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pp

其姐妹应用 Hey 已经在全球市场发行,主要针对新加坡,香港和台湾的单身人士

有些人会说真爱只敲一次门,但是对于 Hey 这款上月在全球发布的软件来说,机会一天会敲你家三次门。

这种敲门的机会是通过到手机上的推送通知来实现的。用户们可以看到约会对象的大头照,他们接下来可以免费查看他们的配对和对方的档案。然而,如果他们想要和这些用户交谈,他们必须花费应用内的货币来保持联系。

公司在三年前成立于韩国,主要由一款面向 20 到 39 岁单身人士的应用 IUM 而出名。Hey 这款推向全球的应用,跟在韩国本地的应用有很类似的关系,但是却有几点明确的不同。

  1. Hey 是全球发行的,但主要针对新加坡香港和台湾的单身人士,IUM 只在韩国本地可用。
  2. Hey 每天早上十点都会给用户三个配对。IUM 则会每天中午只发送一个配对。
  3. 其内部货币 “红宝石” 每 30 个的售价,Hey 要花费 0.99 美元,IUM 则需要 4.90 美元。
  4. Hey 发布了 4 个星期,IUM 则已发布三年。

你会为爱情付款吗?

IUM 公司全球运营总监史蒂芬贝克(Steven Baek)告诉科技博客 e27 说,他们软件的平均营收在韩国每个月达到 50 万到 60 万美元之间,在国内的下载超过一百万次。新软件 Hey 在发布之后已经获得八千多次下载。

大约 70% 的韩国使用的用户是付费用户。他们使用应用内的付费手段来解锁特殊功能。我们询问贝克,为什么他决定采用支付功能,他解释说:在真实世界当中,男人们在酒吧当中约会女人都需要掏钱购买饮料,也要冒着他们最终不获青睐的风险。在在线婚恋市场,这个过程应该被重复。

Hey-app-dates

用户们同样也会花费虚拟货币,来知道更多他们配对对象的照片,如果他们不掏钱的话,他们只能看到配对的一方的账户当中目前所显示的同等数量的照片。

贝克说,“如果我有十个宝石,另外一个人只掏了两个,他就不能看到我照片当中的另外 8 张。”

我们环顾四周,就可以发现有成堆的婚恋交友软件。你在这款软件当中遇到的帅哥靓女,可能已经在另外的很多款软件上都注册了。贝克课分享说,他们在三年前首次开始的时候,曾经出现了一大堆的复制品。

他说,“在最初,有一些公司非常直白的抄袭我们,我们有一个非常可爱的角色形象,他们毫无二致的复制了我们的形象和网站。” 他同时表示 IUM 是首先想出这个办法的公司。

最终发生的事情是,那些复制品没有办法跟上良好的推荐机制而消亡。公司同样和一些品牌运营合作关系,来进行跨市场营销,IUM 还在影院上映一些主题电影。

贝克表示,“在他们跟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算法。当你注册之后,想要推给你某一个人是很容易的。用人力资源把不同的人们人工配对也是不难的。但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机制来做自己的算法,当你使用的时候它会自动学习。如果你给我们你所有的信息,我们的系统就知道你喜欢或者不喜欢什么样的人。”

Hey 和 IUM 使用一套评分系统,我在使用应用之后进行了测试。每一次查看彼此的评分表,花费十五块宝石,当有人使用这个功能的时候,看起来他们似乎不愿意为自己所做过的约会打分——尽管这样做会获得一个免费的宝石。

HEY

与此同时 IUM 或者 Hey 都不希望这款软件是寻找下一次艳遇或者一夜情的软件。贝克说道,“很明显,大家都喜欢长得好看的,英俊或者可爱的,热辣性感的。每一个人都喜欢,但这不会是你的灵魂伴侣。”

Hey 在新加坡,香港和台湾使用,这是否意味着用户可以看到来自这些国家的其他人呢?贝克澄清,“用户会选择他们将会配对的人,系统使用地理位置来决定在他们附近的人会被看到。” 确实,如果一个用户遇到的配对人是千里之外的,那么这个配对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作为一个女性使用了该应用。表明自己的性别对我来说是一个额外的压力。当我首先选择开始寻找派对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真正地回复过。这是为什么呢?要我来猜的话,要不他们完全不感兴趣,要不他们已经关闭了推送通知功能。两种情况都是很可能的,而且可能兼而有之。

贝克表示,该软件有一个性别比例。在韩国,男女比例是 1.3:1,在全球分支上,他们仍然在收集足够多的数据,而且并不希望以此来限制用户。

作为一个精打细算的人,我在处理自己的红宝石的时候会有点谨慎。让男女用户同时付费进行潜在的聊天,可以强迫他们真心来看待接下来的聊天,以及跟他们进行交谈的人。

但是,这同时意味着,只要你足够有钱,你可以想跟谁聊就跟谁聊。(编译:书航)

原文:Hey: Korean matchmaking app makes US$500K a mo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