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chong

在加入同创伟业后,黄冲在短短几年已经做到了业务董事,也主导投资了 “有米传媒” 这样的明星创业公司。在我看来,黄冲属于那种喜欢冲在前线的角色,在我正式开始采访前,他还与一位创业者在聊天。

同创伟业大本营在广深,起初更主要是做 PE 基金,差不多到移动互联网流行的 2011 年,才开始做一些早期投资。黄冲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早期投资人,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天使轮到 A 和 B 轮,这样的定位,需要他对整个行业有自己的判断。

加入同创伟业前,黄冲在中国移动工作了 5 年,也正是这 5 年,从产品开发到运营他都建立起了足够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在电信运营商工作,帮助他看到并建立起从宏观角度看整个生态圈发展的能力。事实上,2009 年在移动梦网的体系下,他已经接触到手机游戏、手机广告和手机视频等等,这些都已经成为现在移动互联网中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

当然,做投资始终更关注对未来投资机会的把握。结合在移动的工作经历以及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的学术背景,黄冲看好未来智能化对于互联网和我们日常生活的改造,也看好智能化在资本市场可以得到的价值认可。

他给自己定下了 3 个投资方向——智能化,社会化,移动化。智能化主要是人工智能、个性化算法、硬件和大数据;社会化则包括社交应用以及微商、自媒体这类社会化的互联网商业逻辑;移动化则意味着在移动互联网范畴内的创新项目。

黄冲投过令人印象最深的项目应该是有米传媒了,这家公司目前也已经步入国内移动广告领域的第一阵营。

谈起当初投资这家公司,黄冲认为投资的节点很好,与当时互联网大环境分不开。有米是业内较早进入这个行业的玩家,还能及时对市场的变化做出应对。而彼时移动互联网大潮刚刚开始,很多创业者有大规模推广的需求,刚好手机 广告平台可以帮到他们。

有米的投资是成功的,但是对于更多的早期项目,一方面需要结合大环境看,另一方面也是对投资人自己逻辑的考量。黄冲也有自己的一套投资逻辑,他认为,早期项目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依旧有一套规律在。他会把项目考量分为四个维度:行业、企业和产品、团队、融资结构和历史。针对项目的不同阶段,这四个维度有不一样的权重:

在天使轮,可能既没有产品也没有数据,会把团队和所处行业的权重加大,着重去考量。

到 A 轮,如果产品出来了,着重去看产品的体验和团队。

到 B 轮,产品应当是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这时就要重点看积累下的数据。

当然,貌似做一个早期投资人并没有想象那么复杂,甚至在我看来,很多科技记者也完全可以做到这些。不过更重要的是,黄冲提到在信息收集和组织能力后,其实最关键的是逻辑和决策。投资人身为一个决策者,必须要在获取信息后建立起一套自己的判断逻辑,对于创业项目也应有 一套快速决策机制,毕竟早期项目的数量可能是中后期项目的百倍、千倍,什么项目能跑出来要有一个自己的判断。

早期投资从来不是一份安稳的工作,朋友圈里的黄冲总是出现在不同地方参加各种创业创新活动,而同创伟业本身在北上广深四地也都有基金。对于空中飞人黄冲,我感兴趣的是,在他眼里,尤其是北京和广深的创投氛围,会有怎么样的区别。而这也是中国南北创业者一直在讨论的。

黄冲认为,北京的整体氛围会更强调宏观层面的东西,希望项目有一些新的模式和革命性,可以改变整个行业,他们看得比较往前。而广深则更加关注自己的生存状态,团队在选择了一个方向后,可能更关注在这个方向上可以做到多大的收入和利润规模,怎么样一步步实现这个目标同时保证企业仍然活着。

大多数时候,我们看到投资人出席各种大会,讲自己的理念,在台上光鲜亮丽,但是在私底下里,他们工作非常辛苦,尤其是冲在一线的投资人。

在工作之外,黄冲坦言,作为 TMT 行业的投资人,生活和工作很多时候是很难分开的。很多爱好其实也都与工作相通——喜欢旅游,可以接触到新的事物,看到国内外发展的差异;喜欢潜水,看一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喜欢文艺展览,舒缓压力的同时也在为工作找寻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