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7930

领英中国的负责人沈博阳是一个在台上很有气场的人,但是他负责的新产品 “赤兔” 又是一个非常贴近年轻人充满活力的商务社交软件。这一点,从他上台时手捧的代表着 “赤兔” 的又像兔子又像马的小玩具就能看出来。那么关于领英进入中国后的是非曲折,以及 CEO 沈博阳的其人其事。在这次 TC 创新峰会上着实有不少的干货分享,总结了几点呈现给大家:

不再打补丁,开发本土新产品的缘由

LinkedIn 全球产品都不一样的是,面对中国这个特殊的市场,沈博阳带领本土团队特别打造了一款 “赤兔” 的产品面向年轻消费者。如今增长趋势迅猛,从 2014 刚进中国的用户是 400 万不到,截止到今年九月底在中国的用户已经超过了 1300 万,很多大公司诸如 BAT、华为、中兴、复星、联想都在与其进行合作。

沈博阳为我们详细解释了为什么要打造赤兔这个全新产品:原因是 LinkedIn 虽然是一个非常好的职场社交产品,但 LinkedIn 是一个 10 年的旧产品,是一个基于 PC 和 E-mail 打造的产品,无线化做得并不好。作为一个巨大的上市公司,从 PC 到无线转移非常慢。而在中国一切都是要无线为先的战略。

同时,LinkedIn 天生具有海外基因,自然能吸引跨国背景公司的优势众所周知,可是我们同时看到在中国可能有更大一个范围的、更年轻的职场人,这些人更关心的是如何在中国发展得更好。所以沈博阳觉得,与其让 LinkedIn 不停做出很多本土化的合作妥协,以这种打补丁的方式还不如在中国做一个独立于 LinkedIn 的新产品,以上就是赤兔的由来。

[iframe frameborder=”0″ width=”640″ height=”498″ src=”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p0172epn0ic&tiny=0&auto=0″ allowfullscreen></iframe]

拒绝 UBER,牵手 LinkedIn

当初沈博阳在卖掉了糯米给百度后,第一时间有两家公司接触了他,根据他的回忆:第一家是 Uber CEO 来到了中国想跟他聊一聊,开始谈得很好由于同是 UCLA 毕业的校友就答应下来,后来当事人没来就派了一个 27、28 岁的小伙子,见面说 Uber 是一个小团队作战,不需要一个中国的负责人,只给他北京区域经理的职位。沈博阳觉得这种做法太不懂中国,然后这个会就结束了。

至于他后来选择加入 LinkedIn,原因有很多。沈博阳觉得最吸引他的还是觉得他认为这个产品时机到了,他会有很多施展的空间:

我相信中国有很多优秀的职场的年轻人,但我们缺的是一个机会,一个和全球相连的机会,所以我觉得 LinkedIn 可以很好地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和机会。促使我加入 LinkedIn 的还有比较个人的原因,因为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人把创业公司带到纳斯达克和纽约上市,但有哪个中国人能把一个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做成,这件事万一做成了,成就感还是挺强的。IMG_3863

为了让 LinkedIn 越来越接地气,沈博阳打算做些什么

沈博阳说他找到了关于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有可能做成的方式,并总结了跨国互联网公司想在中国做成必须要满足三个必要条件:第一是关于人,第二是关于架构,第三是关于产品。

  • 关于人,就是说你在中国找到的带领中国业务的这个人到底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还是一个创业者,这个人每天想的是让美国的老板高兴还是让中国的客户高兴?这是有巨大区别的,找到他以后搭建一个创业团队。
  • 之后是架构,给中国一定的自主权,LinkedIn 在中国是一个大股东,有红杉资本、宽带资本,我们团队也有期权,更多的同事是向我直线汇报,保证了中国不单拿了自己的期权,很多的自主权、决定权在中国。我加入 LinkeIin 的时候是 LinkedIn 在中国第一个员工,我直接向 CEO 汇报,其他的苦果互联网公司哪怕在中国做得业务很大,也没有直接向美国汇报的。
  • 第三是关于产品,但凡一个跨国公司尤其是跨国互联网公司,能敢进中国的说明都有全球做得好的全球化的产品,这个全球化的产品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所向披靡都做得非常好,所以也容易产生一个路径依赖,他们觉得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成功的产品在中国都能取得,不愿意改,所以我们在中国不单是全球化的产品是不够的,因为有这么多的例子证明光做全球化是不够的,还有本土化也是不够的,这就是我们在中国做了一个独立于全球体系之外的产品,就是人、架构、产品。

LinkedIn 还在上海地铁投放了一波广告。“地铁广告是我们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做的一系列地铁广告,这是我们本土化的表现之一,因为我们之前没有人做成过,所以我们必须要做一定的尝试,经过一年半的努力我们离所谓的成功还差得很远!”沈博阳坦言道。

如何避免欲速不达

对于赤兔在面对本土山寨模仿者紧追不舍的脚步下,利用大规模推广手段导致在用户数量上升的同时,可能将整个用户的质量给带下来,甚至到最后发现在上面各种各样的人都不认识的种种担忧?

对此沈博阳有着自己的一套逻辑:我们做的是双品牌的策略,你可以把领英和赤兔的关系看成是微信和 QQ 的关系,不但微信好,QQ 也没有拽下来。所以 LinkedIn 更多面对的是国际化背景的人,赤兔更多是本土化。

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在赤兔上你能发现更多正能量的东西,带领大家更好地发展。比如说赤兔上没有匿名社交的功能,因为八卦的东西会把整个的论坛带得更低端,还是有一定的底线,而这一点对于职场属性的社交产品非常重要。

而这些,从 LOGO 到产品方向的抉择,LinkedIn 都把权利百分百交给了沈博阳。这种信任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对中国用户的了解和过去的经历。但无论他把糯米网以 3 亿美元转卖给百度的历史成绩多么辉煌,摆在他面前的是跟创业者相似的处境,他的心态也把自己放得很低:

沈博阳说他肯定把自己定义成创业者,或者是更确切讲是具有职业经理素质的创业者,他还为此举一个例子:

什么叫职业经理人?我们今年年初定一个目标,今年要增长 30%,到了年底我们增长了 30%,大家都很高兴这是职业经理人的使命必达。但什么是创业者?今年我一年增长了 100%,大家可能会挺高兴,可是市场你的竞争对手增加了 150%,对不起你输了,你有可能被淘汰,这就是一个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最根本的区别。所以对于我来讲如何把这件事有可能做成,我和我的团队必须要试着把自己当成创业者来看。