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坏我了:我用了Uber,来的却是一辆黑车

Img7398317_780

昨天,刚参加完2014中国互联网大会,国际会议中心的门口已经站满了打车的人。关键是,经过的计程车里面没人还挂着暂停的标志。

于是,我拿起Uber,准备叫一辆车送我回家。不曾想,这是一个悲剧的开始:我足足花了近一个小时等这一辆车,而且来的还是一辆黑车。

这个悲剧的源头,是Uber直接将我的叫车需求推送到People’s Uber(人民优步)这一个按钮,这是Uber在8月4日推出的一个新业务,是与没有营运牌照的私人车主合作拉客。这个平台号称是公益性质,只是为了节约能源拼车出行。因为如果牟利,在国内属于非法营运。(见我此前报道:据Uber北京负责人Ben称,北京市的规定是只有非盈利的拼车服务是合法的。)

离我最近的一辆车,位置在惠新西街,如果正常,十几分钟就到。叫车成功之后,司机照例打电话跟我确认具体位置。我告诉他,我的位置是在国际会议中心大门对面、背后是北辰汇宾大厦之后,位于北辰东路边上。

这位司机好像没有在北京,甚至是地球上生活过的外星人一样,在过了20分钟左右之后,说他车在英东游泳馆对面。经过一番交流,确认他车在国际会议中心另外一个门,而我的位置在那个门的正后面。由于我附近再没有司机知道的其他更有名的标识,他说:我跟着导航找。

就这样,差不多又过了10多分钟,司机打来电话:我在奥林匹克公园这个院子里,你看到我了吗?我在北辰西路。

我看了一下Uber上的地图:车的位置在地图那头,我在地图这头。司机这是要开回火星吗?我可是在北辰东路!

司机没有放弃,说他就开到北辰东路上来。

距离我叫车的时间差不多过了50多分钟后,一辆帕萨特停在我的面前。这是一辆银灰色的车,这种车在街头随处可见,是会招揽客人的黑车。在主城区内,15元的计程车车程,如果搭一辆黑车,价格会变成40元。

我看着这辆车,到底要不要上去?我犹豫了一会儿:我从来不敢坐黑车。司机也不容易,为了接这一单,花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跑过来。

于是我鼓起勇气上了车,并警觉地观察了车内的环境:没有枪,没有刀,除了司机一看就是黑车司机的模样。

车行驶了起来,我一路观察着,车是按着正确的方向行驶。最初的惊恐和不悦缓和了下来,我开始跟司机聊天。

司机告诉我,他原来是在天通苑开黑车的。天通苑那边因为黑车很多,所以价格不像城内这么高,只是比计程车高一点。加上很多人并不相信黑车,因此,跟计程车相比并没有太多竞争力,也挣不了太多钱。

他刚加入People’s Uber 10多天。他觉得Uber通过这种圈地,就是对司机进行一倍的补贴,可以吸引很多车主的加入,因此有可能做大。司机说,目前Uber还不与司机分成,司机拥有乘客全程车费,并且会给一倍的补贴。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乘客的车费是30元,Uber再给司机补贴30元。

他没有直接透露,跟原来相比,现在每天赚得是更多还是更少。

但他说,不是所有跟他一起在天通苑开黑车的朋友,都跟他一样加入了Uber。因为有一些人没钱换车,他是因为加入Uber才换的这辆新车,就是因为要加入Uber,必须是10万元以上、五年以内的车。

司机还说, Uber并不是他最初的选择。他原来想要加入易到用车,但是易到用车现在很难进新车,他在易到用车的朋友让他先加入Uber。他说,Uber的模式跟易到用车一样,一边跟租车公司合作,一边跟黑车合作。

司机说,他应该是Uber’People第一批加入的司机。这一批人总共差不多有100人。

我问他,他们是否要经过一个培训?司机说,是要经过一个培训,一是Uber的公司介绍,二是讲一下补偿的规则。

我纳闷问他,这就叫培训吗?这不就只是跟讲一下大家怎么分钱啊?

司机也很无奈:他们叫这个是培训就是这么叫呗。

好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再也不敢用Uber叫车了吧,我想。

这次行程从叫车到回到家的时间,一共花了近2小时。总共花费了50元。(不过Uber里没有记录,连我以前的招车记录都没有)百度地图为这一行程提供的行车路线中,三种方案打车价格都在30元左右。好吧,安慰自己,百度地图没有考虑行车高峰期。

可是,8月4日推出People’s Uber的时候,Uber是这样说的:由于是非盈利平台,司机向乘客收取的费用不能高于行车成本,Uber会根据行程给出建议价格。

天呐,今天一大早起床居然看到Uber微信公众号推送的消息:人民优步免费一周。胆大的,你们坐黑车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