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硅谷的天使投资圈和中国的有什么区别,最明显的恐怕是媒体和创业者对这个群体的追捧。起点创投创始人查立说:“硅谷的天使遍地都是,而中国天使太高尚了,全部在闪光。”

4 月 20 日,“天使会” 正式落户海淀区,似乎预示着中国天使正抱团走向春天。红杉资本合伙人周逵认为,这个群体会越来越专业化,“以前是有一个空挡没人填,现在他们的轮廓逐渐清晰、声音逐渐响亮。”

“在中国目前有两个极端,一个是绝大部分创业者找不到钱,二是全球热钱没有出口,两极分化很严重。所以投资需要一双慧眼,在一万家公司里找到让你心仪的那一家。” 著名天使投资人雷军说。

美国的天使投资失败率是 65%,硅谷最优秀的天使投资人也不过只希望自己所投的项目三分之一赚钱,三分之一回本,三分之一亏本。那么,天使投资有没有诀窍?天使 “闻道有先后”,投资 “术业有专攻”,在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雷军接受媒体采访,分享他对互联网创投理解。


创业者应该挑战权威,颠覆规则

  

创业其实就是干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干别人干过、没有干成的事情。真正的创业者往往都是离经叛道,不同寻常,有自己独特想法的一群人。其实就像乔布斯,他们这些人是挺有个性的人,这种个性,我往往回来看的是创业者最需要的性格,就是他无障碍,他有挑战一切的勇气。

经验都是过去成功的东西总结出来的,你说以前没有出现 Facebook,谁知道 Facebook 能成?所以我是反过来想,鼓励创业者挑战一切权威、颠覆现有规则,这才是成功的规则。

我为什么投资凡客诚品?因为他是陈年。我其实不关心他做的是凡客诚品还是什么。我投资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有一种创业者你一辈子碰到几个的话,是作为天使投资人一辈子的运气,就是能够志存高远、脚踏实地的人。他志存高远,可以把公司带到一个别人梦想未曾到达的地方。但是也不能好高骛远,啥事不干,胡侃也不行,所以还得要有脚踏实地的执行力。

其实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他刚开始起步的初期给他两百万。剩下的就是做一个知心大姐听听电话,成功的时候一起举杯相庆,失败的时候也陪着他,听听他的酸甜苦辣,这是我认为天使投资人最需要做的两件事情。


创业者最需要的是一起分享的人

说实在的,我以前是棱角蛮强的人,但是经过 20 多年的商业训练以后已经看起来比较圆滑了。但是我还是有颗顽强的心。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其实是永不妥协的,妥协只是表面。否则我 40 多岁,我绝对不会再折腾,再创办一个企业。所以我认为我做天使投资最大的优势是了解创业者、理解创业者,我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我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我认为他们真正最需要的是两点:

第一、刚刚起步的那一点点的钱。可能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那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创业者那就是救命的钱。当然很多人成功也会说 “当时你不就才给我一两百万人民币嘛”。话不能这样说,那是种子。很多人都在讲说 “那个钱不重要”。其实钱很重要。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第二、一起分享创业过程中的成功与失败。其实有时候创业者很孤独,他成功了激动得不行,跟谁去分享一下?去跟记者分享?那惨了,报道出来之后,引来了无数的竞争对手。快乐都需要有人分享。

一般的创业者在这一群超级天使前面其实超有压力。你说半句人家就吓得要死,那么人家公司怎么办啊。我也碰到过一步一动的公司,真是把你气的要死,他每件事都要跟你请示,快疯了。我说 “兄弟,公司是你的,不是我的,你爱怎么操作就怎么操作。”


天使投资要帮助创业者找到 “台风口”

我想等我投的公司上市以后,肯定会有过一千倍(回报)。有几个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会有好几个。

  

我们在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算收益率,因为没办法计算。我投的绝大部分公司,甚至有的连 idea 都没有,甚至公司名称跟 idea 都是我想的,所以我的投资是极其夸张的,所以我们只赌六合彩,就是我投的公司能不能产生一个伟大的公司。

凡客是 2007 年创办的,严格意义上来讲,拉卡拉是调整过的方向,也是 2007 年做的。YY 是 2008 年做的,这些公司已经非常大。我想说的是,一个好的创业者到了一个台风口他就可以飞起来。

首先我们要找好的创业者,接着是找台风口,或者我们大家帮你找到,总而言之把他往台风口上一推,一头猪都可以飞得起来,你怎么可能不成功呢。所以我自己的观点是,创业成功就两件事情,一个是优秀的创业者,一个是好的机会。

  

天使投资的主力应该是身边的朋友

顺为基金早期是一家风险投资,我们管理了 2.25 亿美金,主要投 A 轮和 B 轮。我觉得天使投资机构化以后其实压力蛮大的,全球都有一些机构在尝试,但是天使投资的主力是个人投资。

天使本质是什么呢?天使本质是拿两三万块,一屋子人凑 80 万,谁行谁去创业。万一成功了
呢,大家都跟着好了。所以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一个凑份子去创业的方式。

我有时候特别怕参加大会,最怕的是创业者的热情,他们不停地给你递方案、递名片,希望你能投资。但是我们冷静地想一想,几十个人涌过来,几十份资料,我们有时间看吗?如果你的朋友不能给你投天使,“我一定要找李开复。” 这真的有点难,他们就算每年投一百个案子,每天有投不了几个啊。所以天使投资的主力是身边的人,周围的朋友。

所以很多人骂我 “雷军怎么这么拽啊” 其实不是这样,不是说不投,其实这就是天使投资的本质。天使投资是怎么降低投资成本的?就是信任。大家千万别把天使投资人当做 VC,你不要给他递方案,最好的方法是找你的朋友,找你朋友的朋友。


一定会有下一个巨人

  

今天中国互联网才刚刚开始。他们都把中国互联网最杰出的三家公司比作三座大山,的确它们很强悍,一方面为他们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另外一方面也感到很大的压力。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比比皆是。

我们想想 AOL 鼎盛的时候,有人会觉得 AOL 会死吗?雅虎鼎盛的时候也不是威风八面什么都做。我是认为互联网整个产业才刚刚开始,像第一代三大门户时代的时候,我们觉得三大门户已经是个人间天堂了,怎么会想到后面三个比前面要大十倍。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公司会比他们更大。

我们再说天使投资,在 10 年前你要有一百万人民币,你要投 1% 的腾讯、1% 的百度、1% 的阿里,你不就是皮特(Facebook 天使投资人)嘛。所以你要寻找下一个。

对于今天的社会来说我觉得机会太多了。过去十年里面我从来没有听说任何一个 VC 赔过,有单个项目赔钱是很正常的,加起来没有一个赔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过去十年是高速发展的十年,可能赔了九个,结果第十个遇到百度了,你想不赚钱都不行。所以我认为未来中国的十年也是黄金十年,投资的是黄金十年,赔钱挺难。

  

不关心盈利模式,关心能否做大

我其实不是特别关心盈利模式。我个人的特色关心你的规模能不能足够大。我经常问的问题是,“假如太阳从西边出来,你能不能做到 10 亿美元的规模?”

中国已经上市的公司今天还在 10 亿美金以上市值的,在互联网领域里面只有 20 家公司。所有条件具备了,你告诉我怎么保持 10 亿美金的市值?你要有个好的构想去经营这家公司。

为什么相对而言我投出来的大的公司会比较多呢?可能跟两点有关:上来就要做大的事情,不是做个三五百万就卖了的公司;再一个就是我选择的都是平均 35 岁有经验的创业者。

后来也形成了一个误解,就认为我只投 35 岁以上的。其实我的原话讲的是我过去的投资平均年龄 35 岁,基本投有经验的人。在中国大学刚毕业的人靠谱的不多。

天使投资跟 VC 最大的差别,就是我可以投你一辈子,还可以传给下一辈子。所以我可以一辈子不退出。


中国现阶段是执行力的比拼

在中国会出现任何一个 Facebook,不可能。因为中国没有任何一家大的公司是由大学刚毕业的公司创办的。这一点是我们中国社会跟美国社会差别最大的地方。美国社会高度竞争以后需要创业者没有任何经验,就没有约束,他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能干。

美国大公司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刚毕业创办的,但是中国不是,中国还没有到充分竞争的时候,现在中国是执行力比拼。就是谁能够把这个东西执行到位,说白了是在这个阶段。所以中国还没有到 idea 缺乏的时代。中国是在经验稀缺的时代。

  

比如说 Google 创业,资本商介绍了威廉兄弟,50 岁,管理非常有经验,很快就把公司管起来了。而我们中国找这样一个职业经理很困难,找不着。

  

我们要承认一条,中国科技发展水平离世界还是有差距的,估计还有 5 到 10 年的距离。不仅仅是我们中国没有 Facebook 没有 iPhone,日本有吗?韩国有吗?欧洲有吗?也没有。硅谷是全球创业的第一,我们的能力跟他们差好几个档。


移动互联网是一个独立的行业吗?

  

其实这个很难定义。就像电子商务行业也是一个过渡性的名词。包括互联网企业、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我觉得都是过渡性名词。为什么?你用互联网方式做生意就叫电子商务,那有一天所有的公司都用电子商务。我们知道互联网公司,新浪是门户网站,你说 10 年前我们是不是把它定位为互联网。所以这些都是大概念,而不是准确的定义。

  

这个行业里面拿到钱的人很多。本来就是 100 个公司要死 90 家,是这个生态。这是对的,早死早超生。可以换一个再来。一个 App 十亿美金被收购,这给大家很大的想象空间,这么一个简单的 App 值十亿美元,所以你也要做一个。这极大地刺激了更多年轻人去创业。在美国,其实公司被收购是件好事,是你做出了价值。短短 18 个月他创造了 10 亿美元的价值。

三座大山本来就那么大,你们虽然一个没有撂倒,但是已经很强了。直接面对,不是后面偷袭,干点流氓龌龊的事情。有本事就是正面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