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801-720x480

(续前)在几个星期前,你在推特上说,你对于将资源大量的放到光学识别技术上并不是特别感兴趣,而那个技术在中文语言学习社区方面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如果不是扫描技术,那么语言学习可以使用的其他一些移动应用,有什么样的元素让你感到兴奋?

我对于把任何东西转化为游戏都很感兴趣。我喜欢 Foursquare 签到软件,而且我觉得,语言学习也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提供一个高质量的给予反馈回报的方式,让你保持学习的动力。我喜欢把汉语学习整合到你的日常生活当中。

我同样开设了一些社交元素,比如形似 Stack Overflow 的讨论社区一样,可以鼓励彼此,增进汉语学习的进度。所以你正在建立社区,在语言学习方面彼此鼓励。我曾经看到有非常少的几家创业公司在做这件事情,但是我想,还没有任何一家真正精通了这个技术,例外可能是 Skritter,但是这些人已经离开了。他们在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工作。

你全职聘请的员工有多少?

这个有时候不一样,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和合同商工作。我们没有办公室,公司完全没有驻地的雇员。全职人数大概是三到四个人。

这是你的一份全职工作吗?

对我来说这是确定无疑的一份全职工作。我能够得到的另外一份附加的好处,就是我早期就意识到,当我创建这个软件的时候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一名父亲,而那个时候,如果要有我自己的业务的话,绝对是一件好事,我可以始终有时间,把我想要工作的时间设定为任意时候。如果你是家长,特别是小孩子的家长的话,随时随地的工作的确是一个梦想。所以我现在在工作,因为我没有需要做其他的事情。绝大多数时候一周我工作四十个小时,有的时候是五十到六十个小时。

你生活在纽约。在这里你并不能实际练习中文,所以作这款软件是否有困难?

不完全是,确实有可能我错过一些事情。我对中国俗语的理解有可能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是我找到一些人来帮我做这件事情。我觉得我可以说,成为中国语言学习社区当中的一部分是有帮助的,但是与此同时,也是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它可以让我以一种更批判的眼光看到其中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我觉得有了软件,你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来收集足够多的使用数据。用户会给你反馈和抱怨以及建议。坦诚的说,我们有更多的用户是在美国,或者是在中国之外的学生,这比在中国国内的用户较多。我们软件的典型用户是一些西方人,他们可能生活在中国并且努力学习汉语。

有些人觉得随着网络和移动技术的进步,学中文变得更加容易了,你是否赞成这种说法?

我非常赞同,这变得更容易了,因为你可以在繁琐的工作上花更少的时间,可以更轻松地找到语言学习的原料,而且也可以更轻松地找到一起跟你学习的伙伴。当然有关人类记忆的事情,你不能改变太多。所有我们试图做工作的创意工具都算上,学习中文依然是一项困难的工作,你必须有大量的记忆。据我所知,没有人是真正的有学语法,或者是让音调发音变得更加标准的更好的办法,学这种语言或者学其他东西唯一的一种方式,就是跟本地的讲这种语言的人在一起,花更多的时间。有大量的问题仍如这些问题产生的时候一样困难,我们唯一做的一件事情,是总算是避免了某些烦人的东西。(译:dio)

Meet the man behind Pleco, the revolutionary Chinese language learning app that’s older than the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