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dley

Bradley 是一款为盲人开发的手表,90% 的客户却都视力正常;开发时,投资商都持观望态势,但众筹让这个产品在 2013 年夏天一炮打响,筹款金额远远超过预计 4 万美金的目标。同时,这个产品也获得了伦敦设计博物馆评选的 2014“年度设计” 奖。

Nick,大名 Lik Hang Gu,香港人,香港大学毕业后,于 2012 年从哈佛设计学院研究生(Harvard GSD)毕业。现在是 Eone Timepieces 的合伙人、首席设计师,也是 Bradley Timepiece 这款产品的设计者之一。

究竟是什么,让这款表如此受欢迎呢?特赞独家采访 Nick,为你带来 Bradley 背后的故事。

Q=特赞 | Tezign

A=Nick

Q:在研发Bradley之初,您对盲人的需要做了很多研究。那么,您是如何把注意力集中到为盲人开发一只表这个想法上的?

A:作为创办人之一,Hyungsoo Kim 在 MIT(麻省理工学院)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失明的学生,并对他使用的物件很有兴趣,因而开始研究盲人用品、工具。之后再发现盲人用的手表比较落后,也没有设计感,如果有一款手表可以满足盲人报时的功能,再加上设计,使其富有时代感,其效果会很有意思。

接下来我们的团队与失明人士组织合作,了解他们的需要。在整个实践过程中,与失明人士组织合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他们其实十分重视日常穿着用品的外观以及颜色,这也更加推动我们团队专注设计出一只非常独特的计时产品。

Q:设计这款表的出发点是什么?为什么要用两个滚珠去做时针和分针?

A:团队开发时候曾经想了很多不同的设计,有一些涉及比较多的微型机械或电子零件,而制造成本比较难控制,维修也相对不容易。两颗滚珠的概念相对容易理解,制造成本合理,而最重要的是它在外形上非常突出,也像一只表。因手表结构与磁力影响关系,最后我们决定了把代表分针的滚珠放在表面上,“时珠” 则放在旁边,所以上面的珠走得更快,旁边则比较慢。

Q:您能展示并解释一下产品从无到有的过程吗?这其中经历了哪些困难和改变?

A:最早的设计中,我们并没有用两个滚珠代替时针和分针这种形式,当我们认识到滚珠的重要性后,我们又不知道如何恰当地放置这个滚珠,最终我们选择了这样做,这样放置后,既解决了问题,又很美观。

另外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怎么摆放表盘上的 12 个刻度。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但对失明人士来说都不是特别有用。有些功能上可以,但又不美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这个问题。

Q:您和您的团队把这只原本设计给盲人的表做成了一个每个人都会关注的产品,是如何做到的?

A:除了注重设计本身,跟失明人组织合作外,我们更与一位非常优秀的盲人 Brad Snyder 合作,他对我们非常支持,更成了我们的代言人。前美军 Brad 在阿富汗为国服务时在事件中不幸失明,但他意志坚强,之后参加残奥会更获得两金一银的成绩。他的故事令人鼓舞,具有感染力,由他代言,并一起开发的情况下,Bradley Timepiece 这款产品变得更富亲和力以及更令人产生共鸣。

Q:众筹这种方式有帮助吗?

A:使用众筹一方面可以集资,另一方面可以直接了解市场对产品的认可。我们公司开始时就只有很少资金,要用传统方式以本金开始投资十分困难;找到投资者也不能避免付出部分股份,而事实上开始时真的没有投资者有兴趣。我们团队当时也只能做众筹,同时也想打造一个非常不同的众筹推广,试图把产品在 kickstarter 及互联网上有效地传播。

众筹完了之后产品的生产曾经遇到了不少问题,我们也好几次把发货时间住后推。毕竟是新产品,问题往往在投产时才会出现,我们也只能及时应对。

Q:就您所知,有哪些人购买了您的产品,收到过哪些有意思的反馈?您和您的团队从这些反馈中得到了什么?

A:客户对产品评价还是十分高的(如他们收到的不是质量有问题的),另外产品如有不正常情况出现,我们也坚持为客户提供非常快的回复及售后服务。很多客户也想有更多不同的大小及颜色的选择,这便会是我们下一步推出新款色的切入点。

Q:现在Bradley制作进行到哪一步了?预计用户最早可以什么时候拿到?

A:Bradley 的生产陆续走上了轨道,kickstarter 预订的货在 4 月也发完了。七月底就正式全面上市,八月之后在美国 (NewYork)、 欧洲 (London, Frankfurt) 的特别手表门店里也可以买到 BradleyTimepiece

Q: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会有新的产品跟大家见面吗?

A:在手表方面,我们下一步会往两个方向推进:一是制作不同颜色表盘的 Bradley,也开发一些不同颜色的表带,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些色彩测试,预计将会有一款黑色 Bradley 的要跟大家见面,十月份,也可能会有一款 “炭黑” 的上市。第二是我们可能会就新材料做一些设计开发,比如不锈钢、蓝宝石玻璃和高等级塑料等,希望能在十二月推出。

下一款产品会是一个闹钟,也是为失明人士设计的。让人们能够不用真的看到闹钟,也能设置闹钟。这个技术是我们和 MIT 的工程师合作开发的,我们在尝试用不同的材料去做,计划明年可以发布。

Q:有评价说:Bradley这款表把盲人这个群体和普通人联系起来了。您怎么看这款表所含有的社会价值?

A:我们非常高兴产品能把正常人跟盲人连接起来,这也是正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连接起了社会上被忽视的一群人,一些设计时尚追求者及一些受过教育及重视我们传达的信息的人。现在其实超过 90% 的人购买我们产品的都有正常视力的,但我们同时还会继续跟世界各地的盲人组织合作,可能是给他们优惠,也可能是跟他们合作做活动。我们公司还是不会走着重非常商业化的路线,而是会保持一种比较相对社会性的企业文化,尝试走在商业与社会中间的地带。

Q:从哈佛毕业以后,您从设计师转变为一个创业者,您又如何看待这其中的改变?设计和创业之间会有怎样的关联?设计师创业,会相较其他行业更有优势吗?

A:在哈佛求学时我并不能完全地意识到设计的价值。设计师并不是要考虑产品推出市场后在收益方面的后果和价值的那个人,我现在也认为这后面经营产品和销售的过程也是十分重要的,从商和做设计很不一样。

创业花费的精力实在很多,现在处理公司大小事务花了我大部分时间,这是我之前完全没有预料的。比如说我们做网购,要处理发货,网上售后服务等;出货也要管理 QC(质量控制); 赶完这些后,做设计时间变得非常小。

至于其中的关联——设计一个产品很大程度上要从发现问题开始,我们从问题出发,然后去创造一个有某种特定功能的产品,然后我们赋予这个产品一些特色,挖掘它背后的故事,从而使之影响更多人。这也就是一个建立品牌的过程。最后,产品影响和分销的范围就是设计或创业成功与否的关键,也就是说,无论是创业还是设计,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问题设计产品故事品牌影响力。

设计师创业可能对巿场的触觉感知能力比较强,而公司走时尚、设计感的路线也比较容易,毕竟朋友中也有不同的专长能作不同的支持。

(本文来自动点科技合作伙伴,设计师对接平台 “特赞”,他们的公众账号是 “Tezign”。如果你想联络他们,请发邮件至 hi@tezig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