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_9887

创业者和投资者之间的合伙关系是很有趣的,在种子轮,投资者不仅投资金,而且和创业者一起在商业的很多方面合作。但是在非常早期的投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和一个投资者以及一个创业者一起交谈试图找到更多。这位是 Samurai Incubate(武士孵化器)的首席执行官榊原健太郎,这是日本的一个先锋独立投资孵化器。另外一位是山田尚贵,Anydoor 的首席执行官。该服务是在众包翻译服务 Conyac 背后驱动的公司,这也是 Samurai Incubate 的一个招牌创业公司。

Anydoor 在 2009 年 2 月创建,创始人经常要翻译非常短的句子,他产生了这个想法。他在一次商业竞赛当中融到了种子驱动需要的钱财,跟他的朋友小沼智博一起发布了这家创业公司。他跟 Samurai Incubate 的遭遇为他们创业打开了大门。

Anydoor 从 United (2011.12),Mitsubishi UFJ Capital 和 SMBC Venture Capital(2013.10)融得了资金。

几乎要破产了

山田: 我们是在 2010 年在新宿的 Tully 咖啡馆第一次遇见的。对吗?

榊原: 我们早期跟创业公司的第一次会议都是在快餐店。我记得,当时你的钱包里只有 5000 日元了是吗?

山田: 事实上,我还有更多。我觉得好像比 10000 日元要多一点。

榊原: 在公司账户当中,不是个人账户。

山田: 在那次会议之前的一个中午,我们在 TechCrunch 的日本会议上面相遇,这是由平野先生来主持的。在活动之后,我从您手里得到一封邮件来介绍 Samurai Incubate。我觉得这事儿很可疑,立刻就删除了。

榊原: 啥?我记得我当时想做类似于 “翻译魔芋” 一样的东西,接着有人就跟我说了你们的事儿。在会后,你们是我唯一联系的一家公司。

山田: 真的吗?

榊原: 是的,只有你们。

MG_9894

山田: 但是当我说到我们产品的时候,你看起来漠不关心。我说在我的钱包里只剩下很少的钱了,然后,紧接着毫无征兆的,你跟我说:“我会投你。”

榊原: 是吗?事情当时像这样吗?

山田: 所以,我回答说,我需要时间想想。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问我的创业伙伴小沼他是否知道 Samurai Incubate,他说不知道。我问了我们的第一个投资者你们的事情,其中 East Ventures 的松山太河先生知道你和你的一个合伙人,所以这样,我就觉得我可以相信你。接下来我答应了你们。

榊原: 我可不知道这个故事,

山田: 在那个时候,我的银行存折里只剩下 5000 日元了。在下个星期一钱就打到了我的账户上,我真是如释重负!

榊原: 说的好像我们是一家贷款公司一样……

山田: 哈哈。

榊原: 但是你们有一个公司账号是个好事,有些自由职业的应用开发者并没有。有时,我偶尔需要向他们汇款,需要他们把钱还回来。

山田: 那个时候我有兼职的工作。

榊原: 你在一家地毯商店里工作是吗?

山田: 事实上,我在一家地毯商店里租一个小空间,有的时候,我帮他们卖波斯地毯。白天我在一家咖啡馆工作,晚上在一个运输公司工作。我在闲的时候在 Conyac 公司工作,在第一年我就是这么干活的。我决定并不用我们从 Skylight 咨询公司融来的钱作为我的工资。

不管怎样,那个时候,我离开了上一家工作单位。我的银行账号里只有 10 万日元,我马上就要破产了。

MG_9893

The Bridge: 你对于山田先生的第一个印象是什么?

榊原: 他的头发染成棕色……

山田: 哈哈。

榊原: 我是说,他长得跟我旁边的某一个人有点像。我跟 Zawatt 的首席执行官原田大作都把头发染成了棕色。我同时觉得山田先生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在我遇到他之前,我觉得他可能有点张扬——但是实际上他表现的相当低调。

山田: 哈哈。低调可不一定是好事儿,我希望遇到比我老的某些人,所以当你看上去非常随便,而且毫不在意的时候我很惊奇。你穿着一身西装,打了领带……

榊原: 但是你头发染成了棕色。

山田: 在我遇见你之前,我碰到了很多风险投资者,大约有 25 个人,但是我被他们当中的所有人拒绝了。现在当我回头想这事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些风投很少被人所知。然后我就遇到了你,一个活跃的,而且喜笑颜开的投资者出现了。我是非常有怀疑的。名字叫武士的投资公司听起来太可疑了。但是我跟你谈的越多,我就越意识到你的性格很好,然后我决定接受这门买卖。

榊原: 我极少最先做出举动,但是只是想想,我们如何合作来开发一个 “翻译魔芋” 一样的东西。

山田: 我在互联网上搜索了 Samurai,但是没有办法找到任何结果——除了一个维基百科的页面。

MG_9899

榊原: 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已经做了很多项投资了。后来被 KDDI 电信公司收购的 Nobot,CEO 是小林先生的那个,是我们的第三笔交易。我们投资的第一家公司是 Synclogue。

山田: 我们马上要走到财政年度的结尾了。在三月底。我们想我们可能熬不过这一次了,我们实在是走到了崩溃边缘。

传奇的 “武士居”

榊原: 这些事情其实真的在最近才发生,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一样,那个时候——你们来到了我们的武士居(Samurai House)。

山田: 那个时候武士居已经开始了吗?

榊原: 是的,我们已经开张了,

山田: 当我们在三月获得投资的时候,我们仍然把地毯店当作办公室。所以我们拜访了武士居。然后,觉得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对劲(笑声)。我开始很严肃地判断哪一边更好一点——是地毯店,还是这个一团糟糕的武士居。

榊原: 真的吗?!

山田: 我当时想,武士居实际上确实不是很好,但是与此同时我觉得,因为你们总是在那里,我们开个会什么的会很容易,而且我又不会被地毯店的顾客所打扰。

MG_9901

榊原: 当时我们在小竹向原,那几天真令人激动啊。

山田: 我是在楼上,我们一周见两到三次。在这个日式风格的房间里,我有点像一个领导。

榊原: 有的时候我们一起吃午饭,对于他来说,到武士居只需要五分钟时间。有的时候我错过了和某人的谈话,我就会拜访你的房间。

山田: 我倒觉得是你实在累得走不动了才会来我这儿。

榊原: 在高峰的时候,房间里一共有 20 个住客,其中有大约五个人是真正住在这里的,有些房间里甚至没有空调。

山田: 我们需要忍受的最困难的事情是……春木先生(Joy CEO 春木世霸)的呼噜。

榊原: 我知道。他呼噜声十分响亮,

山田: 因为太响了,所以我没有办法集中工作,我甚至隔着耳机都能听到他的打呼噜。

The Bridge: 他们那个时候都在做什么呢?

榊原: 有些加入了其他的创业公司。有些重建了他们的公司。所有的那些人依然还在创业圈子里搏斗。

山田: 我们一直呆在那里,直到新办公区 SSI (Samurai 创业岛)建立起来。是的,然后就遇到地震了。在地震之后,我和小沼谈了一下,希望重新给我们的办公室选位置,去神田。因为回到武士居当中办公,如果自然灾害再发生就不太可能了。所以两年前我们搬了家。现在当我想那些事情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曾经在武士居住过。(未完待续)

(编译:书航)

原文:Talking early stage startups: In conversation with Japan’s Samurai Incubate, Anydoor (Part 1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