带宽的投入不会很大。本身云服务就解决了你的一部分的服务器带宽占用的问题。

应多关注二三线城市用户需求

3G 门户:像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 音乐等等这些功能都很像,从用户来讲,我不可能在手机里头装这么多的同一种类型的客户端。

杨宝成:没错。首先是对品牌认知,再一个就是产品体验,在细微的用户体验上还是有差别的。

在音乐客户端这个领域,大家更多的是做微创新。其实整个互联网行业,国内的也都是。做一种革命性产品出来,不大现实,可能因为我们想的有点少。那么大家都专注于微创新,就是说谁在细节上做得更好,可能会赢得更多的用户,这是产品层面。

还有就是渠道层面或者说是市场层面。国内的互联网用户,我们可能很多人谈起互联网,我一直觉得有一个不好的,就是他只专注于一线城市,更关注于互联网的高端用户,在很小的圈子里谈互联网。其实我们在国内谈互联网的话,我们更关注低端市场、二三线的。

在国内的互联网市场,我们针对整个 13 亿的用户来说,真的是谁开第一枪谁就是终结者。作为二三线城市的用户,他买到的手机里面内置了谁家客户端,他就成了这家的忠诚用户。

从去年开始我们整个酷狗手机客户端推广实施全渠道覆盖,我们从上游的手机芯片到手机厂商、国代商、终端零售商等等,我们都有拓展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